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194章 霍璟博,你瘋了!

第194章 霍璟博,你瘋了!

霍璟博著實喝得有些多,眼神都是迷離的,他是循著本能摸回房間的。

聞到她身上熟悉的淡淡香氣,再加上酒勁上了頭,血夜跟著熱了起來,就想要她,想和她好好溫存一番。

常言道,夫妻之間不都是床頭打架床尾和嘛,在他心里,始終認為他們之間都是小矛盾小誤會,商滿月遲早會想通,總會過去的。

因此這會兒遭到商滿月如此激烈的反應,是不在他的認知范圍內的。

失去孩子后,她難受痛苦他可以理解,每次行房事她也確實沒有如之前那般容易進入狀態,不過最終他總是能讓她感覺到快樂,結果是好的便夠了。

等她漸漸放下芥蒂,或者是再有個孩子,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他的確是這樣篤定的,也深信不疑。

畢竟在商場上,他對未來的預知和設想,從未有過偏差,紐約知名財政雜志便銳評過他,有著超乎尋常人的眼光,能夠精準又犀利地看到長遠的發展。

那樣的評價幾乎是至高的贊美了。

然而,他跌坐在地,緩緩掀起眼皮看著床上那個縮成一團,渾身豎起堅硬的刺,仿佛一個小刺猬般的商滿月,他甚至有一瞬間的迷茫。

商滿月也不是第一次對他口不擇言,她之前就罵過他臟,各種嫌棄他,不過那時候他對她的身體正熱乎著,不想她整天跟他鬧,還耐著性子給她解釋了一通。

她分明是聽見了的,她也是知道的。

可是每一次,她總是用這樣的理由拒絕他,不肯讓他近身親近,到了現在,還成為了她攻擊他的武器。

似乎打著這樣的理由,她便可以名正言順地和他劃清界限!

是啊,她不一直想著和他離婚,離婚后還要再嫁嗎?

她現在心里的那個男人是誰,不也可想而知了么?

霍璟博越想越氣,沒有一個男人會愿意自己的太太心里裝著別的男人,特別是像他這種獨占欲極強的,那等于是在挑戰他的權威。

男人額角的青筋一下一下跳動著,渾身一點一點地染上了極致的寒意,黑眸里翻滾著波濤駭浪,他站了起來,大步朝著商滿月走來,整個人宛若地獄里走出來的阿修羅。

商滿月察覺到他的情緒不對,下意識地想要跑,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她的手腕被扣住,生生地拽到了他的身前。

霍璟博的五指插一入商滿月濃密的頭發里,那冰冷的指腹按在她的頭皮上,冷得她全身止不住地抖了抖。

下一刻,修長的手指微一用力,他揪住她的頭發,迫使她抬起了頭,看向他。

疼痛使得商滿月的呼吸發緊,烏黑的眸子里光芒閃爍不定。

男人唇角噙著一抹輕蔑的冷笑,他的嗓音低沉沙啞,甚至是很勾人的那種酥麻,可他說出來的話,卻是殘酷無比。

他說:“我臟了又如何?哪怕我再臟,我想和你做,你還是得乖乖躺下來,張一開雙腿陪我睡覺。”

霍璟博伏下身,薄唇貼著商滿月的耳邊,感覺到她因為憤怒而戰栗的身子,他心里堵著的那口氣和這些天的不痛快,似乎得到了宣泄。

他還嫌不夠的,故意提醒著她的身份,如情人般旖旎,喊著她:“霍太太!”

商滿月的腦海里不受控制地掠過許多畫面,這些年他和江心柔各種大大小小的緋聞。

在公寓時,他即便被爺爺打得頭破血流,都要護在江心柔身前,不讓她被帶走。

在咖啡廳,江心柔倒在血泊里,他不信任她,把江心柔抱走,留下她面對圍觀路人的指責。

最后的畫面,定格在那天早上看到的報紙畫面,他們坐在沙發上,他在看文件,江心柔一身睡裙,依偎在他身側看電視,那樣的歲月安好。

她是可以不在意,她也在讓自己放下,她只要想著她很快就能解脫,她還有兒子,她會有更幸福的未來,所以這幾天她過得可好了,每天就看著兒子的照片入睡,她什么都不需要去想。

只要霍璟博不要再出現在她面前,不要逼著她去面對一個不忠的丈夫,她就能好好的,就能慢慢找回快樂的自己。

可是為什么……

他就是纏著她,不肯放過她,見不得她半分好,他不痛快不高興了,就也不允許她痛快。

商滿月的情緒一上來,也有些破防了,她雙腳并用,瘋狂地推他扇他踹他。

“霍璟博你就是個瘋子,混賬王八蛋,拿開你的臟手,滾開,給我滾開……”

霍璟博的酒勁徹底燃燒了理智,商滿月的反抗和痛罵,越發激起他的征服欲和勝負欲。

他是她的丈夫,她以前那樣深愛著他,趕都趕不走,現在怎么能不愛了呢?

之前不是她老在他耳邊念叨,愛情要從一而終嗎?

她憑什么,把他拉入這場游戲里,卻又不遵守規則了呢?

他絕不允許!

她商滿月就理所應當地從頭到尾只愛著他霍璟博一個男人!

霍璟博長臂一伸,將她撈起,扛在了肩膀上,三兩步走至落地窗那邊,劃拉一聲,拉開了全部的窗簾。

外面是一望無際的夜空,星辰耀眼閃縮,美輪美奐。

商滿月還在驚疑霍璟博到底想干什么,爾后她就被摁在了玻璃窗上,她瞬間明白了什么,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眸。

“霍璟博,你瘋了!”

他竟想要在這里和她發生關系?就算是夜晚,別墅里的保鏢也是輪班在巡邏的,難免不會被看到……

沒有人能不要臉面,商滿月亦然,本來被關在這里就已經夠屈辱的了,若是再被看到,傳出什么風言風語。

商滿月根本不敢想,她絕對接受不了。

可霍璟博盛怒下,鐵了心要懲罰她,要讓她知道她沒有拒絕嫌棄他的權利。

衣裙被他用蠻力撕扯開,裸露的肌膚接觸到空氣,泛起了一層又一層的雞皮疙瘩。

男人卻僅僅只是解開了皮帶拉鏈,毫無預兆地深深地闖入了她的身體。

霍璟博眼尾泛起了猩紅,他看著眼前女人眼角剎那間溢出來的淚珠。

突然間想著,是啊,他就是瘋了,也是被她逼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