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19章 太太見血了!

第219章 太太見血了!

他倒不是全然聽信了江心柔的話,只不過他很清楚,商滿月這個女人渾身上下也是八百個心眼子,而江心柔是個無腦的,真的能讓她吃虧么?

這個念頭僅僅在腦海里閃過,就聽到商滿月壓抑著的聲音,“璟博,我……我也不想冤枉了江小姐,她想調……監控就調吧。”

說著,她微微仰起頭看向男人,臉上毫無血色,向來明亮的黑眸暗淡一片,破碎感十足。

霍璟博心念一動,有些猶豫了。

若真的應承下要去調監控,就等于是不信任她,那么看在她的眼里,他又是站在江心柔那一邊了。

以前他不曾在意過商滿月的感受,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但如今,他不太愿意看到商滿月對他露出失望和厭惡的眼神。

因為他的心會不舒服,會煩躁不已。

江心柔也察覺到了霍璟博的遲疑,她的一顆心懸得老高,她太清楚自己唯一的依仗就是男人的愧疚,若讓商滿月也將這一點奪走,那她就什么都沒有了。

以后霍璟博拿一個房子和一筆錢就能把她給打發了!

今天她必須留下這個男人。

就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樣,霍璟博在她們之間,選擇的人應該永遠是她才對!

思及此,江心柔更加用力地去扒拉商滿月,惡狠狠地罵著,“商滿月你個賤人,你還在裝什么啊,你明明什么事都沒有,你給我起來,跟我去看監控!”

商滿月被她抓的疼了,也不掙扎,只是那雙大眼睛不住地往下落著淚,很是我見猶憐。

陳阿姨自是見不得自家太太吃虧,跟個老母雞護犢子一樣,上前就把她一把拽來,往旁邊一推。

“別碰我家太太!”

江心柔追求扶柳之姿,身體纖瘦得很,為了讓自己保持著病態,能夠惹得男人憐惜,平時都是數著米吃飯的,而陳阿姨家務活干習慣了,張武有力,隨便一推,她就不受控制地摔了出去。

頓時疼的她齜牙咧嘴的。

可她即便爬不起來,還是死死地抓住男人的衣襟,“璟博,你相信我,她真的是裝的,你不要被她騙了……”

霍璟博眉心深深蹙了起來,視線落到江心柔那滿是狼狽不堪的身上,薄唇微地一動,似是想要說什么。

然而陳阿姨的尖叫聲比他快了一步,“太太,你……你見血了……”

霍璟博一低頭,便看到商滿月白色的裙子一點點被血色染紅,他抱著她身體的手,也感覺到一股粘稠的熱意。

指尖止不住地狠狠發顫。

腦海里瞬間浮現了上一回她車禍,倒在血泊里的畫面。

他是事后特意讓楊戈調出事故時的監控來看的,他看到商滿月站在路邊,被突然間沖出來的車子撞到,毫無掙扎之力就倒在血泊里,那樣的痛苦和絕望……

而當時,他聽到江心柔在鬧自殺,他只顧著趕去公寓安撫她,在她的車禍現場路過了!

午夜夢回時,他曾在想,若是當時他多留意一下,多看一眼,發現到是她,第一時間送她去醫院搶救,會不會他們就不會失去允琛,孩子若能平安生下來,她也不至于對他怨恨至極,而久久不能釋懷。

他猛地閉上眼睛,無法再想了。

只知道,這個他求來的孩子,他和商滿月之間唯一的轉機,絕對不能再出事!

“江心柔,你別再鬧了!”

霍璟博冷聲呵斥著,不再看她一眼,抱緊商滿月,大步流星地離去。

“璟博!”

江心柔掙扎著要爬起來追,陳阿姨自然不會讓她如愿,不費吹灰之力就拎起她的衣領,說:“江小姐,就由我來送您回家吧,至于我家先生和太太,不勞您操心了!”

“放開我,你個賤奴!”

再三被這個歹毒的保姆打斷,江心柔整個人都要爆炸了,恨不得將她碎尸萬段。

陳阿姨不痛不癢,直接反擊,“那也比你這個賤小三強!”

說著,強行把她拽走了。

車內。

霍璟博摟著商滿月在身前,拿著手帕不住地替她擦拭著額頭上冒出來的冷汗,一邊叮囑司機開快些,一邊安慰著商滿月。

“滿月,再堅持一下就好了,我們的孩子不會那么沒用的,一定會沒事的,別擔心……”

商滿月大抵是疼的沒力氣了,并未說話。

宋秘書坐在副駕駛座那邊,一直在打電話,吩咐醫院那邊做各種準備,而當她提到讓主治醫生待命時,商滿月的手指突然間攥住了男人的手。

“璟博,我……我要莊院士,我要他來給我診治,只有他……他最清楚我所有的情況,他能幫我保住孩子!”

莊院士?

霍璟博微地一怔。

之前那樣危急的情況下,他雖然沒能保住孩子,但護住了商滿月的命,不可否認他確實能力很強。

不過他終究是顧羨之的人情請來的,與顧羨之關系親厚,他自然不樂意讓莊院士再來負責他的第二個孩子。

這次他請來的醫療團隊也是世界頂級的,醫術能力并不比莊院士遜色,足以讓商滿月健健康康,舒舒服服地生下這個孩子。

他盡量以溫和的口吻勸著商滿月,“滿月,莊院士不一定還在國內,你現在情況緊急,先讓這個醫生處理好嗎?”

商滿月卻搖頭,固執地說,“我誰都不相信,我只相信莊院士,其他人都會害我的孩子,只有他不會,璟博,我就要莊院士,求求你了……”

其實她這會兒說話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咬字都不太清晰,可就是這樣,越發顯得她的崩潰和急切。

霍璟博原本還想說些什么,前頭宋秘書突然間提醒了一句,“霍總,太太可能是PDST了,您還是先順著她的心意比較好……”

PDST,創傷后應激障礙!

她因為失去了第一個孩子,導致她的內心受到重創,當時是莊院士力挽狂瀾救回她的小命,她自然而然會全身心信任莊院士。

霍璟博薄唇緊緊抿了抿。

爾后,他的手輕輕撫摸著商滿月那白得近似透明的臉頰,喉結滾動了幾下,才緩緩松了口。

“好,我答應你,現在去請莊院士到醫院去!”

商滿月聞言,懸著的心落了下去,她緩慢地,艱難地沖著他展露一個很淺的微笑。

下一刻,腦袋一歪,徹底暈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