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24章 這是她離開的唯一機會!

第224章 這是她離開的唯一機會!

收到宋秘書給過來的明確時間后,商滿月幾乎要雀躍出聲,最終還是強行壓下,但語氣也難掩愉悅。

“我知道了,宋秘書,謝謝你這些天的奔波。”

宋秘書還是那樣公事公辦的口吻,“太太,這是我應該做的。”

商滿月能夠感覺到宋秘書對她的疏離,但她也是能理解的,畢竟楊助理的前車之鑒在這兒,因此她也沒有有意去親近她。

更何況,接下來她若真的跑成功了,也不至于又連累了誰。

總之,她心情大好,掛斷電話后,就喊著陳阿姨上樓,與她一同收拾行李。

做戲還是要做全套的!

陳阿姨久久未曾見過她這樣高興了,也跟著傻樂,一邊疊著衣服放入行李箱,一邊說:“太太,你笑起來真好看,就應該多笑笑。”

“不過等去了R國,再也不會受到那個不要臉的小三兒騷擾,太太自然能笑口常開,然后再生下一個也愛笑的小公主!”

商滿月輕輕笑著,并未應聲。

她心里對陳阿姨是愧疚的,她這次的計劃其實把她也算計進去了,在咖啡廳與江心柔對峙時,她利用了陳阿姨對她的愛護之心,將矛盾拉滿,局面才會那樣混亂,因此才擾亂了霍璟博的思緒。

但她也會知恩圖報。

陳阿姨這么努力賺錢,都是為了家里的孩子,一個人供著兩個兒子的房貸,壓力并不小,她已經和阿讓交代過了,等事情塵埃落定了,阿讓會轉給她一筆錢。

就當謝謝她這幾年以來,對她悉心的照顧了。

而這次逃離,陳阿姨全然不知情,霍璟博雖然鐵血手腕,但他對自己人還是不錯的,只要不背叛,便不會遷怒。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商滿月拿起一看,是姜愿。

她笑著接起,“愿愿,怎么啦?”

“我聽說你過幾天就要去國外安胎了,一起吃個飯吧,給你送行。”

商滿月挑眉,“你的消息倒是靈通啊,行,想吃什么大餐,姐姐請你。”

然而,她們并沒有去什么高級餐廳,而是去了專屬于她們的老地方,大學城附近的一個蒼蠅館子。

上學的時候,她們經常來這兒打牙祭,是一家夫妻店,老公大廚,老婆收銀,很有生活氣息。

兩個人落座,打量著周遭環境,商滿月不禁感嘆,“這兒還真的是十年如一日,都沒變過。”

“是啊。”姜愿眸底也滿是懷念,“時間過得真快,我們都畢業好些年了,你結婚都第四個年頭了。”

商滿月:“你也是啊,不是也快要結婚了么?咱們這兩個美少女,眨眼間就變成了已婚婦女,歲月真是一把殺豬刀!”

相互調侃了幾句,店員上了滿桌子的菜。

商滿月一想到之后估計要在國外待很長一段時間,她肯定會很想念國內的飯菜,這會兒能吃就要多吃點。

她吃得津津有味,并未注意到姜愿有些心不在焉的,都沒吃幾口。

姜愿垂了垂眼簾,冷不丁地問:“滿月,你真的要去國外安胎啊?你不會舍不得璟博哥么……你這一走,萬一江小三又耍什么詭計,你豈不是拱手把老公讓出去了?”

此時聽到江小三的話題,多少有些倒胃口。

商滿月喝了口湯,才不緊不慢地說,“男人要出軌,怎么都能出,豈是女人死盯著就能盯得住的?你沒看到那些新聞嗎?男人下樓買包煙的功夫,都能和女人鬼混了。”

“我累了,我不想再管這些破事了,霍璟博對江心柔如何……是他的事。”

她已經有她更在乎的男人了。

姜愿眉心緊緊皺起,明顯不贊同她的擺爛。

察覺到她的異樣,商滿月不由詢問,“愿愿,你是不是……不希望我走?”

按理來說,她能想得開,能脫離這樣的環境,作為好友會替她高興才對,連陳阿姨一個保姆都為她開心的。

“當,當然不是。”

姜愿臉色有一瞬間凝固,很快又笑臉盈盈,繼而朝著她有些抱怨地撒嬌,“我這不是舍不得你么,你這一走,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呢。”

“哎呀,多大點事。”

商滿月笑著捏了捏她的臉蛋,“現在網絡這么發達,無論在哪兒都能聯系,又不是徹底斷聯了。”

她逃離,霍璟博一開始是會震怒,覺得她挑戰了他的權威,但他不愛她,時間一長,他們的婚姻關系自然會結束,霍太太的位置也不會一直空置著,他會再尋找合適的人選結婚,無論是江心柔小三上位,還是其他名門貴女。

男人嘛,喪偶都能轉個身就娶下一個,她也不指望霍璟博能例外。

所以她估摸著,最多一兩年,霍璟博就會把她忘個徹底,那時她就是真正的自由身了。

必然會再聯系她的家人朋友們,與他們重聚的。

看出她意已決,姜愿便沒有再說什么。

商滿月多關心了她幾句,問起她上次見家長如何了。

不料姜愿興致缺缺,“就那樣唄,商業聯姻,看得是家庭背景,又不是看個人。”

商滿月心生困惑,怎么感覺她對那個結婚對象突然又冷淡了?難道是吵架了?

她張口想問問,姜愿卻將她拎來的一個袋子遞給她,“這個玉鏈子是我特意請師傅開過光,保平安的,本來是求給允琛的,現在……送給我未來的干女兒。”

“我不能陪著孩子出生了,這是我的心意,滿月,等孩子出生了,一定要給她戴上!”

商滿月接了過來,很是感動,她鄭重承諾,“好,我答應你。”

分別前,姜愿抱住商滿月,輕聲說:“滿月,我就不去送你了,你知道我不喜歡哭哭啼啼的分別場景,等你回來時,風里雨里我都來接你。”

商滿月點頭。

她也不希望她來,她也不喜歡分離。

“一路平安。”

商滿月回抱她,“我會的,你也要好好地過,你過得幸福,我就會開心,要是他敢欺負你,先記賬,等我回來幫你教訓他!”

“好。”

三天時間,彈指而過。

這幾天霍璟博更忙了,都沒怎么回別墅,商滿月也以為他今晚上不會回來了,便早早入睡了。

她要養精蓄銳,明天是一場硬仗,前往R國中途有一次轉機,這是她唯一能逃跑的機會!

然而睡得迷迷糊糊間,好似有一道深沉的視線定在她的身上,原以為是做夢,但感覺越來越強烈,她猛地睜開了眸子。

偌大的臥室極其安靜,落針可聞。

男人坐在床邊,在一片黑暗中凝視著她,幾乎和夜色凝成一體。

商滿月被嚇得心臟砰砰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