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40章 霍總,是生性不愛笑嗎?

第240章 霍總,是生性不愛笑嗎?

黃昏下,石律師從手機那邊傳過來的聲音也略顯得縹緲。

他說:“霍太太全部接受了這些苛刻的條件,也沒有提出什么異議,她的訴求只有盡快領到離婚證就行,所以這邊已經辦理了登記,等一個月冷靜期之后,就能拿到離婚證。”

霍璟博薄唇緊緊繃成了一條冷硬的線,“你……”

石律師極其敏銳,察覺到他的不滿,忙道:“霍總,我哪里做的不對嗎?”

與他合作這么久,霍璟博第一次覺得他辦事效率的快狠準非常地讓人不爽。

“沒什么,你做的很好。”

幾乎是從牙縫里蹦出這幾個字,他直接掐斷電話,眸底燃燒著熊熊烈焰。

這邊的石律師一頭霧水,他本來以為這次的離婚協議很難談,要拉扯個幾百回的,畢竟自家大boss說的那些條件很難讓人接受,而這位霍太太也是個小暴脾氣,上回沒談妥直接一杯水潑霍總臉上了。

結果出乎意料的完成了。

他還有些小得意想和大boss邀功來著,可他似乎……并不高興。

哎。

這兩口子,真難猜。

霍璟博越想越氣,手機砰地一聲砸到了地上,他用力地扯了扯領帶,大口呼吸順著氣。

商滿月,你真是好樣的!

離就離!

誰離了誰還不行?

商滿月回到別墅時,外面的那些保鏢全部撤走了,宅子再次冷清了下來。

在玄關處換鞋時,陳阿姨走過來,替她接過手里的包包和外套,瞅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樣。

她換了鞋,走進來,到廚房倒了杯溫開水,一邊喝著,一邊溫聲開口,“陳阿姨,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陳阿姨是個直腸子,確實憋不住話的,當即就說了:“太太,您和先生真的要離婚了嗎?”

太太回來之前,阿彪接到先生電話,讓他撤走,她恰好在旁邊聽見先生在那邊冷冰冰地說,霍家的保鏢只保護霍家的當家女主人,商滿月已經沒有那個資格享受。

這不就是撇清關系的意思了么。

商滿月一口一口地將水喝完,解了渴,才淡淡應聲,“是啊。”

原來是真的。

陳阿姨止不住地嘆氣,她心情是比較復雜的,先生混賬,她替太太生氣,可親眼看著他們真的走散,也是有些唏噓。

停頓了下,商滿月接著說,“你若是也想走,我……”

她本來想說,可以和爺爺說一聲,讓她調回老宅的,她的資歷回去也是個妥妥的小管家。

陳阿姨卻搖頭,“太太您說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想走,我還擔心您不要我,趕我走呢,你現在一個人,還懷著孩子,我怎么能丟下你呢。”

“而且之前就說好了,您要是真的和先生分開,您就把我帶走吧,我照顧您,再給你帶娃,我帶娃經驗豐富得很,外面找的可未必有我好。”

商滿月眼眸微微濕潤。

看啊,人非草木,感情還是可以處出來的。

只有霍璟博,這種沒有心的男人,才永遠望不見盡頭。

她輕輕地抱了抱陳阿姨,感受著她如母親般的懷抱:“好,那你就留下來陪著我吧。”

即便沒有允詩,她還有允琛,她是個新手媽媽,沒任何經驗,確實也需要一個有經驗的阿姨從旁輔助,與其去找外人,還不如知根知底的陳阿姨。

以她們的革命友誼來說,她也信任陳阿姨不會出賣她。

等拿到了離婚證,她就將陳阿姨一并帶走,以后就是她的專屬阿姨了,自然,她也不會虧待了她。

次日,宋秘書來了一趟。

她來和商滿月談股權交接的事宜,還讓人收拾了霍璟博的衣物用品,好幾個大箱子,全部裝車帶走了。

商滿月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毫不在意。

走之前,宋秘書還隱晦地提醒了一句,“我看霍總那個意思……就是氣頭上,太太您要是后悔了,隨時可……”

“宋秘書。”商滿月直接打斷她,“慢走。”

宋秘書了然,她閉上嘴,上車離開。

之后半個月的時間,霍璟博一直活躍在各大媒體的版面上,還有某短視頻,某書的主頁上。

皆因他以雷霆手段,徹底拔除了以二叔為首的勢力,逼得他們全部以低于市場價的價格屈辱地賣出了霍氏集團的股份,還趕出了公司。

網友們都被他的手段和魄力震驚,紛紛吃瓜,稱此事為:終于在現實中看到了霸總電視劇里的高級商戰,刺激,精彩,好看,愛看!

