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188章 商滿月,我是真心的

第188章 商滿月,我是真心的

\\霍璟博一時間想不出個所以然,便當她還是在說氣話,無非就是怨他在懷孕最后幾個月時,沒能陪在她的身邊。

但他有他的苦衷。

而江心柔會喪子,她還是沾點兒關系的,他也算是替她贖罪了。

“滿月,我是真心的。”

霍璟博極少會與人掏心掏肺,他生性就涼薄,原生家庭的經歷使得他更是習慣于將一切都埋藏在心底,不會讓任何人能夠讀懂他,看穿他。

可是現在,不知道是為了安撫商滿月,還是不自覺中覺得這個女人已經是他的了,所以偶爾,他愿意告訴她,他真正的心思。

真心?

商滿月有一些恍惚,又有一些嘲弄。

若是曾經的她,聽到這種掏心窩子的話,得感動得屁滾尿流吧?

可如今她的腦海里想的卻是,他現在也許是愧疚發作,又想要孩子。

保不準哪天又覺得孩子礙了他的眼,阻了他的道,又要拿孩子開刀,這次她幸運死里逃生了,可下次呢?

沒有人能夠一直幸運,沒有!

她抬起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堅定地將他推開。

烏黑的眸子閃動著淚光,她開口的嗓音都是啞的,她沒有再激動亦或者是歇斯底里地吼,而是很平靜地表達了她的想法。

“霍璟博,這不是我想要的。”

“你若真的想要補償我,你放過我吧,我們離婚后,我一定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你很快就會忘記我的,真的。”

她不是沒有事實根據的,他曾經就忘記過一次了。

所以這一次,他肯定也是能的。

沒有誰離不開誰,更沒有誰……忘不了誰。

霍璟博胸腔里那顆沸騰著的心,隨著她的話,就這么冷卻了下來,他的眼神也浮上冷意。

他覺得商滿月怎么就這么不識抬舉。

曾經他不想給予她的,她糾纏不清,纏著他要,現在他想給她了,她又矯情地推拒,反抗。

永遠都這樣不合時宜。

確實如她所說,霍璟博最近煩得很,二叔伯打聽到老爺子新立下的遺產后,知道他分不了多少,一開始還天天去騷擾老爺子讓他改遺囑,直至被他派去的人丟出去,再不允許靠近后。

他也不裝大孝子了,直接翻臉。

私底下通過賄賂,買通,聯合一些反對他的股東們,天天給他找事兒。

除此之外,他和霍氏集團最大的死對頭在談聯姻的事,想用霍欣兒的婚事換一個大靠山。

二叔伯以為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殊不知一旦談成,等于引狼入室,死對頭的勢力會滲入霍氏集團,會從內部瓦解整個集團。

一點腦子都沒有也想玩兒商戰,他每每想起,都恨不得將他浸入大西洋,泡泡海水冷靜冷靜。

外憂的情況下,霍璟博不想再內斗,以前無所謂是商滿月影響不了他半分情緒,現下不一樣了。

她輕易地就能跳動他的情緒,撥弄著他的神經,盡管他還不曾深究過為何會這樣。

霍璟博失去了和她溝通的耐心,他站起身,雙手插兜,默然地看著她。

“我還有會,你自己好好想想。”

丟下這句話,他不再看她,轉身就走。

忽地想到了什么,又止住腳步,再不咸不淡地補充了一句,“商滿月,我脾氣不好你是知道的,我若心情不快,不會對你做什么,但對外人,可就不會手下留情了。”

外人。

商滿月瞬間就明白他說的是她的舅舅和阿讓。

她死死咬著下唇,背脊爬滿寒意。

虧她之前還因為他說會嘗試把他們當做家人而有了悸動,事實證明這個男人就是個沒有心的。

“滾!”

她抓起枕頭,狠狠地砸了過去。

霍璟博毫不在意,大步離去。

早飯商滿月沒吃,午飯時間,陳阿姨上來喊她,她翻個身繼續睡,也不肯吃。

陳阿姨勸了幾句,見沒什么效果,嘆著氣出去了。

楊戈抱著一大疊文件在走廊上與她迎面撞見,看見陳阿姨一臉愁容,他不由詢問了句,“怎么了?”

“太太和先生吵了一架,現在死氣沉沉的,也不肯吃東西,你說這身體剛好,昨晚先生又那樣折騰人,不吃東西怎么行啊,得熬壞咯!”

陳阿姨是個過來人,說話比較直接,楊戈還是個小年輕,這幾年忙得連女朋友都沒交上,難免臉皮薄,一下子漲紅了臉。

若是平常,陳阿姨見他這個樣子,肯定樂衷給他介紹個女朋友,這會兒卻沒有心情,她想了想,又道:“楊助理,我看太太待你挺親厚的,你要不然也去勸勸吧。”

楊戈雖說是先生的助理,但她觀察下來,他并非一味助紂為虐,還是個三觀很正的小伙子。

“好……我試試。”

楊戈把文件都送去書房,匯報完公事后,他退出書房,猶豫了下,走出主臥那邊,抬手敲了敲門。

里面沒有回應。

他又揚聲道:“太太,是我楊戈,能和您聊兩句嗎?”

等了一小會,還是沒聲。

就在他以為商滿月睡著了,或者就是不想搭理他,他轉身準備離開,身后的門卻打開了。

他頓住腳步,抬眸看向她。

商滿月眼睛紅紅的,顯然是哭過了,不過此時神情倒是平靜,她穿著寬大的外套,裹得很嚴實。

但脖頸處還是漏出了一塊暗紫色,一直蔓延到衣服底下。

他不敢再亂瞟,連忙垂下眼簾。

畢竟是霍總和太太的主臥,他不方便進去,于是商滿月和他去了二樓的小客廳。

“坐吧。”

楊戈恭敬地坐到了商滿月的對面,斟酌了下字句,才開了口,“太太,其實……霍總也是個吃軟不吃硬的,您要是和霍總服了軟,會好過好多。”

起碼不會被沒收掉所有的電子產品,不允許她和外界有聯系,更不會被關在這里,寸步不能離。

商滿月還以為他要說什么,結果是這個,她不禁有些失望。

她冷冷牽起唇角,“我和他服軟了,然后繼續當他籠子里的金絲雀,不能有自己的思想,必須接受他安排的一切,還要接受他在外面的女人,現在是一個,以后沒準還有小四,小五的……你覺得我這樣活著,很好是嗎?”

楊戈被罵得啞然,勸不下去了。

畢竟霍總本來都要和江心柔那邊斷了,不知為何又沒有,導致他無法理直氣壯地替霍總說話。

“楊助理,我做不到,我是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沒準哪天我會趁著他睡著了,給他一刀子。”

“太太,您……您別這樣想……”楊戈悚然。

商滿月冷靜地打斷他,“所以,楊助理,無論你是為了你的霍總著想,還是你可憐我,我想請你幫我個忙。”

楊戈下意識問:“什么忙?”

“幫我弄點避孕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