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26章 就這樣一別兩寬嗎?

第226章 就這樣一別兩寬嗎?

以前為了跑新聞,她學了點柔道,知道怎么用巧勁抵御,比如剛才的手刀,就是暫時讓陳阿姨暈厥。

但自己幾斤幾兩是清楚的,即便門口只守著一個保鏢,也是經過各種專業訓練,精英中的精英,才會成為霍氏家主的保鏢。

她不會拿自己的業余去挑戰別人吃飯的家伙。

硬剛肯定是不行的。

唯有等人多一些,她趁機混出去。

好在她運氣還不錯,沒一會兒來了一群明顯是旅游團的大媽們進來上廁所,京城來的,操著一口正宗的老北京話。

商滿月貼著一個微胖的大媽一起往外走,假裝自己是人女兒,在大媽們的掩護下,光明正大地從那保鏢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直至走遠了,懸到嗓子眼處的那顆心才稍稍落下。

不過現在還不能松懈,她拿出自己的手機,摁了關機后,找到機場的保潔車,趁人不備,把手機放到了一個不顯眼的角落里,由著那輛車帶著在機場里到處轉。

做完這一切,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那群保鏢大概率是發現她已經跑了,她卻不急著走,將衛衣的帽子往腦袋上一扣,戴上口罩,找了間書房,進屋后窩在椅子上,隨便挑了本書看。

國內。

霍璟博剛與一個叔伯喝完茶,散場后,他坐入車內,揉了揉太陽穴。

側目,看見外面日頭正好,他驀地出聲,“太太這會兒,要再次登機了吧?”

副駕駛座上的宋秘書看了看時間,點頭:“是的,沒有延誤的話,應該在登機了。”

“打個電話問問情況吧。”他懶懶吩咐。

霍璟博從不認為自己是個癡纏的人,也覺得這種行為極其幼稚可笑,不符合他的格調。

然而明明商滿月才走了不到半天,他竟有點想她了。

不知道她此時此刻,會不會也在想他?

宋秘書應聲,拿出手機準備撥打電話,那邊率先打了過來,她下意識地接起。

幾句話的功夫,她的臉色驟變,唇色發白。

她幾乎是機械式地掀唇,向霍璟博匯報著太太失蹤了的事。

話語落下,透過后視鏡,她清晰地看著面容英俊的大BOSS,一瞬之間戾氣橫生,危險至極。

她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了。

太太到底是被霍總商場上的對手搞事情了,還是蓄謀已久的逃跑?

而她竟在祈禱……希望是前者。

畢竟那些人抓到太太,最多也就是恐嚇之類的,真敢動太太的,也得掂量掂量。

可若是后者。

宋秘書閉上眼,根本不敢想。

霍璟博拿出自己的手機,指尖微微顫抖著,撥打了那個爛熟于心的十一位數的號碼。

即便心里清楚肯定關機了,當他聽著那冰冷的提示音時,面上還是急速地布上了一層陰霾。

他還是沉著氣,掐斷電話后,打開手機里其中一個APP,屏幕上清晰地顯示出商滿月手機所在位置。

上次將手機還給她之前,他讓人在她的手機里安裝了定位系統。

原意是想保護她,她若出什么事,他可以第一時間找到她。

結果第一次用,竟是用來追捕逃跑的她,真是可笑。

霍璟博額頭青筋一下一下地跳著,冷聲吩咐:“商滿月還在機場內,讓他們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給我找出來!”

宋秘書:“是!”

機場內,一群保鏢到處搜尋。

大家這樣大張旗鼓,惹得旅客們頗為不滿,很快就有人投訴了,機場的保全就出來維持秩序,雙方一時間起了點沖突。

商滿月這會兒才從書店里走出來,在吃瓜的人群們外瞟了那群被圍在中間的保鏢們一眼,無聲地說了句抱歉,然后頭也不回地趁亂走人了。

這兒起碼能拖他們一兩個小時,足夠她轉移陣地了。

一直到了傍晚,宋秘書才再次打通保鏢的電話,繼而硬著頭皮將最終結果告知霍璟博。

“霍總,太太的手機找到了,她丟在了保潔車里,所以定位才會顯示她一直在機場內打轉,但保鏢們找遍了,并沒有發現她的蹤跡,想必……太太確實是提前做好了逃離規劃……”

她越說越小聲,恨不得將自己鉆地縫里去。

可若不是此刻的場合不對,她都要稱贊一句太太是真的聰明,利用一個手機把保鏢們耍得團團轉,也把大boss給騙個徹底!

霍璟博靠著真皮椅背,燈光打在他俊美的臉龐上,他怒極反笑,竟生出一種妖異的感覺,讓人不寒而栗。

等待的這幾個小時里,他竟還抱著一絲絲的希望,希望她的逃離非她主觀意愿。

昨天晚上他們盡情纏綿,她在他身下綻放,她面若桃花,眼含情意,她柔情似水地在他耳邊承諾。

“我和寶寶會在R國好好等著你,霍璟博,你要快點來找我們哦~”

而現在,宋秘書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如同冰錐,狠狠地戳破這溫馨美好的假象。

他其實不是沒有疑心,他只是選擇了再一次相信她,而她……再次選擇了背棄他!

他想要真心以待,她卻送他一場精心策劃的逃離!

“好,我的霍太太真的是好得很!”

砰地一聲,霍璟博手中的手機砸到了地板上,屏幕瞬間黑了,裂成了蜘蛛絲。

宋秘書縮在一旁,盡量克制著不讓自己發抖,然而大boss太嚇人,氣氛太壓抑,她止不住地腿軟。

她在等著霍璟博發火,亦或者是下達什么可怕的命令,然不過片刻,男人已經恢復冷靜。

他走至巨大的落地窗前,幽幽黑眸眺望著日落西山,嗓音冷淡,“把這里收拾一下,就下去吧。”

宋秘書錯愕。

就……就這樣嗎?

霍總不打算找太太了,就這樣一別兩寬嗎?

她下意識想問,話到了嘴邊又緊急剎車,因為她察覺到,大boss的背影看著很平靜,卻莫名地讓人感覺到心驚膽顫。

她看到了,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晚上十點,顧羨之剛從手術室里出來,就被阿彪請到了泰拳館。

這兒也是他們幾個兄弟的老地方,自小常在這邊一起學習和切磋。

他到的時候,霍璟博已經在臺上等著他了,他撐著繩子,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眸色幽沉駭人。

“上來受死!”

男人冷冷啟唇,絲毫不與他說一句廢話,“或者,告訴我商滿月在哪。”

從小到大,即便顧羨之與霍璟博一直齊名,但很多時候,霍璟博確實略勝一籌。

論打架,顧羨之就沒贏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