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73章 叔叔是我爸爸嗎?

第273章 叔叔是我爸爸嗎?

霍璟博反應更快,抬手擋住之余,也迅速地揮了一拳出去。

兩個男人很快便扭打到了一起。

陸今安全備武裝地從后面趕了過來,先是將商滿月再拉遠一點,他才沖上去勸架。

商滿月看著霍璟博和顧羨之都下了狠手,不留半點余地,真的像是要將對方弄死的那個架勢。

她動了動唇瓣,本來想要勸說阻止,最終她什么也沒有說。

現在的她,身心疲憊,她只想抱著兒子好好睡一覺,她太累了……

程讓走上前,扶住她搖搖晃晃的身形。

他低頭看她,臉上沒有半分血色,單薄的身子在風中都要被吹散了一樣,他心疼地握住她冷冰冰的手,道:“姐,小允琛在家里等著你呢,我們回家吧。”

本來小允琛鬧著也要來接媽媽,他好不容易哄睡了才出來的,不過剛才家里傭人打電話過來,小允琛已經醒了,見不到人又在哭鬧,喊他趕緊回去。

商滿月輕輕點頭,她聲音很低,“他還好嗎?”

程讓搖頭:“一直在哭。”

他也是突然間知道自己當舅舅了,對這個身份還沒來得及適應,照顧小允琛難免手忙腳亂的,幸好血緣……就是個很神奇的東西,他能夠迅速地對小允琛親近起來,而他也逐漸地沒有排斥他。

只是因為想著媽媽,害怕媽媽又不見了,才一直在哭。

即便商滿月有心理準備了,但聽到的那一刻,心還是狠狠地揪了起來。

她沒有回頭去看霍璟博和顧羨之的戰斗,坐上程讓的車離去。

這邊,陸今安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生生地把兩個人分開。

三個氣質絕佳,好看至極的男人都各自坐在一處地上,赤紅著眼,氣喘吁吁的。

只是三個人臉上都掛了彩,青一塊紫一塊的,好不精彩。

陸今安覺得,他有他們這對好兄弟,真是他的“福氣”!

如果時間能夠重來,打死他他也不要和他們當兄弟了!

越想越氣,他嘲諷道:“打打打,女主角都走了,打給誰看啊!多大的人了,還跟個愣頭青一樣,也不嫌丟人!”

一個在商場上叱咤風云,一個在醫療界享有盛名,結果在這里為一個女人爭風吃醋,簡直了!

顧羨之一把抹去唇角的血絲,“強行擄人,不該打嗎?”

霍璟博冷笑,反唇相譏,“搶別人老婆,隱藏編造謊言,不該打嗎?”

顧羨之眸光沉了沉。

只有陸今安不知道他們在暗喻什么,“你們在說什么啊……”

然而沒人搭理他。

顧羨之沒有再說話,手掌撐著地面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徑直轉身離去。

霍璟博睨著他的背影,唇角扯出一抹很冷的弧度。

忽地,他的視線轉向陸今安,直截了當地開口,“顧羨之這幾年在國外的事,你知道多少?”

陸今安心口猛地咯噔一下。

這是還沒打爽,顧羨之走了,就要拿他當靶子?

“我不知道啊!”

他直接指天發誓,“璟博,我的身心可都是在你這的,絕對沒有站到顧羨之那一邊,你要相信我啊!”

一邊說著,還一邊眨巴著卡姿蘭大眼睛,表明他說的都是真的。

霍璟博笑了。

他摸出煙盒,取出一根煙,點燃后,深深地抽了一口,微微仰頭,緩緩吐出煙圈。

這才懶懶回他:“那你去斷顧羨之一臂,看看誠意。”

陸今安正在點煙。

聞言手一抖,火直接燙到了指尖,惹得他滋滋抽氣。

“璟博,別這樣對人家啊……”他都要哭了。

霍璟博早知道他這個端水大師是什么德行了,還擱他面前裝。

他靜靜地又抽了會兒煙,俊容被煙霧模糊,看不清神色,許久,沙啞的嗓音才慢慢地響了起來。

“你去幫我辦件事吧。”

陸今安小心翼翼試探:“不會真讓我去斷羨之一臂吧?”

這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很為難啊!

“放心,很簡單。”

霍璟博站了起來,面朝大海。

風吹起他額前的發,眉眼越發地深邃迷人。

“你去弄一根顧羨之的頭發來。”

陸今安詫異,“你這是……要拿他頭發去天橋底下打小人?”

霍璟博扭頭看了他一眼,用看智障的那種眼神。

爾后,他嗓音幽幽,“我懷疑Gift是我兒子。”

要么,當年允琛沒死,要么,允詩沒有被打掉。

程宅。

商滿月抱著軟乎乎的小允琛,難受的情緒終于得到了緩解。

孩子也宛若失而復得一樣,小胳膊死死扒拉著媽媽,聞著她身上的香氣,怎么也不肯放手。

程讓在一旁看著,眼眶也微微濕潤,他沒有打擾兩母子,靜悄悄地退出房間,輕輕帶上了門。

好一會兒,小允琛才從她的懷抱里探出腦袋,奶呼呼的聲音問著,“媽媽,那個叔叔,是不是我的爸爸?”

如此地一針見血,商滿月一時啞然。

年紀小的時候,小允琛對爸爸這個詞沒有概念,并不代表他永遠沒有概念。

更何況,他比同齡孩子更早熟。

可是她要怎么和一個三歲多的孩子去解釋她和霍璟博之間的那些恩恩怨怨呢?

本來想等他長大了,懂事了,再慢慢和他說的。

現在一切都被打亂了。

商滿月沉默了好一會兒,卻是不答反問,“小允琛,你希望他是你爸爸嗎?”

小允琛垂下腦袋,也是沉默了好久好久。

“別人都有爸爸,只有我沒有爸爸。”

這么小的孩子,還不懂得怎么掩飾情緒,他的小臉上滿是失落,“可是他好兇,他對媽媽不好,我也不要喜歡他。”

雖然這個話說的前言有點不搭后語的,可商滿月聽明白了親兒子的心聲。

他仍舊是渴望著爸爸的。

也是。

哪有小孩子不希望爸爸媽媽都在身邊陪著他呢。

別人都有的。

他自然也會想要。

商滿月不由地想,她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從他出生開始,就剝奪了他該有的父愛。

她抱著孩子,眼淚止不住地滑落。

小允琛見到媽媽哭了,他著急地用小手去幫她擦眼淚,也帶著哭腔說著:“媽媽不要哭,我不要爸爸了,我有媽媽就夠了。”

“乖孩子。”

商滿月越發抱緊了他,心里一片潮濕。

深夜,小允琛在商滿月的懷里睡著了。

聽著他均勻綿長的呼吸,看著他熟睡的小臉,她的手輕輕地撫摸著他。

其實仔細一看,他的輪廓隱約有霍璟博的影子了。

很像當初……她在鄉下見到的那個少年霍璟博。

她的指尖微微顫抖,隨后收了回去。

心煩意亂睡不著,她起身披衣,走到窗邊,原本想吹會兒風平靜一下情緒。

不料看到了門口處,停著一輛車。

一道頎長的身影倚著車身,身上透著夜風的涼意,顯然是在那兒等了許久了。

她看上去的時候,他似有所感,也抬眸看了上來。

夜幕中,四目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