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195章 別來臟我的眼!

第195章 別來臟我的眼!

翌日。

霍璟博感覺到陽光落在眼皮上,很是刺眼,他下意識地抬手,用手背遮擋住光線。

緩緩掀起眼皮,他發現自己竟躺在沙發上,頭發亂糟糟的,還衣衫不整,胸口手臂又多了好幾道血痕,比之前都要深。

宿醉的頭疼感后知后覺地涌了上來,男人眉心緊緊蹙起,不舒服地揉捏著太陽穴。

環顧四周,沒見著商滿月的身影,最終視線定格在窗簾大敞著的落地窗上,再看到地上被扯壞了的睡裙,好多細碎的片段如同開了閘的水般沖了出來。

他喝醉了回來,和商滿月吵架了,她說話不好聽,他被激怒了,說話更難聽,然后他把人摁落地窗那邊了……

一開始她掙扎得厲害,他酒勁上頭喪失了理智,自然也不會耐著性子各種手段哄著她,甚至可以說是粗暴。

再之后她像是哭了,那張漂亮的臉龐上盡是破碎,他咬著她的唇,品嘗著她的甜美,盡情地與她結合。

做了多少回他不記得了,不過他身體的舒爽程度能夠知道,大抵是盡興的。

盡管他沒能準確地回憶起所有的過程,但最后商滿月啞著嗓音啜泣求饒,還有那雙黑眸憤怒怨恨地瞪著他的畫面還是在腦海里閃過。

這次確實是做得有些過火了。

霍璟博的手輕撐著腦袋,難免覺著懊惱。

他從褲兜里摸出一個首飾盒,打開蓋子,里面躺著一個鉆石項鏈,鏈墜是一輪滿月的形狀。

前天去商場視察,路過珠寶店時無意間瞥見,他便讓楊戈買下來,想著拿來哄她開心的。

結果還沒來得及,又把小野貓給撩出火了,霍璟博莫名有些煩躁。

周身黏糊得厲害,他暫時收起思緒,起身,踹掉褲子,邁著長腿進了浴室。

沖了個澡,男人裹著浴袍走出來,恰好手機在響。

他彎腰從茶幾上拿起手機,見到來電顯示,眸光冷冷沉下去,手指滑動屏幕,接聽。

陸今安那混不吝的嗓音傳了過來,“嘿不辣的,睡得好不?和嫂子和好沒?”

霍璟博按捺住想要擰斷他的豬頭的沖動,他一個字一個字冷冷吐出,“昨晚是你把我送回別墅這邊的?”

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陸今安萌萌噠的口吻,“是啊,不用謝,做兄弟,在心中!”

“呵。”

霍璟博氣笑了,“誰他媽讓你自作主張了?皮癢了是不是?”

“啥?等會!!!”

終于意識到不對勁的陸今安蹭地一下把懷里的女人丟開,坐直身體。

下意識地反駁,“活爹,不是我要送你回滿月灣,是你丫非要讓我送你回別墅的,你昨晚上和嫂子發生任何事情,我是可以免責的!”

霍璟博的語氣更涼了,“我讓你送我回別墅,你就送我回別墅?”

“………………我乖乖聽話我還錯了?”

陸今安真的是無語他媽給無語開門,無語到家了!

昨晚上應酬酒局,一般這種需要喝酒的局,都是他上的,反正他千杯不醉,而霍璟博大多數都是淺酌,意思意思便是了,當然,也沒有人敢灌他酒。

可是昨天他一反常態一直喝,能看出來心情不悅,冷著一張臉坐在那兒,把幾個老總嚇得膽兒顫,都在偷摸問他霍總怎么了,是不是對他們的方案不滿意。

陸今安心想,還能怎么了,不就是在家被自己太太虐了,他就出來虐他們這些無辜的路人唄。

不過這種話他不能說,男人在外面都是要面子的,他打著哈哈敷衍過去。

結果一個倒霉蛋會錯意了,自作聰明送了個美女過去,那個美女也是個有點心眼子的,故意一崴腳就栽倒在霍璟博身上,那烈焰紅唇直接印在了他的襯衣上。

霍璟博結實的手臂環在她不盈一握的水蛇腰上,畫面無比地曖昧。

可惜下一秒,他毫不憐惜地將美女推開了,美女摔了一個屁股墩,滿臉不可置信。

很快楊戈進來,倒霉蛋和美女被打包拎走了,估計以后也不會在商場上見著他們了。

再之后,他那雙黑眸就直勾勾地盯著他,讓他送回滿月灣。

陸今安想拒絕,可他敢嗎?

不,他不敢!

他怕他成為倒霉蛋二號。

霍璟博根本不想聽陸今安的辯解,他直接掐斷電話,繼而給楊戈打了過去。

那邊一接聽,他徑直下命令,“和陸氏合作的幾個項目,先壓下,多要五個點再談。”

楊戈當即明白陸公子又惹到霍總了,他在心里為他默哀。

應下后,他又提醒道:“霍總,明天您就要去京城出差了,早上八點我來接您。”

“嗯,知道了。”

霍璟博下樓,仍舊不見商滿月身影,他微微皺起眉頭,喚來陳阿姨,詢問太太她人呢。

陳阿姨如今對自家先生意見可大了,板著一張臉,忍不住陰陽怪氣地回:“太太還能去哪啊,左右也不過是在別墅里轉罷了,吃過早飯后,到后院去曬太陽了。”

霍璟博黑眸睨了她一眼,有些不悅,不過到底沒和她計較。

他沒先用飯,直接走向后院。

遠遠便看見商滿月坐在花叢旁的秋千上,她的腦袋靠著垂掉下來的樹藤,怔怔地發著呆。

霍璟博黑眸凝視著她單薄的身影,腦海里不由又浮起昨天晚上她痛苦破碎的面龐,他的心像是被蜜蜂蟄了一下,刺痛刺痛的。

片刻,他走向她。

一股陰影投射下來,商滿月身前的陽光被男人高大的身影擋住,商滿月連眼皮都懶得掀,只覺得自己的清靜被打擾了。

她站起身就要走。

霍璟博從后抱住她,將她攬在身前,他的嗓音在她耳邊,低低的,帶著不易察覺的歉意。

“滿月,昨天晚上……”

僅僅是提及這四個字,商滿月的身體就止不住地緊繃與顫抖。

“放開我!”她極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否則她都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么事來。

霍璟博卻抱得越緊,他執著地將自己的話說完,“我喝多了,有些失控,傷到你了是不是?別生氣了,我……我錯了好不好?”

他極少說這種示弱的話,很是生硬不自在,于是也不等她說話,手抬到她眼前,攤開手掌,那個鉆石項鏈從手心垂落下來。

鉆石很大,在陽光下格外璀璨。

“昨天晚上我回來,是想把這個送給你的,我看到它的時候,就覺得很適合你。”

商滿月緩緩抬眸,看著在他手心里攥著的滿月項鏈,如同她,被他死死攥在手心里,掙脫不得!

她覺得可笑極了。

又是這種打一巴掌再給一顆棗的把戲。

她是他的太太,可在他心里,他只是把她當做寵物,玩具,甚至是……女支。

否則又豈會那樣隨意地對待她!

商滿月抬起手,接過那項鏈,霍璟博眸底掠過一抹喜色,正要說他幫她戴上。

卻又看到,她一揚手,就將那項鏈用力丟入了前方的人工湖中。

咚地一聲輕響,鉆石項鏈直接沉入了湖中,不見蹤跡。

“霍璟博,我不要你的臟東西,拿去哄你的小三小四小五吧!別來臟我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