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74章 滿月,我喜歡你!

第274章 滿月,我喜歡你!

商滿月眼眸微動。

是顧羨之……

這時,手機叮地響了一聲,她走過去拿起來查看。

他發來了消息:【沒睡的話,我有話想和你說。】

商滿月走至床邊,彎腰親了親兒子的小臉蛋,再將小被子掖好,攏緊外套,走了出去。

她打開程宅的大門,側身讓他進來,她輕聲道:“你在這里站了多久?怎么不說一聲?”

若不是她睡不著去窗戶那邊看了一眼,他豈不是要一直在寒風里站著?

顧羨之溫柔一笑,“怕你睡著了,不想吵醒你,你最近那么累,想讓你好好休息。”

為了找小允琛,她好幾天沒怎么合眼,之后又被霍璟博帶走將近一天一夜,即便他再著急,有再有多的話想說,也不忍打擾她。

進了屋,商滿月打開客廳的燈,讓他隨意坐,自己則去廚房倒了杯溫開水遞給他。

“喝口水暖暖。”

顧羨之笑笑,接過水杯喝水,不慎扯到了唇角的傷口處,嘶地一聲悶哼。

在外面時,光線昏暗,商滿月沒注意到他臉上的傷,這會兒燈光通明,那張溫潤俊逸的臉龐上傷痕累累。

額頭臉頰唇角,都是淤青。

右眼還有些烏黑。

商滿月還是第一次見到溫潤如玉,玉面書生的顧醫生,出現這樣與他形象不符的樣子。

一看就很疼。

她眉心不由蹙起。

顧羨之似是看出了她的擔心,放下杯子,云淡風輕地笑著,“放心,看著嚴重,實際上就一點皮肉傷。”

“而且你也別把我想的那樣脆弱,這點傷不算什么。”

他也有另一面,只是不曾在她面前展露罷了。

“我幫你上點藥吧。”

商滿月轉身去電視柜那邊找出醫藥箱,返回,她坐到他身側,打開藥箱找出碘伏和藥水。

纖細的手指捏著棉簽,她的面龐稍稍朝著他湊近,認真地給他上藥。

為了方便她,顧羨之特意低下了頭。

一時間,兩個人的距離拉近,他能夠聞到她發間那隱隱約約的香氣,眸底的光微微涌動。

他垂眸,看著女人近在咫尺的面龐,皮膚白皙細嫩,吹彈可破,根本看不出她已經生育了一個孩子,歲月仿佛格外優待她,雖然比之三年前褪去了少女的青澀,卻增添了成熟女人的韻味。

足以……讓人挪不開目光。

他不禁有些迷亂,余光驀地又瞥見她后脖頸處一道半掩在頭發下的青紫色暗紅。

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顧羨之的手驀地攥緊,因為用力,手臂肌肉緊繃起來,青筋微微浮起。

商滿月專注上藥,沒有察覺到他的情緒,還以為自己手重了弄疼他了,忙道:“不好意思,我輕點。”

話語剛落,男人的手驀地握住她的,溫熱干燥的觸感,使得商滿月一驚,下意識地掙了掙。

顧羨之卻握得更緊了,并未松開。

商滿月驚愕抬眸,撞入了他深深的視線里。

“滿月,我喜歡你。”

他的聲音好似山間的泉水,溫溫柔柔地拂過人的心田。

商滿月長長卷卷的眼睫毛顫抖著,一時沒說話,不知道是被他突如其來的告白震驚住了,還是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顧羨之向來知分寸,懂進退,但此時此刻,他進攻意圖強烈,一步都不想退了。

喉結翻滾了下,他看著她的眼睛,又道:“我喜歡你,你是知道的,對嗎?”

商滿月微微垂下了眼簾。

她無奈地想,就算以前不知道,也一度誤會他的心上人是江心柔,但經過這幾年的相處,她又不傻,也沒有什么情感認知障礙,怎么可能會毫無感覺的。

只是他的度拿捏得很好,一直以朋友的身份與她相處著,從未戳破過這個窗戶紙。

因此有時候她又覺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畢竟她也沒有自戀到覺得全世界的男人都喜歡她……

半晌,商滿月輕輕點頭,“我大約知道。”

顧羨之唇角勾起一抹喜悅的弧度,“那……你怎么想?”

