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56章 你和他睡過沒有?

第256章 你和他睡過沒有?

商滿月推不開他,只能別過臉,不去看他那滿是侵占性的眼神。

三年時光,她成熟了不少,也許就是因為放下了,所以不會再輕易被他牽著鼻子走。

這種不利于她的情況下,她選擇暫時妥協。

“你問。”

她心想,他最多翻來覆去也就是問那一個問題,她隨便敷衍過去就罷了。

而當她聽到他吐出的話時,才知道她真的是高估他了,他簡直比三年前更沒有下限更無恥!

霍璟博緊緊盯著她,視線不放過她臉上一絲一毫的情緒,薄唇輕啟,咬字極重。

“你和顧羨之睡過沒有?”

商滿月愕然。

一時間還真的反應不過來。

霍璟博眸光更加地沉,他的手撫過她的紅唇,繼續問:“他碰過這里嗎?”

大掌順著細嫩的脖頸一路往下,落到了豐一盈處,“這里呢?”

他的嗓音很低,帶著絲絲縷縷的狠戾。

下一秒,商滿月重重地給了他一個耳光。

車廂里狹小又安靜,就顯得這一巴掌極其地清脆響亮。

她也毫不留情,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打的,打完之后渾身還抖得厲害,是憤怒,也是侮辱。

時過境遷,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了,她以為他最多就是堵著一口氣非要討回來罷了。

顯然是她想當然了。

狗男人瘋批勁兒是半點沒改,還特么有越來越瘋的趨勢。

她還真的是被他這幾年裝出來的沉穩矜貴模樣給騙了,精致西裝服下,還是那個瘋批暴徒。

霍璟博俊臉側到了一邊,臉頰上隱約有五指痕跡浮起,他扯了一下唇角,卻并不在意。

他不允許她逃避,修長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頜,將她的臉頰掰了回來,他固執地問:“有還是沒有?”

商滿月眼角氣到泛紅。

她揚起臉頰,微微一笑,而后直接爆粗口了,“關你屁事!”

“霍璟博,我們已經離婚了,我和誰在一起,我和誰睡,都他媽和你沒關系,你有什么資格問我?我又憑什么回答你?”

“不說?”

霍璟博冷笑,微涼的手指危險地挑開她的衣襟,“那我就自己檢查了!”

媽的、

狗男人根本聽不懂人話!

商滿月雙手用力攥住他的手,不讓他亂來,離了婚的夫妻本就不該再有任何交集,這樣算什么?

她因為生氣而變得暴躁,在他面前,根本情緒穩定不了一點!

“霍璟博,三年了,你還是只會逞兇嗎?”

她毫不掩飾自己的失望和鄙夷,“別讓我看不起你!”

當年他們確實分得不太好看,所以她也不指望他能多寬厚,可是已經過去這么久了,他也有了新歡,感情還很好,那他還非要招惹她做什么?

她自然不會自戀地覺得他對她還有什么眷戀,無非就是他那傻逼的占有欲又犯了,畢竟狗男人一直很雙標。

他做什么都可以,她做什么都不行!

霍璟博呼吸沉重,每一下都灑在商滿月的臉龐上,那滾燙的溫度好似要將她融化了。

他很生氣,他氣得恨不得跟以前一樣,狠狠堵住她的嘴,狠狠地占有她,讓她身上沾上他的氣息,打上他的烙印。

無論是誰,都不允許覬覦。

可是……

霍璟博再次低頭望住她,與她的視線相觸,她的厭惡排斥深深地刺痛了他。

不由地讓他想起那個雨夜,想起在她手機里看到的那些聊天記錄和錄音。

她的手機之后被他鎖到了保險柜里,三年時間沒再觸碰過。

因為那也成了他心口處的一道傷口。

那也是……三年前他強迫自己不再去找她的原因。

有傭人注意到了外面院子里停著的車,走出來查看。

她輕聲喊著,“是大小姐回來了嗎?”

這個聲音,打破了車廂里近似窒息般的僵持。

商滿月如夢初醒,她的聲音冷靜了不少,“霍璟博,放開我!別讓大家都難看!”

