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44章 這一次,她會逃得遠遠的!

第244章 這一次,她會逃得遠遠的!

江心柔發來了好多好多照片。

全部都是她和霍璟博的……床照。

男人被她打上了朦朧的濾鏡,而她自己則非常清楚,各種姿勢,身上刺眼而曖昧的痕跡,還有她被男人狠狠疼愛時陷入情海中的爽快表情。

每一幀都在印證著,她和霍璟博之間多快樂,多契合……

緊接著,她還發來了好多癲狂的話。

“璟博真的太猛了,我都快承受不住了,幸好還有你和我一起分擔,昨晚上他弄到了大半夜還不滿足,我便讓他回去找你了,你還好吧?”

“商滿月,璟博的精力和需求向來比普通男人旺盛,我一個人應付真的太吃力了,所以我也想通了,以后啊,我們兩姐妹一起伺候璟博,我不方便時你來,你不方便就我上,就像昨晚上那樣,我上半場你下半場,誰也不耽誤誰!”

“你比我年紀小點,那我就厚著臉皮喊你一聲妹妹了,以后我們和睦相處,璟博也能省心。”

“你也可以放心,我不會再和你爭霍太太的位置,只要我能一直和璟博在一起就心滿意足了,就算以后我再有孩子,也不會和你的孩子爭家產的,你就別再和璟博鬧了,還懷著孩子呢,孕婦可不能受刺激!”

“就讓我們延續一女侍二夫的傳統吧!”

商滿月知道江心柔是故意發這些照片和話來惡心她的,可即便很清楚,她還是止不住地反胃,直沖天靈蓋,直接干嘔出來。

血液盡數沖上了臉頰,脖子上的青筋都繃緊了,惡心憤怒傷心絕望,各種情緒紛雜而上。

知道是一回事,真正看到的時候是一回事。

雖然她對霍璟博已經不抱著任何希望了,但被這樣背叛和挑釁,怒急攻心,她眼前一黑,人直接往床下栽。

幸好一旁的陳阿姨眼明手快把她抱住了,“太太,小心啊。”

她將人扶回床上躺著,讓她深呼吸,嘴里替她罵著,“太太,別看這些臟東西,污了您的眼睛,這種惡心人的小三兒,回頭就該找人套了麻袋狠狠地揍!”

江心柔那邊像是還嫌不夠一樣,還在持續地發,手機仍舊響個不停。

商滿月抖著手,用盡了最后的力氣,狠狠地將手機砸到了地上。

砰地一聲響后,手機黑了屏,終于安靜了下來。

她躺在那兒,心跳急速,身體狠顫,根本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霍璟博怎么能這么惡心!

他心屬江心柔便罷了,他想和江心柔怎么樣都行,她都要成全他,都要退出了。

離了婚,他想要怎么和江心柔鬼混,甚至其他女人怎么玩都可以!

偏偏他就是不肯放過她,就是要糾纏她惡心她!

上半夜和江心柔纏綿恩愛,意猶未盡,下半夜竟還有臉來找她?

若這就是她愛錯一個人的代價,這種代價也太誅心了。

禽獸。

畜生。

豬狗不如!

這些詞匯都不足以形容霍璟博半分!

陳阿姨見她情緒波動得太厲害,著急得不行,怕她一個激動又會導致流產……

她連忙倒了杯溫水,扶起她,小心翼翼地喂她喝。

“太太,深呼吸,再生氣也要保重身體啊,我們得想著孩子啊……”

孩子。

許是這兩個字觸動到了她。

商滿月臉色煞白,毫無血色,她閉著眼深呼吸了好半天,才強行定下了心神。

她不能出問題,她的允琛還在等她。

她的手攥緊,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手心里,她在想,早上那會兒,她不應該是只抽他兩耳光,而是該直接踹廢他的東西!

見商滿月緩過來了,陳阿姨這才松了口氣,她一個旁觀者見到這樣的臟東西都氣得不行,更遑論太太這個局中人。

“太太,外面那個惡心的狐貍精就是故意的,她上次沒能弄掉您的孩子,又卷土重來,這個憋屈氣咱不能忍,現在就下去和先生說清楚,讓他管好他的三兒!他要是再放任,就請老爺子出面!”

“一個小三做到她這樣無恥沒下限的,也是頭一份了,等一下我就去打印她的照片,把她的這些破照片全部印上,上街派發去,看看是誰丟人!”

她越說越激動,擼起袖子就要去干。

“陳阿姨,算了。”

商滿月靠坐在床上,嗓音嘶啞清冷。

“太太,這怎么可能算了……”陳阿姨不解。

上回太太就能借力打力,這回要輕飄飄地過去了?

商滿月不計較,自然不是因為怕了。

而是她原定的計劃,要提前了,所以她暫時不想節外生枝了。

原本她打算拿了離婚證就找機會遁走的,可今天早上見到霍璟博那么堂而皇之地躺在她身邊時,她就在猶豫了。

而江心柔發來的這些齷齪東西,徹底堅定了她的想法。

以霍璟博的無恥勁兒,還有江心柔那不到黃河心不死的賤樣,遲恐生變!

至于江心柔,等她順利離開了,這口氣她必會討回來!

想著,她讓陳阿姨將臥室的門鎖上,而后認真地看著她,詢問:“陳阿姨,我要去D國,大概率是要待個幾年的,你若想跟著我,給我帶娃,以后我們就是一家人,當然,背井離鄉不是簡單的事兒,你不想也沒關系,我走之前會幫你安排好后路。”

太太會離開,陳阿姨早有心理準備了,只是沒想到她是要出國,還是好幾年,一時間確實有些躊躇。

但想想也是,不離得遠一些,先生和外面的那個狐貍精怎么能放過她,肯定是不是騷擾一番,而且她離遠了,眼不見為凈,才能心平氣和地過安穩日子。

她握住商滿月的手,重重點頭,“太太,說了跟著您就跟著您,只要您需要我,我都會在的,回頭我去買幾本英語書學學怎么講。”

商滿月一下子被她逗笑。

她也是她僅剩不多的溫暖了。

“對了太太,您想好怎么走了嗎?雖說先生的保鏢撤走了,但您想走,恐怕他不會放人啊!”

陳阿姨擔心的是,怕連飛機都沒上就又被人逮回去了。

“放心,我有辦法能拖住他。”

辦法她早就想好了。

等陳阿姨出去,商滿月從抽屜里拿出自己另外一個手機,撥打了顧羨之的電話。

那邊一接聽,她直截了當地開口,“顧醫生,我不等了,你準備一下,我們明天就走!”

這一次,她會逃得遠遠的,絕不會再讓自己成為他的籠中雀,讓他這樣玩弄羞辱。

霍璟博運動完,在樓下簡單沖了個澡,來到餐廳時,陳阿姨已經備好了早餐。

然而只有他的一份。

他輕挑了下眉眼,淡淡詢問,“太太呢?去叫她下來吃早餐!”

陳阿姨正憋著一肚子火呢,自然沒好臉色,說話也就陰陽怪氣的,“太太一大早上被人惡心到了,實在是反胃得難受,還在休息,沒胃口吃東西了。”

霍璟博黑眸冷沉。

一大早被人惡心到了?

他敏銳地盯著陳阿姨:“誰惡心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