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00章 我和你會共度一生!

第200章 我和你會共度一生!

商滿月玩出了一身汗。

她沒有想到陪著小孩子玩耍,也是個體力活,但抱著孩子奶呼呼的身體,聞著他身上的奶香味,心里都是滿滿的幸福。

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兒子,眼眶微微濕潤。

約翰的太太見狀,忙用英文問她怎么了,她也是個金發碧眼的美人,但不會中文。

“沒什么,我只是很高興。”

她也用英文與約翰太太交流著,聊得投緣了,還拿出手機一起拍照,加上聯系方式。

孩子玩得累了,趴在約翰太太懷里睡著了,商滿月沒再打擾,與他們夫婦揮手告別。

她回到休息區,見著霍璟博倚著沙發,黑眸望著落地窗外的風景,那是高聳入云的雪山,白雪皚皚,景致別有一番風味。

修長的手指間夾著點燃的煙,他吸了一口,緩緩吐出煙圈,裊裊煙霧模糊了他俊美的臉龐。

即便看不真切他的表情,她莫名覺得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氣息,比外面的雪山還要冰冷……

是錯覺嗎?

商滿月緩步走上前。

霍璟博聽到腳步聲,掀起眼皮看她,幽幽的眸子里似是一瞬閃過很多情緒,又似是什么都沒有。

他將煙頭摁滅在煙灰缸里,懶洋洋地開口,“玩得開心嗎?”

商滿月烏黑的眸子一直緊盯著他的神色,見并沒有什么異樣,她暗想自己多心了。

她不由展露笑容,如實道:“很開心,約翰的兒子好可愛,雖然有點累,但值得。”

話剛落,她的手腕便被扣住,男人手臂微一個用力,一把將她拽到身前,坐到了他的腿上。

結實有力的手臂環在了她的腰間,不讓她掙脫。

商滿月下意識驚呼,“霍璟博,你要干嘛?這里可是公眾場合!”

最后幾個字,她幾乎是貼在他耳邊,很小聲地說著。

他不要臉,她卻是要的!

霍璟博宛若未聞,他漫不經心地打量著她,佯裝出不經意的口吻,說:“別人的孩子再可愛,也不如自己的孩子,你既然這么喜歡,我們自己生,好嗎?”

“……”

商滿月承認,她也是一時得意忘了形,見到約翰的孩子想到自己的寶寶,才會沒有避諱地在霍璟博面前提及孩子的話題。

她咬著下唇沉默。

男人的手在她腰間嫩肉處掐了一把,意味不明地問:“怎么?還是不愿意?”

商滿月惱火地瞪向他,她還是堅持,“我說過,孩子不是你的工具,我也不允許我的孩子成為工具!”

霍璟博眸光微冷,“霍太太,你也太小瞧我了,我霍璟博的孩子,將來就是霍氏集團的繼承人,怎么會只是一個工具,你允許,我都不會允許!”

這個話倒是出乎了商滿月的意料之外。

她一直以為他纏著她要孩子,是為了禁錮住她的身心,如今看來,他是有另一番打算的。

要她的孩子當繼承人,那江心柔怎么辦?她雖說沒了第一個孩子,可之后也是能生的啊,他卻不要江心柔的,卻要她的?

然后就要委屈江心柔一直當小的?一直見不得光?

商滿月想得腦子都亂了,也無法理解霍璟博這個顛公的腦回路。

她久久不語,惹得霍璟博也失去了耐心。

她的唇瓣一痛,猛地回神,狗男人在她唇瓣上咬了一口,指腹還摁在那咬痕上,疼得她蹙眉。

“商滿月,你給我聽好了。”

霍璟博微涼的指尖曖昧地摩挲著她的唇角,可他說出口的話卻讓人背脊生寒。

“無論你愿不愿意,我們肯定是要再有孩子的,我們的孩子會是霍氏集團未來的繼承人,我和你,也會共度一生,你一輩子都會是霍太太!”

商滿月微微倒抽口氣。

狗男人你還是如此地普信!

若是手邊有錘子,她估計要忍不住錘爆他的狗頭看看他的腦子里裝的是什么漿糊。

不過他們的關系好不容易“緩和”,她若是這時和他撕破臉,那她之前的“示弱”豈不是白費了?

商滿月不是一個會半途而廢的人,既然開始了,就會做到底!

她盡量地壓下不滿和火氣,擠出一抹笑,她沒有正面回答生與不生,只是含糊地吐出幾個字:“我聽你的。”

接下來數日,霍璟博仍陪著商滿月到處玩,當她的專屬司機,專業陪玩,還有提款機。

只是每到晚上,商滿月也不可避免地被男人摁在各個地方狠狠疼愛。

好在那日她未雨綢繆,去藥店買醒酒片時,多買了一盒藥,拆散了藏在她的手機殼里。

否則,以他的賣力……沒準真的會中招!

一周后,飛機落地港城國際機場。

霍璟博工作堆積了許多,很多會議也被延遲,因此將商滿月送回別墅后,在她臉頰上印下一吻,直接就去公司了。

商滿月則拎著大包小包的禮物走進去,朝著陳阿姨喊,“陳阿姨快來,分禮物咯~~”

霍氏集團,總裁辦。

霍璟博處理了大半天的文件,眼睛有些疲憊,他丟下文件,揉了揉眉心,身體靠著真皮椅背,閉目養神。

叮咚一聲響,新的郵件發了過來。

片刻,男人緩緩掀開眼皮,拿起手機,點開郵件,看到里面的內容,幽沉的眸子有著什么東西一閃而過。

此時,楊戈推門走入。

他將手中的一份文件恭恭敬敬地放到了桌子上,道:“霍總,您之前讓我拿太太喝的那個補氣血的中藥去查驗,結果出來了,請您過目。”

霍璟博并未立即拆開,他垂眸看著那牛皮紙袋,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地輕輕敲擊著桌面。

他在想:商滿月,那天你沒有離開,這一周以來,每晚都那樣溫順地躺在他的身下,到底是真情實意,還是……做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