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27章 霍璟博發瘋了

第227章 霍璟博發瘋了

顧羨之也不廢話,脫下外套,將一旁的拳套套上,長腿一跨,直接上了擂臺。

“動手吧。”

霍璟博扯了一下唇角,笑意沒能抵達眼底。

他在辦公室坐了一個下午,很多事一下子就通順了,逃跑的事靠商滿月一個人是做不到的,她在外面必有幫手。

她的舅舅和弟弟這段時間并沒有什么動靜,而且即便他們想幫,也沒有那個能力。

那么思來想去,敢出手的,會出手的,也就顧羨之了。

然而此刻他半點不否認,就這樣理所當然地承認了,讓他更是怒火和妒火齊齊燒了起來。

兩個人都打紅了眼。

上次在醫院時,更多是屬于情緒發泄,這會兒則是徹底放開了手腳,沒有任何顧忌的爭奪戰。

一開始勢均力敵,漸漸地,顧羨之體力不敵,霍璟博干脆利索地將他一拳打倒在地。

他掰住他的胳膊往后扭,聲音冷硬,“說,商滿月在哪兒?”

作為醫生,手是最重要的,現下,霍璟博拿捏著他的軟肋,仿佛他不說,他會毫不猶豫地掰斷他的手。

顧羨之極少有狼狽的時候,他向來是清風朗月的,可即便如此,他還是笑著,一字一字堅定地回:“霍璟博,滿月有選擇的自由!”

言下之意便是,只要商滿月不想回來,他就會保密到底。

霍璟博聽笑了,滿眼譏諷,“你想讓她選擇誰?選你嗎?”

顧羨之不再否認,“那又如何?你和滿月之間的問題,是你自己不珍惜,你看著碗里想著鍋里的,她不想要你了,想要重新開始,怎么不行?”

不想要他了……

這么幾個字,激得霍璟博戾氣更甚,他幾近咬牙切齒,“我自始至終就只有她一個女人!”

是她不愿意相信他。

無論他怎么說,怎么做,她都不肯正視這個問題。

移情別戀的人分明是她!

豈料,顧羨之聽到這個解釋,更生氣了,他出其不意地揮拳,正中霍璟博的腹部,打得他連退兩步,也跌坐到了地上。

顧羨之的手撐著地板,一邊喘著氣一邊怒視他。

眼神冰冷至極。

“霍璟博,你是不是覺得,你和別的女人沒有上床就不算是傷害了?”

“你一次一次護著別的女人時,每一次對滿月來說,都是萬箭穿心!”

“還有,她懷著孩子時,因為孩子有問題可能導致一尸兩命,她痛苦萬分,那么害怕的時候,想要找自己的丈夫商量傾訴時,你在哪?你因為別的女人失去孩子而責怪她!”

“你口口聲聲說江心柔的孩子不是你的,你卻跟護眼珠子一樣護著,而真正懷著你孩子的女人,你棄如敝履,讓她獨自去面對所有的傷痛和害怕!”

“孩子沒了之后,你不顧她的痛苦難過,強迫她繼續要孩子,你說這是補償?補償是補給對方的,而不是補給你自己的,霍璟博,你到現在還意識不到自己的行為有多惡劣嗎?”

很多事,商滿月已經不想對霍璟博說了,因為她對這個男人已經失望透頂,但他想替她說。

她無法說出口的傷痛,他都會幫她說出來。

“霍璟博,你傷得這么好的女孩這樣深了,放她一條生路不行嗎?”

“你又不愛她,不是嗎?”

最后一句,他的嗓音微微壓低,有一絲蠱惑的味道。

霍璟博怔怔地坐在原地,指控的話一句一句地滑入耳中,每一個字都如雷貫耳。

允琛什么時候有問題的?

前六個月,他都是陪著商滿月去做產檢的,每次都顯示孩子很健康啊。

怎么可能突然間又有問題了?

而且,有了問題,她也沒和他說啊!

那么長的幾個月,她只字不提,卻私底下找了顧羨之幫忙,她又何曾真的將他放在心上了?

霍璟博的心很亂,憤怒和震驚交織著,他死死等著為商滿月討公道的顧羨之,冷冷開口。

“即便如此,也不該是你來向我討伐,也該是她自己來我面前討公道,而不是對著我虛情假意,甚至懷著我的孩子,都還要跟著別的男人跑了!”

“顧羨之,你一個覬覦別人妻子,攛掇破壞別人婚姻的人,有什么資格在這里對我大放厥詞!”

非要按頭江心柔是小三,那他顧羨之就是名副其實的男小三!

“你簡直不可理喻!”

顧羨之知道,他和他也說不通了。

兩個人很快又扭打到了一起,拳拳到肉,誰也不讓著誰。

陸今安再一次姍姍來遲,不過這次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訓,絕對不沖上去當炮灰,而是在臺下扯著嗓子喊。

“別打了別打了,都是兄弟,干嘛呀這是!”

可惜根本沒人聽他的。

陸今安不得不把頭盔戴上,保護住自己帥氣的臉,這才上去拉架。

結果被霍璟博踹了兩腳,被顧羨之兩個肘擊,才硬生生地將兩個人分開。

累得跟狗一樣地在喘。

“媽的,你們兩個有完沒完了?是不是真的要為了一個女人絕交?”

話語剛出,霍璟博寒著臉警告他,“陸今安,要么你他媽別插手,要么就站隊!別在這里和稀泥!”

顧羨之同樣不領情,“你閃開,這事和你沒關系!”

如果可以,陸今安真想把這兩個貨都踹飛。

他招誰惹誰了?

不是從小玩到大的關系,他能在一旁嗑瓜子看戲,才不會理會他們的死活!

不管如何,今天不能讓他們打下去了,萬一真的出人命……

陸今安唯有使出殺手锏,“璟博,羨之是老爺子的主治醫師,你要真的傷了他,老爺子怎么辦?”

老爺子就靠著他在吊命了。

死寂一般的沉默后,霍璟博搖搖晃晃站了起來,拔掉手套,用力地丟到了地上。

他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顧羨之,唇角噙起一抹駭人笑意。

“顧羨之,你要藏商滿月,那就讓我看看你能為她付出多少代價!”

霍璟博的教育里,從不認為打架是能解決問題的,這場架,不過是給顧羨之這個兄弟最后的機會罷了。

既然他不顧兩家交情,也不顧自小兄弟之誼,那就休怪他無情。

霍璟博大步走出拳館。

宋秘書在門口候著,見他出來,恭敬地遞上毛巾。

霍璟博接過,一邊擦拭著脖子上的汗,一邊淡淡吩咐,“暫停所有和顧氏集團的合作,還有,全面狙擊顧氏。”

簡單的一句話,卻驚得宋秘書三魂不見了七魄。

她直接脫口而出,“霍總,您……您冷靜點啊!”

現在霍氏本來就在內斗,再和顧氏為敵,對他是極其不利的,他不會想不明白這個道理。

再憤怒也不能沖昏了腦袋啊。

霍璟博眸底好似有著什么在翻涌,讓人看不明白,他沒有解釋,只沉聲道,“去辦!”

那氣場,壓得宋秘書幾乎窒息,她不敢再說什么,“是!”

頓了下,他忽地想到了什么,又開了口,“還有件事,需要你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