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65章 父子初見!

第265章 父子初見!

商滿月幾乎握不住那手機,唇瓣輕輕顫抖。

她努力強迫自己冷靜,“什么叫做不見了?是不是只是鬧脾氣躲起來了?好好找了嗎?”

那邊陳阿姨都急哭了。

“這幾天他悶悶不樂的,我就想說帶他去公園和小朋友們玩一玩,這樣也不會不開心了,他們說要玩捉迷藏,小允琛難得也有興趣積極參與了,也就這么一小會,其他小朋友都還在,就他一個怎么都找不到了。”

“我問了所有小朋友們,都說沒見著,也把公園都翻遍了,還是沒找到,太太,你說會不會被壞人拐跑了,這可怎么辦啊……”

要是真把小允琛弄丟了,她是萬死都難辭其咎啊!

聞言,商滿月的臉色雖然還發白的,但心里卻已經生出了疑團。

小允琛大概是遺傳了霍家的優良基因,他自小IQ就比普通孩子要高出許多,再加上他比較懂事早熟,所以那些小朋友喜歡圍著他玩,他卻總是興致缺缺,更別提和他們玩什么捉迷藏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商滿月有條不紊地吩咐著:“陳阿姨,先別急,咱們公寓那一塊是出了名的治安好,光天化日之下拐帶孩子的可能性比較低,這樣,你把手機給小夢兒,我有話問她。”

陳阿姨雖然不明白這種時候她還要問孩子什么,剛才她都問過了,都說不知道呢。

不過這幾年跟著太太,也見識到了她并非是以往霍先生養在別墅里的花瓶,她是個很聰明,很有能力的女人,她也是由衷地相信她。

很快,手機那邊傳來了小女孩脆生生的聲音。

她是鄰居家的姑娘,同樣是國人,再加上她覺得小允琛長得好看,天天跟在屁股后面喊哥哥,十足的小迷妹,這群孩子中,小允琛也就待她親厚一點點。

若小允琛真的是自己跑的,小夢兒絕對是幫兇,她肯定知道點什么。

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商滿月僅僅說了,她若是說出允琛去了哪里,等她回去,就讓允琛去她家,陪她玩過家家,允琛給她當小老公那種。

小夢兒立即就倒戈,和盤托出。

奶聲奶氣地說,“允琛哥哥不開心,他說要去找媽媽!”

“他砸了豬豬存錢罐,我也砸了兔兔存錢罐,他說要買什么小雞票,飛走了。”

商滿月:“…………”

這孩子,竟要自己跑回國?

她真的是又驚又急,再聰明也還是個小不點兒,獨自一個人坐飛機回國,萬一中途真的出什么事……

這會兒,她心態繃不住了,背后全是冷汗。

掛斷電話后,她緊急聯系顧羨之,希望能在小允琛登機之前把人找回來。

夕陽西沉。

尤靜足足等了快八個小時,總裁辦公室的門才被推開,高大俊美的男人邁著長腿走了進來。

霍璟博開了一天的會,昨天又沒休息好,眉宇間染上了疲憊之色,見到站起身迎上來的尤靜,他怔了一下。

像是完全忘了還有這個一個人在這。

不過他也不是很在意,徑直朝著辦公桌走去,坐下后,修長的手指揉了揉眉心,嗓音帶著倦色的低啞。

“你有什么事?”

尤靜見狀,眸底掠過一抹心疼,她張了張口,可還沒來得及說話,宋秘書又敲門走入。

“霍總,車子已經備好了,您今晚和申總有個飯局,再晚點就要堵車了。”

“好。”

霍璟博起身,從掛鉤上取下西裝外套穿上,優雅地整理了一下袖口,便又要離去。

尤靜急急開了口,她知道今天不說的話,不知道霍先生什么時候再有空了,她必須抓住機會。

“霍先生,我……我不能白住您的房子,如果您愿意,我可以給您打工抵房租,雖然那點錢抵不了什么,但還是請您成全我,不然,不然我沒有辦法繼續住下去了。”

她盡量挑著重點來說,生怕惹了男人厭煩。

霍璟博輕蹙了一下眉心,倒也不是因為她的要求,而是他壓根兒沒心思聽她說了什么,更何況她總是唯唯諾諾的樣子,說話聲音還小得不行,這副樣子,著實不起眼。

他一如既往地朝著宋秘書吩咐,“你來處理。”

言畢,大步流星地離去。

宋秘書都忙成狗了,還得多分出一份心,她心里都要煩死了,只不過職業素養讓她保持著微笑。

她其實無法理解尤靜的矯情勁。

她三年前在醫院給霍總獻了大量的血,讓霍總度過了手術危險期,就憑她對霍總有救命的恩情在,霍總報答她的潑天富貴,她安心接著就完事了。

畢竟錢對霍總來說,只是一個數字罷了,是最不值得一提的。

她倒好,有福不會享,傷沒養好又要來打工干活什么的,這不是為難她嗎?

她這個身份,要她怎么安排嘛!

思來想去,宋秘書還是例行問一句,“你會做什么?”

尤靜知道霍氏集團用人標準很高,她是萬萬夠不上的,哪有她挑的份,“我什么都可以做的,任何打雜都會。”

宋秘書無語:“尤小姐,恕我直言,霍氏集團不缺打雜的。”

尤靜臉色微微發白。

雖然她知道宋秘書沒有惡意,只是在陳述事實,可她自卑的心還是被刺到了。

但見過到了霍氏集團的繁華,她在辦公室里看著這里的員工們,她心生向往和羨慕。

而且,這里還有……

于是,她鼓起了勇氣,“我以前,做過兩年文秘,我想跟著您學習。”

秘書?

別的不說,就她這低眉順眼,唯唯諾諾的模樣,她就和秘書搭不上任何關系。

本來上班就煩,她不想多給一個人擦屁股。

可大boss讓她處理,她也得交差,思索了下,她喚來二秘。

隨后她朝著尤靜道:“這樣吧,你去秘書室,讓二秘先帶著你學習,等以后上手了,再來跟我吧。”

尤靜當即感激涕零,“謝謝。”

顧羨之沒在機場截住小允琛,查了航班,他用了陳阿姨的身份證買了兒童機票,讓空姐領著坐上飛機,全程陪同,回了港城。

而三天時間過去了,他仍舊音訊全無。

商滿月著急壞了,除了報了警讓警察幫忙找,她也每天只睡那么幾個小時,一直開著車在外面找。

不幸中的大幸是,他戴著天才手表,只要他一開機,就能定位他的位置。

目前來說,沒有消息也是個好消息了。

晚上十點,霍璟博的車子駛回了滿月灣。

他這幾天很忙,也有意讓自己忙,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去想商滿月,不去找她。

否則,他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么來。

在玄關處換鞋時,他意外地看到了一個很小的球鞋,還沒有他的巴掌大。

他輕輕擰眉,眸底閃過困惑。

爾后,他走了進來,大廳沙發上,坐著一個板正的小身子。

許是聽到腳步聲,他慢慢地轉過臉來。

一大一小,男人與男孩,目光撞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