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32章 你是在等著我伺候嗎?

第232章 你是在等著我伺候嗎?

日上三竿,商滿月才悠悠轉醒。

狗男人折騰得她腰酸腿軟的,她沒能立即起身,仍舊直挺挺躺著緩解。

身側沒有人,她轉動著僵硬的眼珠子環視房間。

沙發那邊,披著浴袍的男人懶洋洋地靠坐在沙發上,前面的茶幾上放著那件淺灰色的小毛衣,而他支著下巴,視線凝在毛衣上,若有所思的模樣。

商滿月悚然一驚,黑色的瞳孔急速地收縮,所有的困頓疲乏瞬間消失得一干二凈。

昨天他來得出乎意料,之后又爆發了矛盾,她根本沒來得及收拾起來,沒想到還是被他看見了。

霍璟博這個狗東西,極其敏銳,萬一真的懷疑什么……

似是察覺到了她的視線,霍璟博側目看過去,恰好對上她驚疑不定的眸子。

“醒了?”

男人語氣淡淡,聽不出什么情緒,“去洗漱,然后過來吃飯。”

商滿月總歸心虛,不敢多與他對視,她垂下眼簾,暗暗吸了幾口氣,擁著被子起身,穿上一旁備著的睡袍,走入浴室。

她捧著冷水洗了一把臉,讓自己徹底清醒后,壓下心亂如麻的情緒,慢悠悠地出去。

服務員已經送了午餐過來,滿滿的一桌子中餐,色香味俱全,還全都是商滿月愛吃的那些菜。

商滿月看著,目光微頓。

“你出來這么多天了,就你這種小饞貓,估計也吃不慣外國的菜,所以我讓宋秘書特意找了中餐廚師來做,吃吃看。”

霍璟博難得與她解釋了一番。

言語間,多少有點兒寵溺的味道。

一邊說著,一邊紳士地替她拉開椅子。

商滿月扯了一下唇角,臉上卻沒有半分笑意。

自以為是的貼心,已經太遲了。

現在的商滿月,需要的不是這些東西了!

霍璟博沒能在她臉上尋到半點的感動或者喜悅之色,心里已有幾分火氣。

想想她昨天以為要見到的人是顧羨之時,笑得那叫一個燦爛。

而又在見到他時,宛若見到了鬼!

越想越不爽,但他只是俊臉稍沉,并未發火,他把人拉過來,摁坐在椅子上,自己則坐到了她的對面。

“吃吧,你不吃,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總不能餓著孩子了,不是?”

商滿月其實沒什么胃口,但比起和狗男人大眼瞪小眼,她還不如埋頭干飯。

而且……吃飯也是一種很好的掩飾,掩飾住她的心慌。

不知道是菜式不合霍璟博的胃口,還是其他什么,他僅吃了幾筷子就擱下了,倒了杯紅酒,優雅獨酌著。

雖然沒有看他,商滿月卻還是能感覺到他的視線一直在她身上掃視,像是在探究著什么。

待她吃完,男人才輕啟薄唇,“商滿月,我們聊聊。”

商滿月拿著紙巾擦拭唇角的動作微地一頓,幾秒后才若無其事地抬起頭。

“除了商議離婚,我和你沒什么好聊的。”

她丟下紙巾,起身欲走。

霍璟博并不給她逃避的機會,他的黑眸直勾勾地盯著她,直截了當地問:“你為什么織小孩子的毛衣?還是男款。”

商滿月輕輕地吞了口唾沫,吐出幾個字:“無聊,打發時間。”

這個回答,男人好似并不意外。

他的手輕輕地搖晃了下高腳杯,爾后抿了口,醇香的紅酒入口甘甜,回味無窮。

他細細品嘗一番,才輕哂道:“霍太太,你還有什么瞞著我的,現在一并說了,我便既往不咎,無論你做了什么!”

頓了下,他的眸色轉冷,“可若是你不誠實,等我自己查出來,你就不能怪我不念夫妻之情了。”

霍璟博的聲音很好聽,是那種足以撩人心魄的低音炮,威脅人的話說出來,仿佛情人間的情話般。

商滿月的背脊爬滿了涼意,垂在身體兩側的手無意識地攥緊了浴袍,抓得皺巴巴的。

男人的壓迫感太強,她的心不受控制地七上八下的。

她不自覺地動了動唇瓣,差點沒繃住。

好在母愛戰勝了恐懼,最后一刻時,嘴邊的話變成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霍璟博沉默地打量著她。

他的目光犀利無比,仿佛能夠穿透人心。

商滿月強撐鎮定,就這樣站在原地任由他探究,允琛是她一個人的孩子,她拼盡了全力才生下來的孩子,她不可能交給他的。

“行。”

霍璟博到底沒能看出什么,他驀地冷笑一聲,“你最好是沒有!”

這時,房間的門被敲響,宋秘書在外喊道:“霍總,直升機已經準備好了。”

男人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隨后,他吩咐商滿月,“去換衣服,我們要出發了。”

商滿月一時沒動。

霍璟博也不惱,唇角邪氣勾起,“霍太太,你是在等著我伺候嗎?”

“也不是不行,我很樂意。”

商滿月扭頭就走,抓起自己的衣服大步走入浴室,砰地一聲關上門。

見她那矯情勁,霍璟博笑意更深,他也站起身,脫掉浴袍,拾起沙發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套上。

出了房間,霍璟博直接摟著商滿月乘坐電梯到了酒店頂樓。

這個酒店是D國最好的酒店,自帶飛機坪。

他們上來的時候,直升機已經就緒,宋秘書和一行保鏢站在一旁候著。

宋秘書與商滿月問候時,眼神閃過一絲憐憫,但也僅限于此了。

連顧醫生都敗下陣來,其他人又能如何呢。

商滿月幾乎沒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就被霍璟博抱上了飛機,緊接著他也坐了上來,他替她系上安全感時,商滿月只感覺她在被他上鐐銬。

艙門緩緩關閉,她一點一點地咬住下唇。

就在起飛的前一刻,宋秘書忽然間瘋狂地朝著他們招手,嘴里不住地說著什么,像是有什么急事。

霍璟博瞥了一眼,眉心蹙了起來,他唇瓣微動,想要吩咐飛機員起飛。

宋秘書又往前走了幾步,更加用力地揮手了。

商滿月搶先一步開口,“我看宋秘書……很著急的樣子,霍璟博,萬一……真的有什么急事呢?”

男人的黑眸猛地睨向她。

他豈能看不出她心里的小九九呢?

以為拖延一下,就能有轉機?

今天無論是誰,也救不了她了!

霍璟博內心嗤笑,似是存心想要捻碎她那些可笑的心思,他吩咐人打開機艙門,讓宋秘書過來。

“什么事?你最好有足夠充分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