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183章 我不介意當小的

第183章 我不介意當小的

霍璟博扯了一下唇角,笑意卻沒有抵達眼底。

他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嘲諷反問,“我心里有沒有你,你不清楚嗎?”

江心柔被他的語氣刺激到了,她不肯相信,不住地搖著頭。

“你這幾年一直都對我很好,我想要什么你都會給我,我生病了,我難受了,你也會很在意,遇到危險的時候,你也會首先選擇我,我不相信這些都沒有愛情的成分!”

“霍璟博,你就是愛我的,你只是不愿意承認罷了。”

霍璟博毫不留情地揮開了她的手。

“你是病了。”

他從口袋里拿出手帕,優雅地擦拭著修長漂亮的手指,繼續無情地戳破她的白日夢。

“倒不是抑郁癥,而是妄想癥!”

“我最后說一次,我對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履行我的承諾,不是對你的承諾,而是對他的,他才是真正愛你的人!”

他。

江心柔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誰,是霍璟博同父異母的哥哥,霍家至今的丑聞和禁忌,幾乎不為人知的私生子,霍璟彧。

她是霍璟彧的初戀情人,也是他短暫生命里最愛的女人。

可是……她愛的不是他這個人啊,她愛的是霍家太子爺,愛的是霍太太這個名分!

一開始若不是霍璟彧誤導了她,以為他就是真正的霍家太子爺,她又豈會接近他,將他迷得暈頭轉向,非她不可。

結果他不過一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給不了她任何幫助,要錢沒錢,要勢沒勢,屁用沒有!

也不是,還是有一點作用的。

霍璟博這個真正的太子爺自小心臟就不大好,成年后更差了,如果想要長久地活下去,需要做心臟手術。

那些年,霍氏家族一直在動用各種勢力為他尋找合適的心臟源。

霍璟彧是個建筑設計師,有一次去工地視察時,被掉落下來的石頭砸中了腦袋,當場就倒地了。

送去醫院后,沒搶救過來,他撐著最后一口氣,簽署了器官捐贈書,他的心臟,與霍璟博的匹配。

他愿意將他的心臟贈予自己的親弟弟,希望霍璟博能夠替他照顧江心柔一輩子,讓她無憂無慮的。

至于那個孩子……

霍璟彧早年為了生活,捐過jing子,在庫里凍著。

三年前霍璟博為了霍老爺子,答應娶了商滿月,江心柔當然不愿意,她好不容易有機會接近真正的太子爺,豈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位置被一個莫名其妙殺出來的女人搶走?

霍璟博便和她承諾,他和商滿月不會有孩子,她只有一個霍太太的名分。

她若是愿意為霍璟彧生孩子,他可以認下這個孩子,然后盡全力培養,扶他上位,當下一代霍氏集團的繼承人。

江心柔知道霍璟博不同于霍璟彧那個不中用的,霍璟彧什么都聽她的,霍璟博卻對她不屑一顧。

不過這個男人,似乎對任何女人,都不屑一顧,包括商滿月。

所以,她表面上同意了,實際上,她一直以想要先發展事業來拖延懷孩子的時間,就是為了找機會和霍璟博生米煮成熟飯!

既然要懷孩子,她肯定要懷霍璟博的孩子,怎么可能去懷霍璟彧的,霍家根本就不認這個私生子!

偏偏她的如意算盤沒有算對。

霍璟博雖然不愛商滿月,但不妨礙他和商滿月發生關系,她清楚地記得,新婚前幾個月是沒有的,好像是第三個月還是第四個月的時間,他們應該是第一次發生關系。

再之后,霍璟博似乎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有一段時間他天天回家,一到晚上根本就不接電話。

可想而知在做什么好事!

幸好后來,霍氏集團不斷擴展發展,霍璟博越來越忙,他更專注事業,也就無暇于兒女情事,回家的次數又變少了,對商滿月也很是冷淡。

可是,他同樣在冷落她!

他給她錢,給她資源,給她最好的團隊,什么都給,就是沒有愛,無論她怎么勾引,有一次都脫光了躺在床上,他都不看一眼。

她不僅受挫,還非常生氣。

她比商滿月差哪兒了?

那樣無趣怯弱的女人,在床上肯定跟死魚一樣,哪兒有她好?

她覺得是商滿月擋了她的路,得先解決掉這個攔路石!

于是她不停地讓記者們發各種她和霍璟博的緋聞,故意刺激商滿月,但商滿月為了富貴,都忍下來了,她不得不用上最后的大招。

懷上霍璟彧的孩子,誤導商滿月。

果然,這招一出,效果絕佳。

可是……誰曾想商滿月也懷上了,更沒想到,霍璟博對她越來越在意,越來越放不下!

劇本不應該是這樣的,不可以!

“江心柔,我已經足夠縱容你了,但不代表你可以肆意妄為!”

霍璟博將擦拭完的手帕丟到了垃圾桶里,他蹲下身,冷冷地睨著癱軟在地的江心柔,語氣發了狠。

“至于我的孩子,最好是與你沒有關系,否則……我哥在天之靈,也護不住你了!”

親人,都是他的底線。

“這套房子我會過戶到你名下,還有……再給你五千萬,從此你的事,我不會再管了,好自為之!”

霍璟博直起身體,抽出支票簿,刷刷刷地寫了一個數額,撕開,丟到了她的面前,邁開長腿,毫不眷戀地走了出去。

若她安安分分的,他自會按照承諾,護她一生無憂,護她的孩子成為下一代霍家繼承人,那也是他對他哥哥的交代。

可惜,她太過貪心,什么都想要。

貪心不足蛇吞象。

男人的話使得江心柔渾身顫抖起來,眼前的榮華富貴就這么在眼前化成煙灰,她接受不了,她也不會讓自己落到這個結局!

“璟博……”

她強撐著身體站了起來,跌跌撞撞地追了出去。

在霍璟博即將走出公寓大門時,她沖了上去,從身后用力地抱住了男人,雙手死死地環住他的腰。

“璟博,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以后不和你鬧了好不好?”

“我也不和商滿月爭風吃醋了,你不離婚也沒關系,我可以給你的當外室,我不介意當小的,我也不介意一輩子見不得光,只要能和你在一起!”

她相信,沒有男人能夠抵擋得住這種誘惑。

不用負責的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