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192章 他是不是該放手了?

第192章 他是不是該放手了?

話語一出,商滿月明顯感覺到男人身形微僵,她的唇角扯出一抹譏諷的弧度。

沉默片刻,霍璟博低低的聲音響起,避重就輕般地說:“她不會再來打擾我們了。”

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想要揭過曾經的傷害。

商滿月的情緒還是被掀起了波瀾,她轉過身,仰頭去看他,“霍璟博,既然做不到,就別在這兒貓哭老鼠假慈悲!”

“允琛有你這樣的父親才叫可悲,我現在無比萬幸,他沒有出生!”

她替她的寶寶委屈難過,江心柔的孩子沒了,他發那么大的火,當眾就能掐她脖子,可她的孩子呢?

不被愛的,就不重要,不需要放在心上是嗎?

她的孩子就活該受這樣的罪嗎?

她沒忍住,又給了他一個耳光,揪住他的衣襟,一個字一個字吐出:“就你這樣的人,還想要多生一個孩子,霍璟博,你配嗎?孩子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你的工具!”

“你不會愛人,你更不會愛孩子,你但凡還有點良心,就該和我一別兩寬,各自安好。”

霍璟博俊美的臉龐難看至極,菲薄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冷硬的線,他看著商滿月滿是厭惡和怨恨的眼神,他的心像是劈開了兩半。

有那么一瞬間,他恍惚覺著,他和商滿月是不是真的走到盡頭了,他是不是……真的應該放手了?

商滿月的話得不到任何回應,她看著曾經深愛著的男人,他依舊俊美帥氣,高高在上,她卻在這段婚姻里被磋磨得……往日嬌艷的花,早已枯萎,泛著黑氣。

愛人如養花,她沒有感覺到半分的愛,沒有受過愛的滋養,如何能活。

她如今想要逃離,不過是為了活下去最后的掙扎罷了。

商滿月失望透頂,轉身就走,雨下得更大了,砸在她的身上,頭發臉頰衣服上全沾上了雨水,冷得她打起了寒顫。

可她沒有半分停留,毅然決然地一步一步遠離他。

霍璟博定在原地,眸底比這陰雨天還要黑,他凝望著女人的背影,身體的某處像是被強行鑿開了一個洞,呼呼的冷風往里面灌著,讓他遍體生寒。

剛才泛起的那一點點迷茫和心軟,瞬間又消失不見了。

他無法放手,無法任由商滿月就這樣離開他。

她即便要枯萎,也得在他手里枯萎!

成年人要為自己做的選擇而負責,在她當初選擇嫁給他,成為霍太太時,就注定只能在這條路上走到黑了!

回去的路上,兩個人異常地沉默。

商滿月身上披著毛毯,一直扭頭看著窗外,只給他半個后腦勺,像是已經心寒到連話都不想說了。

婚姻里最大的危機便是,架都不想吵了。

霍璟博瞟了她兩眼,見她如此,他也冷下了臉,即便雨勢漸大,行車視線受到阻擋,他仍舊狂踩油門,一路狂飆,宣泄著他的怒火。

這個速度讓商滿月心慌,她的臉色微微煞白,但她就是咬著牙一聲不吭,不與他說任何一句軟話。

狗男人有本事就把她半路丟下車,她真的寧愿被丟在高速公路上都不想再被他囚在別墅里了。

一個半小時的車程,硬生生四十多分鐘就開到了,車子猛地停下,輪胎與地面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

商滿月也因為慣性,身體重重往前傾去。

她惱火地瞪他,特么的狗男人又犯病了!

駕駛座上的男人面目陰沉,眼神滿是冰冷,他看都不看她一眼,薄唇掀起,冷冷吐出兩個字,“下車!”

商滿月不屑一哼,直接解開安全帶,下了車,啪地一聲用力地關上了車門。

下一刻,霍璟博又是一腳油門,擦過她的身體絕塵而去。

后視鏡里,女人的身影越來越小,可他卻還是能清晰地感覺到她眼神的冷漠和抗拒。

他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從她開始坐月子到現在,快兩個月了,他每天陪著她,同食同寢,想盡辦法讓她能開心起來,結果她仍舊怨恨著他。

他每天要應付外頭那群找事的蠢貨已經夠廢心神了,實在受不住她一波又一波的矯情勁。

以他的驕傲,也不允許他一直低三下四地去求她。

她給不了溫柔鄉,外面多的是!以為真非她不可么?就是慣的!

霍璟博眸底掠過一抹濃濃的嘲諷。

手機鈴聲突地響起,紅燈時,他隨手拿起,掃了一眼。

江心柔發來的,【璟博,這幾天有冷空氣,我沒注意感冒了,好難受啊……你能不能來看看我?】

他面上沒什么表情,這段時間江心柔倒沒再鬧騰,也很配合醫生調養身體,除了偶爾給他發幾條信息,已經很安分了。

正要丟開手機,又是叮咚一聲,她又發了一條過來。

江心柔:【璟博,是不是打擾到你了?我其實已經想通了,以后我們就只是朋友,可以和朋友一樣相處,我不會再想那些不該想的了,如果……你太太那邊需要我去解釋的話,我也可以和她解釋的。】

男人的視線定定地凝在最后一行字上,而后他快速回復了三個字:【不必了!】

他解釋了無數遍了,商滿月有信過嗎?呵……

綠燈亮起,他放下手機,踩下油門,在路口猛地調了個頭,朝著市中心的公寓開去。

霍璟博一夜未歸,這是這段時間以來,他第一次夜不歸宿。

商滿月是第二天起床的時候,才看到身側的床鋪沒有人睡過的痕跡,她僅仲怔了數秒,便起身去洗漱了。

下樓吃早餐時,她沒有看到每天送來的報紙和雜志。

如今她的手機,IPAD,電腦全部無法通網,聯系不上外面,也看不到每天的新信息,唯一僅剩的樂趣就是看看報紙雜志和電視。

她想詢問陳阿姨,抬頭找了一圈沒看見她,估計到樓上打掃衛生去了,想著等會兒再問問。

卻在離開餐廳時,不小心絆到了墻角的垃圾桶,她低頭一看,不翼而飛的新一期報紙雜志可不躺在里面嗎?

商滿月若有所感,她拿了起來,攤開一看。

大大的版面上,是霍璟博夜晚進入江心柔的公寓,一夜沒有出來,狗仔們透過沒有拉緊的窗簾,還拍到了兩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親昵依偎在一起看電視,儼然恩愛小兩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