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46章 霍總,滿月灣已人去樓空!

第246章 霍總,滿月灣已人去樓空!

電話是醫院那邊打來的,霍老爺子情況不佳,又病發了。

這一兩個月,他病情極其不穩定,發作得很頻繁,幾乎每一次,都可能是最后一次。

霍璟博半點不敢耽擱,掛斷電話后,啟動車子,直接朝著醫院疾馳而去。

這次手術時間格外地長,霍璟博獨自一人立在手術室外,望著窗外的那輪明月。

深夜的走廊又靜又冷,他突然間極其想念商滿月。

那次在手術室外,她安靜地坐在他身邊,即便什么都不說,就這樣陪著,仿佛都能讓人的心安定下來。

其實他也早就發現了,他對商滿月的需求,除了解決生理需求,很多時候,她待在他的身邊,能夠輕易地撫平他的暴躁和戾氣。

就像曾經……那個小女孩帶給他的感覺一樣。

他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因為一直沒有找到那個小女孩,而商滿月在他身邊久了,產生的移情作用。

只不過他很明確,他不想對商滿月放手,他想要她一直陪在他的身邊!

霍璟博摸出手機,點亮屏幕。

八點左右給商滿月發了消息,說他臨時有事不回去吃晚飯了,明天給她補上。

她已讀不回。

估計又是覺得他爽約了不高興吧?

這次不是不想解釋,而是沒法和她說,她懷著孩子受不得刺激,今天明顯不太舒服,不能再讓她擔心爺爺。

爺爺這邊,有他一個人操心就好了。

他動了動手指,原本想給她打個電話,聽聽聲音也好,不過時間已經很晚了,終究還是克制住了。

只能明天回去再哄了。

霍璟博收起手機,拿出煙盒,緩緩吞云吐霧起來。

幾乎在走廊的椅子上等了一夜,霍老爺子才被推出手術室,再一次有驚無險。

霍璟博懸著的心落下,繼而看到主刀醫生,眸底掠過一絲詫異。

“怎么不見顧醫生?”

主刀醫生摘下口罩,恭敬地回:“霍總,顧醫生不巧傷了手,所以由我來搶救,不過您放心,我也是全程跟進霍老爺子的身體情況,很了解的。”

霍璟博淡淡頷首,沒再多問。

老爺子被推回病房,人還未蘇醒,還得觀察幾個小時。

管家畢竟歲數大了,多少有些熬不住,霍璟博揮手讓他下去休息,他守到老爺子醒了再走。

黑夜不知道何時已翻面。

霍璟博站在落地窗前,端著咖啡一邊慢慢品嘗,一邊望著旭日東升。

陽光一點一點地照亮大地,暖光落在他的臉頰上,他閉著眼輕輕感受著。

忽地想到了什么,他拿起手機,撥打了宋秘書的電話。

那邊很快接聽,“霍總。”

霍璟博:“今天我不回公司了,等下老爺子醒了,我直接回別墅,公司的事你先看著辦。”

“好的。”

“對了,有件事需要你現在親自去辦,太太喜歡吃劉記的腸粉和點心,他們家每天限定,還大排長龍,去晚了就沒了,買好了立即送去別墅,冷了也不好吃。”

商滿月懷著允琛的時候,口味極其刁,而且還想一出是一出,好多次都是晚上睡著睡著,突然間想吃點什么,就非要立刻吃到,否則就鬧脾氣。

然后等他大半夜開著車繞半個城市終于給她買好了,拎回來時,她又不想吃了。

唯獨這個劉記的腸粉,她偶然吃過一次,就特別喜歡,吃了就很開胃。

昨晚上放了她“鴿子”,他有心想討她歡心。

若不是這會兒他走不開,就自己去買了。

宋秘書領命。

霍璟博喝完咖啡,走至病床旁觀察了一下老爺子,他睡得挺安穩的,看上去沒什么事。

他便也松懈下來,倚靠著沙發假寐。

不知道過了多久,病房的門被敲響,略顯急促。

霍璟博被吵醒,眉心不悅地蹙了起來,沉聲道:“進來。”

來人是宋秘書。

她那面癱臉上,再一次出現崩裂的表情。

霍璟博的心微地一沉。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聽見了她慌亂的話語,“霍總,我去送早餐的時候,滿月灣已經……人去樓空!”

男人豁地站了起來,渾身的冷意傾瀉而出。

他幾近咬牙切齒:“什么叫做人去樓空?”

宋秘書不禁瑟瑟發抖,硬著頭皮回,“我進去別墅的時候沒看到人,本來以為太太和陳阿姨還沒醒,我就去臥室找太太,發現……發現她的行李不見了,陳阿姨也是……”

她也是萬萬沒想到,太太經過上次,竟還敢再逃一次!這次更簡單粗暴!

若不是場合不對,她都想說,太太您真是女中豪杰了。

一瞬之間,霍璟博腦海里閃過好些細碎的片段,然后什么都明白了。

難怪爺爺的病情發作了,難怪不是顧羨之給他做的手術,難怪爺爺到現在還不醒!

若不是他想著討好商滿月,讓人去送早餐,才發現人跑了,等他回到家,商滿月早跑得不見人影了吧!

好!

真的是好極了!

霍璟博大步走至床頭柜那邊,抓起他的車鑰匙,轉身欲走。

另一只手驀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順勢看過去,是原本該陷入昏迷中的霍老爺子,睜開了眼睛。

霍璟博冷冷勾唇。

霍老爺子被他看得多少有點心虛,但這次他除了是幫滿月,也是幫他的寶貝曾孫子啊。

要不是他這個混賬東西,允琛能生下來到現在,還是和母親骨肉分離嗎?

滿月想去見兒子,想照顧兒子,那是天經地義,人之常情!

思及此,他的背脊又挺直了,“璟博,你就讓滿月走吧!”

他們簽字離婚的事他已經知道了,雖然遺憾,但他也不想再勉強滿月那個孩子,遵守她的選擇!

“你也同意離婚了不是?早半個月,晚半個月,沒區別的啊!”

老爺子拿他的全部身家送給商滿月當制約他的籌碼,他都沒有怨他。

但這一刻,他眼底迸發了深深的怨念和委屈。

“爺爺,連你也要背棄我嗎?”

父親母親,妻子兄弟,現在就連他最親近的爺爺,都要算計他?

霍璟博緩緩地笑了笑,笑意卻絲毫不抵達眸底,那雙黑眸如同浸了寒霜般。

老爺子都有點不敢和他對視,別開了眼。

“爺爺,松手,我不會放過商滿月的!她也休想跟著顧羨之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