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182章 我愛你,有錯嗎?

第182章 我愛你,有錯嗎?

他不發話,楊戈便只能安靜地等著。

這種男女關系上的事,不是他一個小小助理可以置喙的,就算他心里也替太太鳴不平。

似是過了許久,又似是須臾之間,自家大boss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我現在過去。”

隨后,電話掛斷。

楊戈收起手機,看著公寓客廳里的一片狼藉,想起江心柔剛才發瘋的樣子,又不禁替霍總頭疼。

這齊人之福,可并不好享啊!

霍璟博黑眸再看了一眼那個木馬,站起身,走回主臥。

商滿月已經吃完飯了,靠坐在床頭休息,他走進來,她也沒什么反應,仿佛當他是空氣。

男人進了更衣間,穿戴整齊后出來,行至門口時,腳步不由頓了下。

他沉吟了幾秒,薄唇掀起,“我出去辦點事,晚點就回來,你……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他終究還是不太習慣交代行蹤,但這種敏感時期又怕她胡思亂想,所以這個話說得有些磕絆。

原以為商滿月會一如既往地無視,沒想到她倒是回了一句。

“趕著去安撫你的真愛?”

就是譏諷意味十足。

霍璟博俊臉繃緊。

“霍璟博,做人不能既要又要,你既然那么在乎江心柔,就應該給人家一個名分,讓一個女人虛度青春陪著你,無恥至極!”

他動了動唇瓣,想要再說些什么,卻發現此時似乎說什么,都無濟于事。

她心里對他太多猜忌和不信任了,并非一朝一夕能夠改變的,多說了,反而還會吵架。

霍璟博沒再說話,徑直邁開長腿,大步流星地走了。

聽著樓下車子駛離的聲音,商滿月垂下眼簾,無聲地自嘲。

一個多小時后,霍璟博踏入了公寓。

楊戈盼得脖子都長了,見他終于來了,連忙迎上去和他匯報情況。

江心柔是今天清晨時,趁著醫護人員還在休息,偷溜到了頂層,然后威脅他們通知他,否則就要跳下去。

他們折騰了幾個小時,好說歹說,口水都說干了,就是勸不下來,最終還是他答應了要過來,江心柔才愿意放棄尋死。

這會兒在房間里休息。

“知道了。”霍璟博淡淡頷首,“你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

“謝謝霍總。”

霍璟博推開房間的門,走了進去。

“璟博,你來了……”

江心柔一直沒睡,在等著他,一看到那魂牽夢繞的身影,灰暗的雙眸猝然發光,聲音激動不已。

她努力地朝他伸長了手,想要觸碰到他,“你過來,讓我看看你,我不是在做夢吧?”

霍璟博并未走近,只站在床尾,冷漠地看著她。

他薄唇輕啟,開口的聲音也沒什么溫度,“你到底要瘋到什么時候?”

雖然他平日里也是這樣的冷淡性子,但江心柔這次明顯感覺到了他的不耐煩,還有一絲絲的嫌棄。

她的心口處猛地一個咯噔,要知道,她依仗的便是他的心軟和愧疚啊。

眼珠子快速地轉了轉,她試圖再次喚醒霍璟博對她的愧疚之心,“璟博,商滿月弄死了我的孩子,我這輩子已經沒有其他依靠了,她就應該把你賠給我!”

她說的凄楚,兩眼淚汪汪的,確實容易惹人憐愛。

偏偏眼前的男人,眸底毫無波瀾,靜靜地看著她的表演,隨后嗤笑了聲,“是嗎?”

“你的孩子怎么沒的,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嗎?”

江心柔怔住,“你……你什么意思?我的孩子就是商滿月推了我,才導致早產……孩子才會一出生就沒了的!難道你想替商滿月狡辯嗎?”

她咬著牙,強調著商滿月的罪行!

霍璟博像是懶得與她再廢話,他朝著門外的醫生抬了抬下巴,那醫生進來,恭恭敬敬地遞給了他一份文件,再退了出去。

他舉著那份文件,一字一字清晰地說著,“這里是你懷孕之后,每次產檢后的真實分析報道,你的胎一直不穩定,你卻不是那么配合治療,多次有前兆流產的預警,你聯合你的主治醫師隱瞞真相,真以為紙就能包得住火?”

那份報道,啪地一聲摔到了床上,她的腳邊。

“那一推,或許是因,但孩子沒了這個惡果,你身為母親,至少得負百分之八十的責任!”

江心柔的臉色頓時煞白。

孩子已經沒了,這個事已經塵埃落定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霍璟博竟私底下去查了這件事?

他分明陪在她身邊的,心里卻還一直是相信商滿月的?

男人第二句話又丟了出來,“更何況,孩子沒了,我也沒見你多傷心難過!”

江心柔此時心亂如麻,可還是下意識地反駁,“你……你胡說八道,我都抑郁發作了,我還不難過嗎?”

“你難過?”

霍璟博覺得好笑。

一開始他也并未懷疑過她,她卻是痛哭流涕,抑郁痛苦,直到他看到商滿月失去孩子后的反應。

那種傷心欲絕,仿佛天塌下來了,恨不得和他同歸于盡的勁頭,他才突然間發現,原來真正的傷心是這個樣子的。

于是他讓醫生再次仔細翻查這幾個月給江心柔治療時的數據,還有想一想她有沒有什么異常。

不查不知道,一查,還真是驚喜連連。

醫生的回復是,江心柔這幾個月的病情反反復復,不是他們控制得不好,是她根本就沒有在吃藥,每次吃藥時間,都是先含在嘴里,等到沒人了,就全吐到馬桶里沖走。

換句話來說,她也許根本就沒有抑郁,都是裝的。

所以病情才會一直沒有進展,隨心所欲地發病。

想一想,每次都是霍璟博要出去做什么事,她就開始發病,逼得他不得不回來,寸步不離的。

霍璟博面無表情地揭露了江心柔的詐騙行為,他眉眼冷凝,“你還有什么可說的?還是你真的精神錯亂了,需要我送你去精神病院?”

鐵證面前,江心柔推脫不了。

她更害怕男人一怒之下,把她關去精神病院了,那樣她就輸得徹底了。

江心柔急忙從床上下來,為了讓自己保持病弱的模樣,她幾乎沒怎么吃飯,手軟腳軟的,一落地就跌倒了。

她不管不顧地爬到了霍璟博面前,抓住他的手,“璟博,我只是不想失去你,我愛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有錯嗎?”

她淚流滿臉,忽地想到了什么,又滿是期盼地仰頭看他,“你既然都知道了,還愿意來見我,不就證明你心里是有我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