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76章 你非要離婚,孩子得跟我1

第276章 你非要離婚,孩子得跟我1

LA她接起電話。

溫潤悅耳的嗓音緩緩入耳,顧羨之約她吃晚餐。

商滿月沉吟。

那晚他走了之后便沒有再聯系她,是不想把她逼得太緊,給她時間好好考慮。

所以今天這頓飯,就是想要聽到答案了。

其實她心底還沒有完全想清楚,她對顧醫生的感覺挺復雜的,有很多感激,這三年的相處里,也有很多的感動,他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人。

至于感情方面,當然也是有的,他如此真心誠意地待她,她又不是鐵石心腸又豈會毫無觸動。

可她曾熱烈地,投入全身心地愛過一個男人。

她太清楚喜歡和深愛是什么滋味了,會心心念念,徹夜難眠,輾轉反側,患得患失,當然也會甜蜜悸動,一個眼神一個擁抱都是粉紅泡泡,開心一整天。

她對顧醫生,仔細想想,好感是有的,但他們的相處更傾向于細水長流的淡然,少了男女主之間的那種拉扯沖動。

不過那日,阿讓告訴了她一個關于顧醫生的秘密。

她才知道,當初程氏出問題時,顧醫生特意從國外趕回來想和她提親的,只是出了事故導致他遲到了,他們才會錯過這么多年。

那時若是沒有發生意外,顧醫生也來提親了,也許他們早就在一起了,她也不用經歷那么多痛苦,也許現在過得很幸福。

阿讓勸她,顧醫生多年的守護,怎么也值得她給他一次機會。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她也并不討厭顧醫生不是嗎?

而且,小允琛是顧醫生從小帶在身邊,捧在手心里長大的,還能有誰,可以將小允琛視如己出了?

商滿月不得不承認,阿讓的話句句在理,她反駁不了。

她也已經不再是二十歲出頭,只奔著情情愛愛的小姑娘了,如今她除了是自己,還是媽媽。

若是要再選擇走入感情,甚至以后走入新的婚姻,她最大的考量肯定是想著兒子的。

小允琛……想要一個爸爸。

商滿月輕輕咬了咬下唇,終于下了決心。

她輕啟紅唇:“好,我回家換個衣服,等會兒見。”

這個話,基本上等于愿意二字。

那頭,顧羨之的喜悅隔著手機都能夠感覺得到,看慣生死,面對一切都能夠無比淡然的顧醫生,聲音都微微顫抖了。

“滿月,我等你來。”

商滿月開車回了程宅。

陳阿姨也回來了,帶回來一大堆小允琛的衣服玩具,說怕他不習慣新的那些,果不其然,原本小允琛這幾天都沒睡好,換上自己的小睡衣,裹著小被子,睡得可香了。

她走進房間時,陳阿姨正陪著他睡覺,見到她準備喊她,她阻止她,小小聲道:“我換個衣服要出門吃飯,讓他睡吧,別吵醒他。”

陳阿姨點點頭,忽地想到什么,笑得曖昧,“是和顧醫生吃飯嗎?”

和她之間沒啥不能說的,商滿月坐在床邊,一邊輕撫著孩子細嫩的臉頰,一邊輕輕嗯了聲。

“你們可終于能前進一步了,真是急得我啊。”

陳阿姨作為這三年最近的旁觀者,可謂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相依為命這么久,她心里已經把太太當半個女兒了,自然希望她能夠得到幸福。

“快去吧,這兒有我呢,好好打扮,今天晚上晚點回來,或者不回來都行!”

商滿月:“…………”

她被調侃得有些面紅,坐不住了,親了親兒子,起身回自己的房間。

洗了澡,吹干頭發,她來到衣柜前挑選衣服,手在襯衣牛仔褲上遲疑了數秒,最終轉向了她那些漂亮的裙子。

既然決定接受,那么還是得鄭重對待。

也不是每一段感情,都非要轟轟烈烈,天崩地裂的。

顧羨之喜歡藍色,她換上一條深藍色的長裙,長度恰恰露出了纖細的腳踝,搭配上細跟的銀色高跟鞋,宛若深海中走出來的美人魚。

不料她剛走出門口,黑色的賓利橫在那兒,一抬眸便看到了倚著車身的霍璟博。

他的指尖夾著煙,猩紅的光點在夜色里很是惹眼。

男人掀起眼皮,視線在她精致的臉蛋上定格了下,緊接著往下,將她從上到下,毫無避諱,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個遍。

他眼神幽深,里面透著冷厲的暗芒。

商滿月的手無意識地攥緊了手包,心口猛跳。

直覺告訴她,他今夜來這兒,不會是什么好事。

“打扮得這么漂亮,是要出去約會?”

霍璟博率先挑起了話題,“和顧羨之?”

他語氣淡淡,聽不出什么情緒。

商滿月卻莫名地背脊發寒,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都不自覺地冒了起來。

但她面上維持著鎮定。

這時,她叫的車開過來了。

商滿月沒有搭理他,權當他是空氣,直接繞過他,朝車子走去。

然下一刻,她的手腕被扣住,爾后被拖回男人身前。

他垂眸看著她,語氣添了半分陰陽。

“我有話要說!得耽誤你一些約會的時間了。”

商滿月蹙眉,“我沒話和你說!”

她用力去甩他的手。

霍璟博跟聽不見一樣,自顧自地說:“這次的談話可能會有點激烈,你是打算在這兒和我談,還是進去談?”

商滿月眸底浮現怒意。

看似給她選擇,實際上他還是我行我素。

程宅到底不比霍宅那樣大,只是個獨棟的小洋樓,旁邊還住著其他的人,都是圈內人,和他在一起拉扯談話,無論說什么,被看到了又是謠言滿天飛了。

商滿月衡量一番后,暫時咽下這口氣,轉身打開門。

她本來想和霍璟博在客廳聊,可男人進來后,像是回到了自己家,邁著長腿徑直朝著樓上去。

商滿月心口一凜。

難不成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孩子?

顧不得其他,她連忙也追了上去。

霍璟博輕車熟路地走入了商滿月的房間,大抵是以為孩子在這兒,她擰著眉進去,想把人趕出來。

可才踏入一步,霍璟博長臂圈住她纖細的腰肢,強勢地往里一帶,砰地一聲,臥室的門被重重關上。

而她,再次被男人抵在門板上,禁錮在他雙臂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