當然,比商戰更讓吃瓜群眾討論的,是據不知名網友爆料,霍氏總裁穩定局勢后,第一時間和原配太太登記離婚了,目前已經搬出兩人婚房,還毫不避諱地搬進了緋聞女友江心柔的公寓,共筑愛巢。

江心柔癡守著多年,終于要和霍璟博修成正果,那些上流圈子的太太們最近都在頻繁向她示好,各種晚宴活動都以邀請到她為榮,一時風頭無兩。

而商滿月已無人問津,畢竟這個圈子,妻憑夫貴,就是這樣的現實。

網友們辣評:果然上岸第一劍,先斬意中人。

當然,也有不少迷妹出來反駁,霍太太是被迫娶的,霸占了屬于江心柔的位置這么多年,霍璟博全面接管霍氏集團和家族勢力,再也不受任何束縛的情況下,當然要補償心上人。

若是之前,這樣拋棄原配是要被唾罵的,可是自古以來,史書都是勝利者書寫的。

如今的霍璟博,翻手為云覆手為雨,那些微不足道的罵聲,無法再影響他分毫。

陳阿姨就是罵得最恨的一個。

雖然先生和太太是要離婚了,可是先生也太涼薄了,無縫銜接,毫不顧忌,這讓太太臉面何存,以后還怎么在港城生活?

特別是想起江心柔那得意洋洋的狐貍精樣,她就更來氣了。

她在瘋狂地辱罵時,商滿月就坐在她旁邊歲月安好地織小圍巾。

霍璟博的這些破事,她都已經過敏了,她現在就數著時間過,還剩下半個月,拿到離婚證,她立馬飛D國見兒子去。

沉浸在即將和兒子的團聚里,哪有空去生這種無聊的氣。

晚上,霍氏集團舉行了慶功宴。

霍璟博攜帶著女伴宋秘書,與眾人觥籌交錯。

今夜的他,越發俊美無壽,渾身散發著成熟男人的魅力,再加上事業上的光環,迷得在場女士都移不開眼睛。

他卻視若無睹,甚至俊美的臉龐上都沒什么笑容,似乎這樣巨大的勝利,都無法牽動他的心神。

很快,他便將應酬的事兒直接交給宋秘書,去了露臺外面透氣。

陸今安端著兩杯酒,湊過去。

賤兮兮地笑:“霍總,這么高興的時刻,怎么不笑呢?是生性不愛笑嗎?”

霍璟博心情正煩躁著呢,斜了他一眼,薄唇輕掀,“滾。”

“別呀,我是來關心你的。”陸今安無視他的冷臉,開始八卦,“你真的要離婚啊?”

“你有意見?”

“沒意見,就是沒想到你會突然間當人了。”

霍璟博閉了閉眼,壓抑火氣,省得他見不到明兒的太陽。

陸今安喝了口酒,繼續扎心,“挺好的真的,嫂子……哦不對,商滿月這幾年也不容易,現在離了,收拾收拾心情,再找下一個也不耽誤。”

“陸今安!”霍璟博氣笑了,“我離婚你怎么這么高興呢?商滿月也給你灌迷魂藥了?還是你向著顧羨之?”

陸今安當即舉手發誓,“天地良心啊,我是站在你這邊的,所以才不想見你走上歧途,看看你之前做的都是什么破事兒,難怪老爺子要抽你!”

霍璟博這些天一直在等著商滿月后悔,撤回離婚申請,她那么關注每天新聞的人不可能看不見他的消息,她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為了一個顧羨之,她在意的臉面,尊嚴,錢財,什么都可以舍棄。

他被她氣得,哪怕得到了這樣巨大的勝利,竟也覺得索然無味。

甚至暴躁得很。

他不想再聽陸今安哪壺不開提哪壺,想讓他閉嘴消失。

偏偏又有個不長眼的合作伙伴上來就問:“霍總,今天怎么沒看見霍太太呢?”

陸今安嘴快快,“問什么問,他都快沒老婆了。”

合作伙伴尷尬一笑,連忙走了。

霍璟博怒極反笑,一字一頓:“你找死!”

陸今安退后兩步以保安全,還是說:“璟博,做兄弟的只是想給你一句忠告,女孩子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生物,是需要被疼愛的,你要真喜歡人了,就好好把人追回來,別繼續作死!!”

喜歡?

他霍璟博憑什么喜歡一個心不在他身上的女人?

他只是無法忍受她的不知好歹和背叛罷了。

從未有人能這樣對他!

深夜,宴會散去。

宋秘書扶著喝多了的霍璟博上了后車座,她陪著也喝得暈乎乎的,所以囑咐司機將他送回去,自己就不陪同了。

司機恭恭敬敬地詢問,“霍總,回哪兒?”

霍璟博閉著眼睛靠著椅背,下意識呢喃,“回家。”

司機是新上任的,交接的時候聽宋秘書提了一嘴,霍總和太太已經分居,那他嘴里的回家自然不會是滿月灣。

又想起他和江心柔沸沸揚揚的桃一色緋聞,那應該指的就是市中心的公寓了。

想清楚后,啟動車子,匯入車流。

抵達樓下,他還貼心地扶著霍璟博上樓,送到了公寓門口。

江心柔推著輪椅打開了門,見到醉醺醺的俊美男人,眸底滿是喜悅的光芒。

“快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