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34章 逼他表態,只能要一個!

第234章 逼他表態,只能要一個!

從明面上來看,這次逃離確實是她和顧羨之合謀的,但她是為了兒子!

她總不能任由兒子一直是旁人照顧,也無法長久忍受骨肉分離之苦,再加上她假懷孕的這個雷。

然而這些理由都是她無法說出口的。

商滿月的手死死地絞到了一起,臉色微微發白。

唇瓣張張合合的,始終說不出一句話。

這個模樣,難免看起來像是默認了。

霍璟博眸色越發地冷,得多愛啊,連扯句謊話敷衍都不樂意,平日里那張小嘴不是挺能叭叭的嗎?

他又怒又妒,渾身盛滿危險的氣息,說話的語氣就不那么好了,“爺爺,您也看到了,我可沒冤枉她。”

霍老爺子確實也有些意外,渾濁的眸子仔細打量著因為羞愧而垂著腦袋的商滿月,沉吟了下,又扭頭去噴霍璟博。

“你給我閉嘴,那也是你有錯在先,以前滿月丫頭一心一意對你,哪怕是塊石頭,都可以被融化了,你呢?對她視而不見,不屑一顧,還三心二意,傷了滿月的心,否則她又怎么會這樣!”

一番話下來,霍璟博俊美的臉龐黑如鍋底。

商滿月則是驚詫地望向老爺子。

她萬萬沒想到,與她多年同床共枕的丈夫不曾信任過她半分,爺爺卻在她無法替自己辯解時,仍舊堅信她不是這樣的人。

她的眸底微微浮起一抹水光。

霍璟博從地上站了起來,近似難以置信地俯視著老爺子,一字一字咬著牙問:“爺爺,到底誰才是您的親孫子?”

霍老爺子又是一拐杖過去,“讓你起來了嗎?我告訴你,你要不是我親孫子,非打斷你的腿不可!”

欺負自己的太太,他還有理了?

簡直丟盡老霍家的臉!

他重重地舒了口氣,無奈地看著眼前小兩口,才這么一會兒,他的精力就要消耗完了。

自己的身體自己知曉,他沒有幾天時間了。

只是怎么也沒有料到,兩腳一蹬之前,不能看到兩個孩子和和美美的。

感覺死了都不能瞑目!

管家見狀,忙上前喂他喝水,幫著他順氣。

“算了,我也懶得再說你了。”

霍老爺子拂開管家,再次看向霍璟博,聲音沉了下去,“每次說起那個狐貍精,你就不高興,我現在就問你一句,如果你不想我再插手你的婚姻事,你就給我表個態。”

他的視線掃過商滿月,“滿月和那個江心柔,你只能要一個!”

霍璟博面色冷沉,薄唇緊抿。

等了一會,聽不見任何回答,也沒有半點表態。

態度很明顯了。

他都要!

霍老爺子原本都緩下來的情緒,瞬間又被拉了起來。

他是真的氣到了。

他實在想不通那個江心柔有什么好的,值得優秀如霍璟博能一直抓著不肯放手。

而商滿月已經無悲無喜,甚至唇角還牽起一絲嘲諷的弧度。

霍老爺子怒斥:“混賬東西,你,你……行,既然你選不了,那我就讓滿月來選,你別后悔!”

霍璟博敏銳地抓到他話里的字眼,薄唇掀起,反問:“爺爺,您這話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商滿月來選?

“你出去,我要單獨和滿月聊聊!”霍老爺子卻直接下逐客令。

男人蹙眉,不動。

霍老爺子橫眉豎立,“滾出去!”

管家忙勸道:“小少爺,您先出去吧,別再惹老爺子生氣了……”

僵持十幾秒,霍璟博幽沉的眸子瞥向商滿月,那一眼頗有深意,似警告似威脅,這才轉身,大步走出病房。

暮色已至。

霍璟博站在走廊上,凝望著外面的夜色,眉宇間的陰郁越發沉重。

怎么也無法消散。

他摸出煙盒,取出一根煙,放到嘴里,咔地一聲點燃。

狠狠地抽了口,尼古丁的味道緩緩浸入身體里,試圖撫平他的躁意。

病房內。

霍老爺子喚了商滿月過來他身邊,隨后抬眼示意管家,管家取來一份合同,交到了她的手里。

商滿月困惑地翻閱了一下,烏黑的眸子驀地瞪大瞪圓。

“爺爺,這……”她開口的嗓音止不住地震驚,“這太貴重了,我,我不能要!”

這份合同,幾乎是老爺子所有的身家了。

除了不動產,現金,股票,各種投資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在霍氏集團持有的股權,將由她來代持。

她想將合同推回去,老爺子卻摁住她的手。

“這些本來就是為了你和允琛準備的,可惜允琛他……所以我只能改成讓你代持,否則你一個人,沒有老公護著,是留不下這筆巨額財產的,還會給你招來殺身之禍。”

“所以,就讓這筆財產發揮一下它的作用,爺爺我啊,不服老不行咯,說兩句話就得喘,指定是治不住那混小子了,我怕以后也護不住你了。”

他輕輕摸著商滿月的腦袋,滿眼慈愛。

“雖然我是希望你能和璟博好好的,起碼在我走了之后,他身邊能有人陪著,真心待他的,不然一個人也太孤單了,可他這混賬樣,我也沒辦法昧著良心再替他挽留。”

“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你來決定你和璟博之間,到底是繼續還是就此結束,這份合同你處理得當,你能得到你想要的結果,這是爺爺,最后能為你做的事了。”

商滿月已淚流滿臉。

她很清楚,這份合同的重量。

這段時間霍璟博和叔伯們斗成這樣,所爭的,無非就是這個。

老爺子等于把她直接推到了他的位置上,擁有了在霍氏集團的話語權!

他在愛著自己孫子霍璟博的同時,也并未薄待她,也是真的將她視為親孫女了。

想起允琛,霍老爺子又忍不住哭,“就是我挺遺憾的,我的第一個曾孫子,都沒能見上一面。”

“沒能保護好他,等到了天上,他會不會不愿意見我,會不會怪我。”

商滿月不忍再看到老爺子帶著遺憾和內疚度日,真心理應換來真心的。

她沙啞著嗓音回:“爺爺,您放心,他不會的。”

言罷,她的手攥了一下,很快松開,爾后從她拎著的包包的夾層里,小心翼翼地取出那張滿月照。

執起了老人的手,放到了他的手心里。

霍老爺子看了又看,狠狠怔住,“這……這是……”

“這是禮物。”

商滿月吸了吸鼻子,“希望爺爺為我保密。”

霍老爺子無比珍惜地摩挲著那張照片,連連說道:“好,好,好……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禮物了。”

商滿月抹掉眼淚,緩和了心緒,才推門走出。

男人站在前方不遠處,高大的背影蕭瑟寂寥,單手插兜,另一手自然垂下,長指間夾著煙。

想起老爺子殷殷期盼的眼神,她的心多少有些被觸動。

下意識地抬腳,朝著男人走去。

手機鈴聲驟然響起,霍璟博掃了眼屏幕,不假思索地接起。

嗓音低沉柔和,“心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