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30章 他妒忌得發狂!

第230章 他妒忌得發狂!

他在給她機會。

他在給她遞臺階。

可惜商滿月并不愿意,也不會領他這個情,她的心在他一次一次地傷害下早就碾碎成泥了,如今又拿什么來拼湊?

霍璟博氣得要發瘋。

商滿月想哄他,自也是有諸多手段的,她明明也很清楚,他就吃她那一套的。

結果連動動嘴皮子都不樂意嗎?

她現在就這么喜歡顧羨之?

“商滿月,我說了,我要你吻我!”

他的手捏得她的下巴生疼,感覺骨頭都要被捏碎了,商滿月不適皺眉,“霍璟博,放開……唔……放開我……唔……”

霍璟博用力地堵住她的唇,再也不讓她說出一個字。

他的吻極是兇狠霸道,重重啃噬著,不允許她的拒絕和反抗,纏著她,逼著她做出回應,仿佛要以此來證明著什么。

至于是什么,他心里一團亂,自己也弄不清楚。

只知道,她逃掉的這七天,她的身影每天都在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他每天都在想著她。

一開始,他想的是,等抓到她了,一定要她好看,讓她知道背叛的后果。

緊接著,他又覺得她太可恨了,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戲耍忤逆他,他也是一直慣著她,才讓她以為他真的不會對她怎么樣。

直至來之前,他都在想著,該怎么給她教訓,以后才會乖乖的不會再犯。

但這一刻,那些念頭全部消散了,他甚至覺著,還是只要她肯服軟,他就可以原諒。

他從未如此低聲下氣過。

她卻視而不見!

霍璟博看著她精致的妝容,看著那身漂亮的裙子,她今天涂的口紅色號還是她最喜歡的DR999,那時她天天在他耳邊念叨的。

她是他的太太,她的容色該是他獨占的,現在卻要為他人展示,他不允許,他妒忌得發狂。

他幾乎是以蠻力,強行褪下她的裙子,力氣太大,勒得商滿月的胳膊都疼了,裙子很快被扯壞丟到了地上。

她的肌膚驟然觸碰到空氣,也不知道是冷的,還是氣的,顫抖得厲害。

“霍璟博,你就是個瘋子!”

商滿月紅著眼眶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明明心里對她不屑一顧,可就是不肯放過她,她已經什么都舍棄了,什么都不要了,像個失敗者一樣遠走他鄉了,他為什么還要窮追不舍!

她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打得她的手都疼了。

霍璟博的臉頰重重地側到了一邊,耳朵甚至有一絲絲的轟鳴。

盡管她平時也沒少抓他打他,他習慣之后就當是情趣了,反正她那點力氣,不痛不癢,他總能在別處找回來。

可是,那都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不涉及到外人,她現在這樣劇烈反抗他,卻是因為別的男人!

霍璟博輕輕地笑了。

他緩緩回過頭,幽幽的眸子就這么死死盯著她。

“霍太太。”

一個字一個字,清晰無比地吐出,“好好看清楚,你的老公到底是誰!”

咔嚓一聲,他直接解開了皮帶,下一刻,抽出的皮帶纏上了她細嫩的手腕,扣死了。

商滿月眼神驚懼。

“霍璟博,你……滾,渾蛋……”

她想罵人,想掙扎,可這一刻才知道,以前霍璟博大概率真的是在逗著她玩的,男人真正憤怒失控時,她根本一點兒都動彈不得。

如同棧板上的魚,任由宰割。

無論怎么翻騰,都不能掙脫。

漸漸地,她的嗓音沙啞,罵聲也被撞得支離破碎,眼淚不住地從眼角溢出,沾濕了枕巾。

……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的天徹底暗了下來,房間里的啜泣聲,喘息聲,也才慢慢地停了下來。

霍璟博發泄完那股邪火,他并未起身,而是躺到了商滿月的身側,從后將她緊緊地抱在身前。

她嬌小柔軟的身軀貼在他的心口處,那一處終于被充盈,而不似那七天那樣,空蕩蕩地可怕。

房間里也很暗,但他并未起來開燈。

霍璟博輕輕地吻了吻她的后頸,興許是黑暗讓人有了傾訴的欲一望,又興許,他就是想和她好好說說話。

“允琛有問題,你為什么不和我說?”

男人暗啞的嗓音冷不丁地響起,商滿月緊閉著的雙眸,到底還是因為允琛兩個字而觸動。

她沉默了良久,才譏諷道:“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霍璟博敏銳地意識到了什么,眉頭深深地蹙起。

“你什么意思?”

商滿月情緒還是沒有太大起伏,“事到如今,什么意思重要嗎?允琛也已經沒了!”

最后幾個字,她重點強調。

她就是要不斷灌輸他,允琛已經沒了的信息,這樣他才不會有任何起疑。

允琛是她的支撐,誰一定要把他藏得死死的,不會讓任何人來搶走他!

“重要!”

霍璟博抬起手,啪地一聲拍亮了床頭燈,他掐著她的腰,不由分說地將她整個人翻轉了過來,他的黑眸深深凝視著她,像是要看進她的內心深處。

“把話說清楚!”

看著他一臉無辜的逼問模樣,商滿月終究是心緒難平。

想起她和允琛無端遭受的那些苦,若不是上天憐憫,不是她和允琛命大,早雙雙上天堂了。

商滿月冷冷開口,“那個藥丸,你明知道它前期可以保胎,后期卻是個墮一胎的要命藥,你卻還是讓我吃,讓我當神丹妙藥一樣地吃!”

“胡說八道,我不知道那個藥會傷了孩子傷了你,我既然答應留下允琛,就不可能再傷害他,我何必多此一舉!”

說著,霍璟博也不禁動怒了,甚至怨氣橫生,“商滿月,是不是在你眼里,什么壞事都是我做的,只有你的顧醫生才是好人,你問都不問一聲,你這樣對我公平嗎?”

問?

這個字眼,聽得商滿月只想笑。

她也著實是笑出了聲,“我當時也不相信是你做的,我急切地想要知道你不會這樣做,你不會對我們母子這樣殘忍,可事實是,你連問的機會都不給我,那時的你,眼里只有江心柔!”

“然后我想通了,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已經不重要了,你對我的傷害,多一件少一件,沒區別的!”

霍璟博眸底微微浮上的一縷光,又被她的這番話,迅速擊碎。

他聽出了她的心灰意冷。

而不是像之前,她誤以為他把她送到別的男人床上那樣,他解釋了,她就原諒了。

現在的她,根本不是原諒的問題,而是……她明擺著就是不想要他了!

他張了張口,一時間竟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商滿月也不再說話,安靜地看著他。

她想,但凡狗男人還有點心,就該知道,他們之間真的無法再走下去了。

他該放手了!

然而不過片刻,他的視線往下,落到了她的小腹上,眸底又重新升騰起光芒,大掌就這樣覆上她的小腹。

“商滿月,我們之間還有一個允詩呢,她選擇來這個時候來,就證明,我和你散不了!”

他含著她的耳朵,溫柔吮一吸。

商滿月被激得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

他的話語,如魔鬼的呼喚。

“你好好休息吧,等你睡醒,我們不回國了,明天直接坐專機去無人小島,我已經替你挑好了,你會喜歡的。”

所以……

他竟還是要喪心病狂地,把她徹底囚禁起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