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28章 霍太太,你想我了嗎?

第228章 霍太太,你想我了嗎?

深夜,霍璟博踏入空蕩蕩的主臥。

之前不曾覺得房間空曠清冷,而商滿月不過才離開一天時間,他驚覺這里竟安得讓人極其不適。

黑眸緩緩掃視著房間。

她的東西收走了不少,早上送她的時候,足足有三個大大的箱子,而這一切,不過是為了麻痹他罷了。

保鏢說,她什么都沒有帶走。

明明那么喜歡錢的女人,讓她做點事兒張口閉口都要報酬的女人,為了奔向別的男人,什么都不要了。

她喜歡他的時候可以癡纏炙熱。

移情別戀了,照樣能對別的男人不顧一切。

這個女人,真是可恨到了極致!

霍璟博氣悶,心口近似窒息,他粗魯地扯下領帶,連解了好幾個扣子,似乎才能稍稍喘過氣來。

隨后,他打開了牛皮紙袋,從里面拿出了一疊產檢報告,和厚厚的就診記錄。

這個便是他讓宋秘書去做的第二件事,他要知道商滿月孕期最后幾個月時,到底都經歷了什么。

一張一張地看,看到了最后,他的眼尾泛起了濃郁的紅色。

原來顧羨之說的都是真的,那幾個月,她經歷了這樣兇險而痛苦的事情……

允琛的事,他從未否認過自己的責任,他確實疏忽了,做錯了,他一次一次在她面前懇求她給予補償的機會,她呢?

有怨有恨,為何不指責他質問他!

不就是因為她覺得無所謂了,她并不想再解決他們之間的任何矛盾和問題,一心只想著怎么逃離,離他越遠越好。

有了這個清晰的認知,他的心就像是被什么東西驟然撕成了兩半,讓他渾身都難受。

他躺到了床上,側臉看向商滿月平時躺著的位置,枕頭上好似還殘留著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馨香。

昨天晚上,他們還在這張床上纏綿……

他的指尖輕撫了下她留在他脖頸處的抓痕,泛著輕微的疼意。

終于明白,那時她那副心虛不自然的眼神是為何了。

原來是最后的分手泡。

偏偏……連最后一次,都那樣不情愿,那樣敷衍他。

霍璟博胸腔處的情緒,愛恨交織,他緩緩望向窗外的夜色,遼闊的星空。

他冷冷地想,他還是說那句話,商滿月,你要逃,就逃得遠遠的,最好別讓他逮到。

若是抓到了,他不會再給她任何機會了!

H國,小旅館的房間里。

那日商滿月離開機場后,直接在附近的旅館開了房間,除了每天下樓吃飯,其他時間基本上就在房間里宅著。

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霍璟博大概率也不會想到她膽子這么大。

期間,她拿著顧羨之給她準備的手機,用太空卡和他聯系過一次,告知她已經成功脫離,讓他別擔心,還說了,她會在七天后前往D國。

那會兒,霍璟博的保鏢肯定離開了H國,她就不需要一出去會被逮住。

顧羨之替她高興,也與她說了打算,他也會在七天后去D國一趟,親手將兒子交還到她的手里,并先幫她安頓好,徹底解除后患。

事關允琛,他無法安心交給其他人去做,必須自己來。

商滿月再三感謝后,定下了這個約定。

結束通話之前,顧羨之猶豫了下,還是問了句,“滿月,霍璟博這邊的情況,你想知道嗎?”

商滿月的手無意識地攥了攥,而后淡聲道:“我不想知道。”

既然決定了要逃離,就沒必要再庸人自擾。

結婚到現在四年了,他們的日子過得雞飛狗跳的,這么多個日日夜夜都無法磨合,那就說明,分開是最好的結果。

顧羨之好似輕笑了一聲,又好似只是幻覺,他說:“好,D國見。”

“嗯,D國見。”

每天吃飽了睡睡飽了吃,日子著實無聊,但商滿月一想到很快能見到兒子,她就格外有盼頭。

國外已經開始冷了,為了消磨時間,她托旅館老板給她買了毛線,在房間里打毛衣。

一是為了消磨時間,二是想給兒子一個愛心毛衣,當做媽媽的見面禮。

時光流于指縫,今天已經是第七天了。

商滿月買了一大早的航班,起床后只啃了片面包就飛奔去機場。

H國到D國的飛機也差不多四個小時,抵達時,是下午一點多。

前幾天顧羨之發來他的航班消息,他到得晚,得五點多才落地,所以讓她不用在機場干等著,他幫她在酒店開了個房間,可以先去休息,等他到了就去找她。

盡管很急,但商滿月也知道急不得,而且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了。

到了酒店,登記入住。

商滿月在床上補了一個多小時的覺,心里過于期待和興奮,睡不著了。

想了想,她爬起身,去浴室泡了個澡,把自己搓得香香的,出來后,又敷面膜護膚,最后給自己化了一個超級美的妝。

緊接著,挑了一件漂亮的長裙穿上。

她站在全身鏡前,臭美地轉了幾圈。

怎么說都是和心愛的兒子第一次見面,第一印象很重要,雖然說兒子還小,還什么都不懂,可是,她是個很重視儀式感的人,之前不得已缺席了兒子那么多重要的日子,這次必須重視!

時鐘指向五點。

商滿月尋思著顧醫生應該落地了,她打開手機,撥打電話。

嘟嘟嘟的聲音在耳邊響著,卻沒有人接聽。

她又打了一次,還是響到自動掛斷。

秀眉輕輕蹙起,她有些納悶,能接通就代表已經落地,開了機,不接電話……是沒聽到,還是在忙什么嗎?

鑒于顧醫生一直都是很靠譜的人,她到底沒多想,放下手機,繼續拿起毛衣織著,還差幾針就好了。

約莫過了十分鐘,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商滿月瞥了一眼,是顧醫生回復過來了!

她眼含喜色,當即放下毛衣,拿起手機摁下接聽,貼到了耳邊,忙不迭地開口,“顧醫生,你到哪兒了?需要我去接你嗎?”

“到了。”

“在你身后。”

話語說出的同時,房間的門咔嚓一聲被推開,男人邁著長腿一步一步走入,氣場強大懾人。

商滿月驟然轉身。

視線凝在霍璟博俊美無壽的臉龐上,黑色的瞳孔緊縮,耳邊的手機,就這樣滑落。

砰地一聲,砸在了地上。

幽沉的眸子冷睨著她,霍璟博掀唇,嗓音低沉悅耳,一字一字地吐出。

“霍太太,你想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