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29章 吻我,我就原諒你!

第229章 吻我,我就原諒你!

霎那間,商滿月眼神里閃過各種思緒,面上的喜悅也褪得干干凈凈了。

手一點一點地攥緊,她的唇瓣顫抖著,艱難地說出話,“顧醫生呢?”

男人的視線釘在她的身上,她早就沒在他面前好好打扮過了,這會兒她卻化了全妝,搞了發型,還穿著漂亮的鏡子,如此美麗動人,花枝招展。

卻是為了……和別的男人約會!

他想起以前剛結婚那會兒,每次他回家,總是能看到她精心打扮后的樣子,即便她不出門。

雖然賞心悅目,但他一度無法理解她的行為,只道大概女人都愛美,喜歡搗鼓這些。

后來還是陸今安給他科普,哪個女人不想在自己喜歡的男人面前展現最好看的一面。

等哪天,她在你面前不顧形象,邋里邋遢時,就說明人心里沒你了。

不對比不知道,一對比,他胸口處的怒火又灼燒了幾分。

他牽起唇角,冷笑著說出殘酷的話,“你覺得還能有誰知道你的行蹤?是你心心念念的顧醫生,出賣了你。”

豈料他的話才說出,商滿月就斬釘截鐵地回:“不可能!”

霍璟博俊美的臉龐徹底地沉了下來,他頗有些咬牙切齒,“你就這么相信他?”

商滿月還是半點不猶豫,“我相信!”

顧醫生若是會出賣她,從一開始就沒必要攤這個渾水,當初她生產時都能將她和孩子的命交到顧醫生的手里,他都能護得好好的,她堅信他的人品和人格!

生死之交,不是隨便一兩句就能挑唆的。

既然來的人是霍璟博,那顧醫生大概率是出什么事了,就像當時他處理陳阿姨和楊助理那樣,干脆利索地很。

她不免擔心。

商滿月下意識地朝他走近一步,唇瓣緊緊繃著,“霍璟博,你把顧醫生怎么樣了?你別亂來……”

“閉嘴!”

霍璟博猛地怒斥一聲,他大步走至她的面前,大掌鉗住了她的小臉,他的嗓音像是蒙上了一層陰郁。

“商滿月,不要再從你的嘴里提到他的名字!”

商滿月被迫仰著頭看他,他在生氣,很生氣,額角的青筋不住地跳動著,看著她的眼神夾雜著冰渣子,仿佛要將她刺穿。

要說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就算她表面上在努力維持著冷靜,微微顫抖的身體也出賣了她的真實情緒。

她不知道他把顧醫生怎么樣了。

也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多少,除了她的行蹤,是否還知道……允琛的事!

這才是她最恐懼的事情。

但她不可能不打自招去問他,所以她迫切地想要重新聯系上顧醫生,弄清楚情況。

商滿月懶得再與他口舌之爭,情急之下,她微一張口,用力地咬住他的虎口。

男人吃痛,手下意識地松了松。

她趁機一把用力地推開他,抬腳要往外跑。

然而她還是低估了霍璟博的反應能力,不過才邁出一步,她就被男人伸出的手臂貼著小腹攔腰抱起,下一刻,天旋地轉間,人就被甩到了床上。

霍璟博將她掙扎的雙手分別摁在臉頰兩側,牢牢都將她釘在身下,他氣極反笑。

“商滿月,你想知道顧羨之的情況,我可以告訴你,他沒事,只不過是在飛機起飛之前,被他家老爺子派人抓了回去而已。”

“顧羨之能為了你豁出去得罪我,但顧氏家族就未必了,而他和我不一樣,霍家我做主,顧家卻不是他,他所用的資源也都是顧家的,他守口如瓶,自然有顧家的其他人,會將你的行蹤送到我的面前!”

他是憤怒商滿月竟敢出逃,但他從來不是莽夫,什么沖冠一怒為紅顏,那都是蠢貨。

在這個節骨眼上,他之所以宣布要全面狙擊顧氏集團,一是為了逼顧氏家族有人站出來壓制顧羨之,二是敲山打虎。

叔伯們最近拉攏顧氏一些旁支勢力想要壯大自己,顧氏主家豈會坐視不管。

旁支一旦起來,威脅的就是主家。

顧老爺子是老了,但又不蠢,當年和霍老爺子一起打天下的時候,這群小輩還在玩泥沙呢。

這幾年他只是懶得管這些小打小鬧的,不代表什么都不知道。

最主要的是,上流圈子都挺要面子的,商滿月若是單身也就罷了,現在人家是人妻,他兒子明著搶人家的老婆,整個男小三出來,一向引起為傲的兒子做出這種離經叛道的事,差點沒把他氣得吐血。

于是,老爺子發話,愿意配合他。

商滿月聽得一時有些恍惚。

顧醫生為了幫她,真的付出了很多了……

好在他只是被自己家人帶走了,最多也就是關起來教育,不至于出什么問題。

而從霍璟博的字里行間里,他應該是并不知道允琛的事,甚至連她現在是假懷孕的事,也還不知道。

這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她止不住地,輕輕舒了一口氣。

“聽到你的顧醫生沒事,你就這么開心?”

霍璟博手指又扣住了她的下頜,陰陽怪氣,怒意沖沖地質問。

商滿月知道這個顛公又誤會了,可為了保護兒子,他愛誤會就誤會個夠吧。

她還氣死人不償命地沖著他笑,“既然你非要問,那我回答你,是挺開心的,簡直開心死了,滿意嗎?”

“商!滿!月!”

商滿月懸著的心放下,也沒那么怕他了,“霍璟博,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問題是你問的吧,我回答了你又不爽,那你問個屁啊!”

“你要想聽什么好聽的話,可以,放開我,你滾蛋,以后我照三餐定時定點給你上香!保證每句話都情緒飽滿,非常好聽!”

看,她一不在他面前裝了,就又恢復這牙尖嘴利的模樣。

不對,這個才是她一直以來最真實的樣子!

之前在他面前所有的偽裝,溫順,乖巧,都是對付他的手段。

他的眸底翻滾著波濤駭浪,渾身戾氣橫生,他想讓她把這些話都收回去,既然選擇欺騙,她倒不如騙他一輩子。

若能騙一輩子,也未嘗不可,算是另一種白頭偕老了。

然下一秒,男人閉了閉眼,硬生生地克制住他的火氣,黑眸直勾勾地盯著商滿月,嗓音沙啞至極。

他克制壓抑地說:“商滿月,你吻我,我就原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