夜幕已降臨。

霍璟博的面色在暮色中已有些模糊,他定定地盯了她數秒,忽地俯身,在她纖細的脖頸處,報復性地咬了一口。

“嘶……”商滿月疼得抽氣。

“商滿月,真想……”

他貼在她的耳邊,語氣發狠地說著,只是這句話他沒有說完,緊接著,他松開她,直起了身。

稍稍整理,便又是那個矜持禁欲的霍總。

相比之下,商滿月就狼狽多了,頭發散亂,衣衫不整,脖子上還留下了曖昧的痕跡,若不是她今天穿得多,沒準他能更過分!

眼看著傭人就要走到跟前了,商滿月忍著火氣,快速地將自己整理好,然后打開車門下車。

拎著行李,頭也不回地往里走。

霍璟博坐在駕駛座上,緩緩降下車窗,黑眸落在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背影上,目光追隨,直至消失不見。

他摸出煙盒,點燃了一根煙。

重重地吸了一口,微微仰頭,煙霧緩緩從鼻腔口中吐出,模糊了他的面龐。

商滿月洗了個澡,將霍璟博觸碰過的地方多刷了幾遍,只是脖頸處的牙印卻洗不掉。

她抬手擦掉鏡子上的霧氣,瞧了一眼傷口情況,大抵好些天才能消了,又氣得發抖。

狗男人果然屬狗的。

裹著浴袍出來,她走至窗邊往下看,車子已經開走了,他終于滾蛋了,懸著的心才緩緩落下。

想起兒子,她趕緊拿起手機,開了機后撥了電話回去。

小允琛約莫是生氣了,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沒接。

商滿月無奈笑笑,她盤腳坐到床上,打了公寓的電話,她在D國租了間小公寓,靠近W雜志社的分部。

陳阿姨很快接聽了,喊著她太太。

雖然她和霍璟博離婚了,她還是習慣喊太太,一直沒能改口,后來商滿月想著,反正自己也帶著孩子,喊太太也沒什么毛病,還能避免一些沒必要的爛桃花。

于是陳阿姨就一直這么喊了。

她說,“小允琛呢?”

陳阿姨:“你不接他的電話,還關機了,一直氣鼓鼓的,哄都哄不好。”

商滿月嘆息。

小允琛從小沒有父親,就格外地粘她這個媽媽,再加上他身體不太好,總是生病,一生病就更加離不開她,這次她回來,他就挺不高興的了,結果還不接電話,直接爆發了。

商滿月讓陳阿姨把電話拿給他,她軟著聲音哄,“寶貝,等媽媽回去了,給你買超人迪加好不好?”

小允琛還是不高興,繃著帥氣的小臉拒絕她,“我不要超人,我要媽媽。”

商滿月有些恍惚。

不過很快就回神,她耐著性子和他解釋,“允琛,是你舅公生病了,媽媽才回國的,我是你舅公養大的,媽媽是不是教過你,做人要知恩圖報呢?”

小允琛其實很懂事,那點小脾氣一下子就沒有了。

因為他也總是生病,知道生病很難受。

他沉默了下,才小小聲懇求,“那媽媽,你要快點回來哦,不能不要我了。”

商滿月失笑,“怎么會呢,媽媽這么愛你,永遠都不會不要你的。”

同時,她也不免心酸。

單親家庭,孩子多少會敏感。

特別是,當他漸漸長大,接觸到其他的小朋友,別人都有爸爸媽媽,而他只有媽媽。

她只能努力地,給他很多很多的愛去補償。

她承諾她會很快回去的,又陪著小允琛聊了好久,終于把人哄好了。

夜漸深。

霍璟博從兩年前就搬出滿月灣,基本上不怎么回去了,今夜他卻開車回了這兒。

他將所有的燈都打開,驅散一室的冷清。

走入主臥,他丟下外套,徑直躺到了那張商滿月精心挑選的,他們曾經恩愛纏綿過的大床上。

手背隨意搭在了額頭上,微微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至手機鈴聲響起,將他拉回了現實。

霍璟博拿起手機看了眼,是尤靜打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