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20章 商滿月是假懷孕!

第220章 商滿月是假懷孕!

霍璟博抱著商滿月來到醫院時,莊院士已經在急診室候著了。

他將人小心翼翼地放到了病床上,朝著莊院士鄭重道:“麻煩您了。”

出來后,宋秘書上前,遞給他濕巾。

霍璟博接過,緩慢而優雅地擦拭著自己的手指,隨后他的目光似是漫不經心地掠過診室那邊,冷不丁地問了句。

“莊院士一直在港城?”

他已經退休多年,為人低調清冷,若不是顧羨之用了很大的誠意請他出山,他根本不樂意再為人診治。

按理說,他早該離開港城了。

宋秘書點頭,言簡意賅地解釋了一番。

說來也巧,莊院士在治療完商滿月后,并未立即離開,一來他挺喜歡中國的,想多留一些時間當度假了,二則是受到這些醫療團隊的邀請,留下來做指導和交流。

因此她在嘗試著打電話給莊院士時,他很爽快地答應了。

“是么。”

霍璟博黑眸微凝了凝,“確實挺巧。”

宋秘書觀察著男人的神情,看不出來他是信了還是仍舊覺得有蹊蹺,不過等了片刻,也沒見到他再發出什么指令,她便安靜地退到一旁了。

作為優秀的打工人,不該問的別問,不該多嘴的別多嘴。

大boss的感情生活如何,她不在意,她只在意每個月的工資和年底的年終獎是否豐厚。

才不會像她那個大傻子師哥,去插手上司的私事。

眼角的余光驀地瞥見一抹火光,她下意識地抬眸看過去,只見自家大boss頎長的身姿倚著墻壁,嘴里叼著一根煙,雙手合攏,用打火機點燃了。

他深深地吸了口煙,白白的煙霧從他的鼻腔嘴唇中緩緩吐出,模糊了俊美的容顏,姿態慵懶到有一種專屬于他獨有的性感魅力。

長得是真好看。

可惜,這樣的高嶺之花,想要摘取獨占,往往都需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吧。

診室內,莊院士清了場,僅僅剩下他和商滿月兩個人。

床上原本應該在昏迷中的女人,濃密的長睫毛輕輕顫了顫,繼而睜開了眼睛。

目光清明,那兒有半分渙散迷茫之狀。

莊院士走過來,上下打量著她,“可有哪里受傷了?”

從外面看,她也只是臉上有巴掌印,看不出其他的傷處。

“我在小腿肚上刮了一道口子,幫我止個血就成。”她回得輕松。

莊院士輕輕撩起她的褲腳,他畢竟見多識廣了,看到她小腿肚上那一長長的口子,雖然算不得很吃驚,卻也被她云淡風輕的語氣微微怔住。

他夾起棉簽沾了藥水,一邊替她治療,一邊嘖嘖聲道:“霍太太,你對自己也挺下得去手的。”

年輕小姑娘都愛美,身上哪怕有一點點疤痕都不樂意,她一出手就這樣不管不顧的,他還是第一次見。

藥水刺激得皮膚有些疼,商滿月滋滋抽著氣,嘴里卻解釋著,“只要能達到目的,這不算什么。”

比起這一年以來,她承受過的苦,真的不值一提。

而且霍璟博那樣敏銳的人,她不弄的真實點,豈能騙過他。

商滿月甚至微微一笑,“至少,放這點血,讓霍璟博暫時地失去了他引引以為傲的理性,答應了我的要求,不是嗎?”

莊院士由衷地感嘆,“你真的是我見過的,最堅強冷靜,又極其聰慧的女孩兒。”

商滿月卻疲憊地靠著床頭,目光幽幽。

好一會兒,她才輕輕地開口,“我也不過是……想要盡快和兒子團聚,離開這里,離開他……然后去過我們的日子罷了。”

這個世界上,哪兒會有那么多的巧合呢。

所有的一切,不過都是有心人算計無心人,精心策劃的一場騙局罷了。

那日,她懷著最后一絲希冀問霍璟博,他們之間能不能好聚好散,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而且,他鐵了心要和她再生一個孩子,還要送她去無人島備孕。

她不可能面對這種暗無天日的日子。

于是她必須要自救。

之前曾與顧醫生約定好,如果她放飛風箏,連續放飛三天以上,那便是她的求救信號。

時機很快到達,祭祀那日,她便見到了顧醫生。

不過人多口雜,他們即便有片刻的單獨相處時間,也不可能說什么有用的話,萬一被聽去了就非常麻煩。

她耐心地等著顧醫生出招。

唯一沒想到是,他竟直接說她又懷上了,那一刻,她內心是極其慌張的。

畢竟霍璟博要的很頻繁,而她也沒能再吃藥,加上她那段時間確實總惡心反胃想吐。

甚至到了醫院檢測,結果也是顯示懷孕了。

當時,她整個人有些懵,還有些心如死灰。

直至晚上,夜深人靜時,她徹底冷靜下來后,才想起顧醫生遞給她的一顆糖。

糖她吃掉了,糖果紙她還保留著。

糖果紙上畫的是AI小人,AI就是虛擬,不存在的。

她便悟了顧醫生的用意。

霍璟博想要孩子,便給他一個孩子,只有她假懷孕了,他才會稍稍地放下戒心,她才有理由再次“屈服”他。

對于高高在上的上位者,硬碰硬只會兩敗俱傷。

而想要全身而退,就必須出其不意。

顧醫生為她搭了這個臺子,接下來戲怎么唱得精彩,就要靠她自己了。

所以,她故意去挑釁了江心柔。

當初江心柔這個西湖龍井怎么茶她的,她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雙倍給她茶回去。

果然把她氣得跳腳,沉不住氣找上門了。

今天鬧這一出,除了戲耍江心柔這個三兒之外,更重要的是,她需要借著江心柔鬧事的名頭,讓霍璟博對她產生愧疚憐惜,這樣他才會一點點答應她的要求。

比如,讓莊院士負責她的這一胎。

盡管不知道上一次顧醫生是用什么手段將B超單的結果改成了懷孕四周,但后續繼續讓霍璟博的醫生來看她,肯定會露餡的。

莊院士幫她包扎好傷口,又給她的臉上涂了點藥,他拉開手套,說,“對了,小顧那邊托我給你帶一句話,他已經做好準備了,你的兒子也已經送往國外安置好了,現在就等著你了,你想好怎么做了嗎?”

言下之意便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允琛已經送走了。

只要她能順利脫身。

與霍璟博之間的恩怨糾葛,就能徹底結束了!

商滿月沉靜的心湖,止不住地沸騰了起來。

診療結束,莊院士帶著護士離開。

霍璟博邁著長腿走了進來,見到商滿月虛弱地靠坐在床上,身子單薄,仿佛風一吹就能碎掉一般。

他走至床邊,大掌不由地很輕地撫摸著她的臉頰,薄唇蠕動了下,正要說些什么,她沙啞的嗓音率先響了起來。

寥寥數語,竟引得他的心狠狠顫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