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16章 男人的愛值幾個錢?

第216章 男人的愛值幾個錢?

男人眉心輕蹙,薄唇掀起,正要說些什么。

商滿月那筆直纖細的長腿卻直接勾住了他勁瘦的腰,將他的身軀重新壓了下來。

她躺在那兒,一句話沒有說,雙頰粉紅,紅唇微啟,濕漉漉的眸子就這么直勾勾地盯著他。

欲語還休。

一切盡在不言中。

霍璟博性感的喉結不由地上下滾動著,驀地笑了,他俯身輕輕啃咬她的耳垂,嗓音暗啞至極。

“霍太太你真是個小妖精!”

一勾一個準。

他沒再注意那個仍舊在響著的手機,所有的心思重新回到商滿月的身上,抵著她。

唇舌交纏,極致纏綿。

商滿月一邊迎合著他,一邊摸索著關機鍵,將他的手機關了機,徹底隔絕了江心柔的打擾。

公寓。

電話一直打不通,江心柔越來越躁狂,又將屋子里的東西各種摔了,保姆過來勸,也被她扇了一個耳光,不敢在說話了。

昨天她從許茹慧的口中得知商滿月又懷上了,她的心情就已經極其差勁了,沒想到今天下午又看到霍璟博發的官宣的朋友圈,直接大破防。

快四年了,商滿月跟個打不死的蟑螂一樣,死死扒著璟博,而她,一直苦苦等待,還犧牲了那么多,就是差一個機會!

原本,弄掉商滿月的第一個孩子,她就等著霍璟博和商滿月決裂離婚,到時候她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嫁給他,成為霍太太,坐享霍璟博的寵愛和榮華富貴。

現在這樣又算什么?

是不是商滿月在的一天,她就一點希望都看不見了?

江心柔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霍璟博從一開始就應該是她的男人,商滿月憑什么這樣橫插一腳進來,臭不要臉!

她要挽回璟博的心,她也相信璟博不會對她這樣無情的。

孩子的事,官宣的事,肯定是商滿月自作主張的,她需要璟博給她一個交代,給她一個定心丸。

即便那邊關機了,江心柔還是抱著手機固執地打。

以前無論多晚,只要她來電,璟博都會接她的電話,從不例外的。

墻上的時鐘滴答滴答地走著,夜越來越深。

終于,夜里兩點多的時候,那邊接聽了,她幾乎要哭出來,委委屈屈地喊著,“璟博,你……”

話還沒說完,就聽見那邊略顯沙啞的嗓音響起,“是我,商滿月。”

江心柔渾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眸。

她已經人事,自然聽得出這是歡愛后才能發出的帶著媚態的慵懶聲音。

所以剛剛璟博和她是在忙著……才不接她的電話?

而且快幾個小時了!

江心柔的臉都綠了,氣得五官猙獰,聲音都拔尖了,“你……你讓璟博接電話,讓他立刻來接電話!”

他怎么能這樣對她?

商滿月擁著被子懶洋洋地靠坐在床頭,她瞥了一眼浴室那邊,故意用著更嫵媚的聲音回答:“啊,他在洗澡呢,不方便接你的電話。”

話語軟綿綿的,卻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狠狠扎入江心柔的心口。

“啊——”

她瘋狂大叫一聲,“你閉嘴,你說謊!都是你勾引璟博的,是不是!你說啊!”

商滿月神情無比地平靜,她甚至輕笑了一聲,不答反問,“這個情況,熟不熟悉?”

那三年里,無數次她給霍璟博打電話,江心柔每次都佯裝著不經意地接了起來。

然后嬌滴滴地和她說,璟博在忙,不方便接電話。

現在她也不過是依葫蘆畫瓢,一一復刻還給她罷了。

她承受了那么多次這樣的痛,江心柔不過才一次,這就受不住了?

她的唇角牽住冷冷的嘲諷。

江心柔在那邊繼續叫囂,“璟博不愛你,你卻還要死纏著他,商滿月,你怎么能這么賤呢?”

商滿月卻聽笑了。

她的手指纏繞著一縷頭發絲,絲毫不費力地反唇相譏,“江心柔,都這么久了,你能不能換一套說辭啊?顯得你極其沒文化呢。”

“更何況,男人的愛能值幾個錢呢?之前我確實狹隘了,但我這個人吧,知錯能改,改得飛快!”

“霍璟博的人,他的錢,現在都在我這里,那就足夠了,哦對了,他也和我承諾了,以后他的一切,都是我和我的孩子的,回頭啊,他還要陪著我去國外安胎待產呢,少說也得有個一年半載吧。”

“至于你……他喜歡的話就養著吧,反正你也不值錢,我不在意。”

“商滿月!”

江心柔幾乎被氣的吐血,咬牙切齒地喊著她的名字,像是要將每一個字都惡狠狠地嚼碎了一樣。

商滿月想說的話已經說完了,壓根不給她發揮的機會,直接掐斷電話,再把通話記錄給刪除了,而后關機。

一系列的操作如行云流水,干脆利索。

水聲停歇,霍璟博僅在腰間圍著浴巾走了出來。

臥室里安靜極了,他望過去,大床上攏起一團小小的身影,商滿月微微側著身子,已經睡著了。

他下意識地放緩腳步,走至床邊,再輕手輕腳地掀開被子,躺了下去。

突然想到剛才那個電話,他下意識地尋找自己的手機,然下一刻,商滿月像是有所感應般,自動自覺地湊了過來,腦袋在他的懷里蹭了蹭,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就窩在了他的身前繼續睡。

霍璟博不自覺地收緊雙臂,溫香軟玉在懷,他聞著她身上淡淡的香氣,心里莫名地滿足,慢慢的,也閉上了眼睛入睡。

接下來的日子,霍璟博非常忙,他和二房的矛盾直接擺到了臺面上,為了盡快平息這場內斗,騰出時間陪商滿月去安胎,他的進攻不留半點情面,手起刀落,進入了極其焦灼的局勢。

商滿月并沒有對此有什么不滿,相反她很溫柔體貼,也一直宅在別墅里認真養胎。

霍璟博見她如此乖順,很是滿意,就越發專心投入公司的事,忙完這一陣子就好了。

半個月后,她的臉頰都稍稍養回了一些肉,臉色也紅潤泛著光澤,之前身體的那些不舒服也都在好轉,于是她帶著陳阿姨出去逛商場。

一是出來走走,二也是最近男裝新款上了不少,她習慣性地要來給舅舅他們買新裝,順便給霍璟博也添置衣服。

才走進商場沒一會,一道身影就飛快地朝著她沖撞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