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42章 你和我試試,哪怕就一次

第242章 你和我試試,哪怕就一次

手腕驟然一緊,力道之大,骨頭好似都要被捏碎了。

江心柔被抓疼了,止不住地尖叫出聲。

“璟博,松,松手!疼……”

下一刻,霍璟博用力將她甩開,緩緩掀起眼皮,眸底仍舊一片醉意,卻能十分篤定地說,“你不是商滿月!”

江心柔差點摔到地上,面色不甘,而且覺得屈辱極了,她都能丟下臉面去偽裝商滿月那個賤人了,他怎么還是不肯給她半分溫柔?

她咬著牙,按捺下內心翻滾著的怒火,再次強行擠出一抹笑意,“璟博,我就是商滿月啊,我是你太太,你醉了,才會看錯……”

這一次,她不想再給男人辨認的機會,直接就往霍璟博身上撲,雙手摟住他的脖子,胡亂地去親他。

反正男人就是這么一回事,只要有反應了,這事兒也就成了。

只要霍璟博和她睡了,她便能光明正大地要他負責到底,他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可惜她還是沒能得逞。

即便是醉了的霍璟博,單手抓住她一邊肩膀就能將人拎開,這回更不留情,直接將她丟到了地上。

傷腿磕到了地面,疼得她抱著腿哀嚎。

這么一折騰,霍璟博的酒醒了不少,他揉著太陽穴坐了起來,似是沒想到自己怎么會在這兒,俊美的臉龐上布滿陰霾,身上的氣息也極是凌厲。

細碎的片段涌上腦海,霍璟博黑眸陰沉得可怕,“江心柔,我警告過你,別越界!”

江心柔被一而再地推開,已經受傷至極,他卻還是這樣冷硬,她委屈死了,忍不住爆發了。

她開始發瘋,“為什么我不行,我哪兒比不上商滿月了?我胸比她大,屁股比她翹,而且在床上你想怎么玩我都可以,你為什么就是不肯要我?”

“霍璟博,商滿月都已經要和你離婚了,她不守婦道,在婚內就和別的男人勾勾搭搭的,你這樣對你,你何必再想著她!”

她不顧腿疼,掙扎著爬到了床邊,仰頭看他,一副楚楚可憐,乞求男人憐愛的姿勢。

“璟博,她可以的我都可以,她不可以的我也可以,你看看我啊,你摸摸我啊!”

一邊說著,一邊用力地扯開自己上衣,露出了香肩和酥一胸。

她試圖去抓男人的手來撫摸自己,“璟博,你和我試試,哪怕一次,試試你就知道,商滿月不過如此而已……”

江心柔一直對自己都是無比自信的,這些年為了拿下霍璟博,她努力地維持著自己的身材,花了大價錢在臉上,胸上,身上做各種微調,各種醫美,就是為了永遠都能保持最好的狀態和模樣,隨時準備當霍太太。

只要霍璟博愿意給她一次,她必定會讓他念念不忘的。

霍璟彧那個廢物,也是這樣被她迷得暈頭轉向的。

霍璟博黑眸掠過她,幽沉的眸子一片黑沉,窺探不出半點情緒,爾后他抬起手,朝她而去。

江心柔的心砰砰狂跳,本來就火熱的身體,更是激動地輕顫。

今晚,她要成為他的女人了……

男人的手卻越過她的臉頰,拿起床頭柜上放著的插著花的花瓶,他面無表情地將花朵取出,直接里面的冷水,澆了江心柔一臉。

“清醒了嗎?”

冷意撲面而來,江心柔的頭發臉頰全濕了,水珠順著流下,衣服也無法幸免,整個就是落湯雞,狼狽極了。

她又怨又恨,咆哮:“為什么,為什么?”

霍璟博整了整衣襟,摸出煙盒,取出一支煙,叼在嘴上點燃。

重重吐出一口煙圈,他的聲音寡淡薄涼,“江心柔,璟彧已經去世,我從不拘著你,不讓你出去找男人,我當時給你兩個選擇,第一,你若遇見喜歡的就嫁了,我還會送你一份體面的嫁妝,包你一輩子不愁吃穿。”

“第二,你愿意給璟彧生下孩子,我會認下這個孩子,讓他成為名正言順的霍家繼承人,但不包括你,榮華富貴不會少了你的,但其他的,就別想了。”

“是你自己選擇了第二條路!”

霍璟博彈了彈煙灰,姿態迷人矜貴。

卻是江心柔觸碰不到的高山。

“是,我是選了第二條路,可是孩子沒了,你因為商滿月對我越來越冷淡,我也會寂寞,我也想要擁抱男人,我也有需求需要男人滋潤,求求你,你給我吧,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我不要名分,我也不奢望什么霍太太的位置了,你要是在意商滿月,我不會讓她知道我們之間的事,你就當幫幫我吧!”

江心柔俯伏在男人的腳邊,故意發出嬌一喘的曖昧聲音,想要勾起男人的欲,她知道女人什么姿態最是能引得男人憐惜和心動。

忍一時卑微又怎么樣,先達到目的了,再一步一步順著桿子爬。

更何況若能征服霍璟博這樣的男人,又刺激又能滿足。

霍璟博將煙頭摁滅在煙灰缸里,他靜靜地看了她數秒,薄唇掀起,“好。”

“璟博……”

驟然的欣喜砸向江心柔,她的身體都軟了。

霍璟博卻并非如她所愿,只見他拿起手機,快速撥打了一個電話。

大冤種陸今安罵罵咧咧地接聽了,“霍璟博,你他媽是狗吧,每次都挑老子風流快活的時候打電話,你是不是存心的,自己沒性一生活,就要破壞別人的?你心里是不是陰暗啊?我給你介紹個心理醫生,你趕緊去瞧瞧!”

說完就要掛電話。

“我給你地址,讓你會所那幾個頭牌男公關現在過來!”

陸今安:“?????等下,什么情況?不是要妹子,要男人???你……你你你,你莫不是被商滿月刺激到了,要轉取向吧?這別這么想不開吧,不至于不至于!”

“少廢話,立刻辦。”

言罷,徑直掛斷。

江心柔臉色煞白,“霍璟博,你……你竟這樣羞辱我?你把我當什么了?”

霍璟博站起身,俊容淡冷,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嘲弄:“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霍璟博!”她再也繃不住,發狂地砸東西!

男人看都不再看她一眼,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去。

商滿月睡著睡著,突然間整個人宛若被人拽到火爐里,熱得她難受至極。

她下意識地掙扎,手腳卻不知道被什么東西都纏住了,完全發揮不了作用。

好熱……

熱死了!

不對啊,別墅里有恒溫系統,溫度一直都是最適宜的,怎么回事?

最終實在無法忍受,商滿月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

然后,黑色的瞳孔驟然緊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