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63章 他遭受了巨大打擊!

第263章 他遭受了巨大打擊!

霍璟博翻身而起,坐在床尾,大口大口喘息著。

商滿月仰躺在床上,胸口劇烈地起伏著,白皙嬌嫩的身子全都是他發狠落下的痕跡。

可是剛才無論他怎么逼怎么弄,她都沒有松口承認她只有過他一個男人。

只有在這一刻,在他看不見時,她的眼角才緩慢地劃過一抹眼淚,沒入發鬢里。

他們的結局在三年前就已經劃下句號了,本就不應該再牽扯不清的。

偌大臥室里,安靜極了,只有他們沉重的呼吸此起彼伏,無聲地渲染著悲傷的氛圍。

半晌,霍璟博裹上浴袍,他似是遭受了極大的打擊,渾身上下透著濃濃的煩躁,讓人不寒而栗。

他點燃了一根煙,站在落地窗邊,狠狠地抽著,他背對著她,無從看出他此時的表情,只有裊裊煙霧,幾乎要將他的臉龐吞沒。

要說商滿月一點感覺都沒有,那肯定是假的。

她的心也揪痛得很。

那種被千萬細細密密的針狠狠扎著。

可是……即便她還有愛人的能力,卻也不敢再重蹈覆轍了。

三年前的種種,若不是因為她有小允琛,根本撐不到現在,而這三年,她也在定期看醫生。

商滿月稍稍緩過來一些,她下了床,抖著手指將他扯下的衣服穿好,而后,她沙啞著嗓音,給予他最后一擊。

“霍總,如果您今天沒有興致了的話,那我先走了。”

“不過我希望,我回去之后能聯系上郝醫生。”

濃濃的尼古丁都無法讓霍璟博有那么一絲一毫的冷靜,有那么一瞬間,他想要不顧一切地占有她,囚禁她,和以前一樣,讓她待在他身邊,只能看著他一人。

然而沉默了好久好久,他只戾聲地吐出了兩個字:“立刻走,在我改變主意之前。”

商滿月的手用力攥緊,唇角卻努力地彎了起來,聲音懶洋洋的,“那就謝謝霍總了。”

她沒有半分停留,轉身就走。

直至出了別墅,大門在她身后砰地一聲關上,她才驚覺自己雙腿軟得幾乎站不住,額頭上全都是滲出來的冷汗。

她扶著粗壯的樹干,不住地深呼吸著。

回來之前,她有想過也許會撞見霍璟博,但她以為,隔了三年,他也不曾再找過她,便是放下了,各自安好了,萬萬沒料到,這幾天過得這樣驚心動魄。

每一分每一秒和他的對峙,她都得萬分謹慎,怕走錯一步,便又會墜入萬丈深淵。

黑夜翻面,朝陽初露。

暖光照亮了主臥,暖洋洋的光線落到了霍璟博的身上,他卻無法感覺到一絲的暖意。

他癱坐在露臺這邊的小沙發上,一夜未曾合眼,煙灰缸上堆滿了煙蒂,細小的胡渣盡數冒了出來,眼眸里盡是紅血絲,有一種頹廢旖旎的美。

宋秘書來接他上班,一直沒打通他的手機,只得上樓來。

她輕輕地敲了幾聲臥室的門,沒人應,便擰開門鎖走了進來。

首先看到臥室里一地的凌亂,床鋪也是亂糟糟的,她知道昨天晚上霍總和太太見了面,看樣子情況還挺激烈的。

可當她看到自家大boss這副要死不活的模樣,她立即收起了滿腦子的旖思,很顯然,兩個人又談崩了。

結果不盡人意。

這幾年跟在霍璟博身邊,她已經學會了進退有度,知道什么時候不該上前去觸霉頭,于是她站得遠遠的,硬著頭皮小小聲地開口。

“霍總,該去公司了,今天有重要會議……”

霍氏集團版圖越擴越大,她不知道這幾年他是有意讓自己投身于事業,讓自己沒時間去想情情愛愛的事,還是真的就是野心使然,總之他每天行程滿得不行,她是不得不提醒他的。

只希望她不要又被當成炮灰了。

霍璟博恍若沒聽見,他怔怔地望著窗外朝陽,好一會兒才啞巴嗓音說著。

“她為什么寧愿當顧羨之的地下情人,也不愿意回到我的身邊?”

他好似是真的困擾,真的想不通。

所以他問完,那雙犀利森冷的黑眸豁地轉向她,直勾勾地盯著她,等著她的回答。

宋秘書背脊發涼。

這三年,霍總都是正常的,沒再發過瘋了。

沒想到……太太一回來,又復發了。

她心里也苦。

鬼知道太太心里想的什么啊!這要她怎么回答啊?

而且從明面上來看的,應該就是太太已經和顧羨之好上了,而且在一起三年了,感情很穩定,自然不想吃回頭草了唄。

但她敢說真話嗎?

不,她不敢!

她斟酌了再斟酌,才小心翼翼地回答,“霍總,我想太太……肯定有她的原因,不過!太太目前對外還是單身對不對?她和顧……顧羨之夜也從未對外宣布在一起,只要沒結婚,還是有機會的,對吧?”

“更何況……他們就算想結婚領證,也沒那么容易,不是么?”

最后那句話,她說的隱晦,但霍璟博聽出她的提醒了。

是啊,他和商滿月之間的羈絆,還沒有徹底斬斷呢。

他只是不想一上來,就亮底線罷了。

終究是吸取了三年前的教訓,他不愿用三年前的手段來逼迫她,他比三年前貪心了。

他想要她的心甘情愿!

霍璟博終究還是個事業腦,無論多頹廢,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

他洗了個澡,刮掉胡子,抹上發蠟,梳成了大背頭,換上筆挺的西裝,戴上腕表。

等他重新出現在人前,又是俊逸非凡,無可挑剔的霍璟博。

宋秘書一邊替他開車門,一邊在心底暗暗感嘆。

難怪這三年,即便他有過一段婚姻,那些名媛仍舊前仆后繼,都想著嫁給他當霍太太,更有甚者,都不求長久,只求曾經擁有,或者露水情緣,比如侯總的小女兒,見過他一面后,瘋狂地不行。

若不是被她爹按著,早追來港城了。

霍璟博這種人,確實是天生的王者。

他永遠精力充沛,事業上腦子永遠清晰準確,強大得可怕。

這種魅力,足以讓女人們如飛蛾撲火。

車子抵達霍氏集團大廈門口。

霍璟博邁著長腿走入公司,宋秘書緊跟其后。

路過前臺處,一個溫婉的聲音,怯生生地響起,“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