商滿月又沉默了。

她緩慢地將手從他的手中抽了出來,輕抿了下唇瓣,才斟酌著字句,“顧醫生,我對你……我……”

顧羨之那樣心里明鏡的人,豈會看不出她的吞吞吐吐是何意。

他不愿意聽。

于是冷不丁地出聲,“滿月,小允琛以前小,你把所有心思放在他的身上,可是他現在漸漸長大了,你也應該想一想自身的問題了。”

“而且小允琛也需要一個父親來陪伴他成長。”

“我知道你現在對我還沒有那個意思,但你不排斥我不是嗎?小允琛也很喜歡我。”

“我希望你可以給我一次機會,讓我能照顧你,照顧小允琛,護你們母子一輩子。”

他這樣誠懇,沒有任何咄咄逼人,只是認真地對她表達他心中的情感,商滿月的那些話,卡在喉嚨里,沒有辦法再出聲了。

顧羨之也知道,有些話得點到即止。

“滿月,你可以不必現在就回答我,你好好考慮,我等你。”

說罷,他便起身告辭,留給她空間。

商滿月將他送到門口,叮囑他開車小心,目送車子離去后才轉身回屋。

不料看到程讓站在二樓的欄桿處,正在看著她。

她雙頰微紅,有種被家長撞破了的羞恥和窘迫感。

程讓下了樓,雙手環胸,問:“要喝一杯嗎?”

商滿月本來就睡不著,現在是更不可能睡得著了,她欣然點頭。

程讓從酒柜里取出他珍藏的紅酒,開了蓋子,倒了兩杯。

兩個人如小時候那般窩在沙發里,舉杯碰杯,程讓只抿了一口,商滿月卻是仰頭,一飲而盡。

喝得著急,她有些嗆到,咳嗽了起來。

程讓抽了紙巾遞給她,沒好氣地訓她,“又沒人和你搶,急什么!”

商滿月擦拭著唇角,斜睨他一眼,將紙巾揉成團丟他臉上,“臭小子,現在敢教訓你姐了。”

她揚起手想拽他耳朵,最后變成了摸他腦袋,“不知不覺,你都長大了,都可以和我一起塊兒喝酒了。”

以前只能一起喝可樂。

說起來,阿讓也算是她一手帶大的,她對阿讓的感情,和小允琛是差不了太多的。

程讓把自己腦袋從她的魔爪下逃了出來,突然間變得正經。

“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真的一點都不喜歡顧醫生嗎?”

商滿月的手輕輕摸著酒杯,爾后搖了搖頭,在阿讓面前,她可以不必顧慮那么多地說出自己心底真正的想法。

對顧羨之,談不上喜歡還是不喜歡,而是她這些年就沒有考慮過感情問題,興許是情傷未愈,下意識也不想再面對這種事。

但小允琛的話點醒了她,她一個人是無法給孩子完整的家和愛的,孩子是需要父親的……

所以,她不得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

程讓:“既然這樣,那羨之哥就是最合適你的人,你不妨給他一個機會。”

商滿月又給自己倒了杯酒,默默喝著,還是沒吭聲。

像是還在猶豫。

見狀,程讓黑眸瞇了瞇,說:“姐,有件事我一直沒告訴過你,現在我想,是時候讓你知道了。”

次日。

商滿月將近天蒙蒙亮時才睡過去,起來時已是晌午了。

她下樓時,聽到客廳有玩鬧的聲音。

走近了,是許久未見的姜愿正在逗著小允琛玩,和他說,我是干媽,喊我干媽。

小允琛酷著一張小臉不肯喊。

姜愿就假裝哭唧唧。

小允琛最害怕女人流眼淚了,不管是大女人還是小姑娘,一哭就沒轍。

他只能軟乎乎地喊了句干媽。

姜愿秒變笑臉。

他意識到自己被忽悠了,氣鼓鼓地背過身子對著她。

商滿月在一旁看得笑了。

姜愿一抬頭見到她,眼眶先是泛紅,隨后也生氣,扭過頭不搭理她。

發生這么多事都不聯系她不告訴她,根本沒把她當閨蜜。

商滿月自是知道自己理虧,但她也是無奈,小允琛的事,知道得人越少越好,而且,她也不想自己的事連累到她。

她直接走過去,一把抱住姜愿。

她掙扎也不放,就抱得緊緊的。

很快姜愿也沒轍了,哭著罵,“狗皮膏藥。”

她故作傲嬌,“我是看在干兒子這么帥氣的份上原諒你的!你少得意!”

商滿月點頭如搗碎,“收到~”

姜愿熟知她的口味,帶來了很多好吃的,商滿月很給面子,都吃完了,小肚子都圓了。

下午她還要上班,抱著小允琛依依不舍了半晌才走,說等周末了再約飯。

姜愿開著車到了霍氏集團。

她并未回自己的公關部,而是直接乘坐電梯到了頂樓,踩著高跟鞋走向總裁辦公室。

臨近門口,尤靜走了過來,“姜經理,霍總在開會,暫時不見客。”

姜愿嫵媚的眼睛睨向她。

之前土里土氣的女人,套上了價格昂貴的職業套裝,好似也是有那么一點像模像樣的。

她也并不糾纏,從包里拿出一個小袋子遞給她,“這里是璟博哥要的孩子的頭發,你幫我交給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