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83章 商滿月,你就這么愛他?

第283章 商滿月,你就這么愛他?

男人幽沉的眸子里翻滾著狂風暴雨。

他厭惡她維護顧羨之的模樣,那曾是他的專屬,而現在她將所有的偏愛都給了別的男人。

霍璟博大掌猛地鉗住她的下頜。

“商滿月,你就這么愛他?”他的嗓音里充斥著濃濃的不甘心,還有不易察覺的失落。

那三年,他一直不曾打聽過商滿月的消息,就是不想要聽到她和顧羨之之間恩愛纏綿的那些事,只有看不見聽不見,他才能當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不然他還是會失控發瘋。

沒有一個男人能夠忍受這些。

可他還是高估了自己,原來哪怕她只是站在顧羨之那邊,他就已經受不了了。

商滿月生氣,并非是愛不愛的問題。

只是這么久了,霍璟博仍舊不懂得尊重人,他不僅侮辱了顧醫生,也侮辱了她。

而他有什么資格質問她維護他人呢?

以前他維護江心柔的次數還少嗎?無論什么情況下,無論誰對誰錯,他偏心的人不從來都是江心柔嗎?

商滿月其實并不想與他翻什么舊賬,這些事對于她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偏偏狗男人總是有那個本事,讓她不斷地回想起往昔。

他自己都不好好當個人,憑什么來要求她?

商滿月動了動唇瓣,毫不畏懼地反唇相譏,“霍璟博,我都答應他的求婚了,你覺得呢?”

“商滿月!”男人近似咬牙切齒,恨不得掐死她。

興許是兩個人的動靜吵到了孩子,小允琛蹙著小眉頭嚶嚀了聲。

霍璟博和商滿月皆是一怔,瞬間消了聲。

沉默片刻,商滿月聲音壓得很輕,“你起來,出去。”

小允琛敏感得很,要是大半夜被吵醒了,不知道那小腦袋瓜子又要想什么亂七八糟的了。

男人伏在她身上,沉重的呼吸一下一下地噴灑在她的耳畔,他側目,望了眼身側的兒子。

以前他也不懂得孩子的意義,甚至覺得有與沒有,他也不是那么在意,而當他痛失過兩個孩子,撕心裂肺了三年,又失而復得后,才發覺有多重要。

他才出現沒幾天,逐漸地就在他心里生了根,放到了曾經屬于爺爺的位置。

這大抵就是爺爺曾經與他說過的,傳承的魅力。

想著這個小家伙身上流淌著他的血,繼承了他和商滿月的樣貌,不管商滿月如何抵觸他,他們之間有小允琛,牽絆是永遠不會斷的。

而她和顧羨之,還什么都沒有……

如此想著,所有的憤怒莫名地就被壓了下來,他從女人的身上翻身下來,卻并非離開,而是躺回了她的身側,重新抱住她。

商滿月蹙眉,又要掙扎。

男人收緊手臂,她整個后背被迫與他的身軀緊緊貼合,像是兩個勺子般。

沙啞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商滿月,別亂動了,我什么都不會做。”

頓了下,又警告式地補充,“當然,你若非要亂動,我也不能保證我什么都不做,自己選吧。”

商滿月:“…………”

也只有霍璟博這個狗男人能夠這樣理直氣壯地說著不要臉的話。

占盡了便宜還要賣乖。

兒子在這里,商滿月終究是無法梗著脖子和他硬剛,她深呼吸幾下,強行忍下了不適。

就當被一只大金毛抱著就是了。

商滿月以為自己會睡不著,卻在閉上眼睛后不知不覺地陷入了夢鄉,再次睜開眼時,已是次日清晨。

外面的陽光透過窗戶灑了進來,金光色的光線暖洋洋的。

霍璟博已經不在床上了,小允琛則趴在一旁,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瞅著她。

一睜開眼睛就能看到自家的帥兒子,商滿月唇角不禁上揚,她抬手輕點了點他的小鼻子,笑道:“什么時候醒的?”

小允琛乖乖回答,“半個小時前。”

她屈起手肘撐著腦袋,懶洋洋地和他聊著天,“那怎么不喊媽媽呢?”

“他不讓我喊,說不能吵醒媽媽,讓媽媽睡覺。”

小允琛歪著小腦袋,又想到了什么,接著說,“他說媽媽最喜歡睡懶覺了,跟小豬一樣。”

前面一句,商滿月還有一點感覺,后面那句,笑容立刻消失。

狗男人,居然在兒子面前損害她的形象!!

她在小允琛面前,一直都是女神一般的存在,怎么能是小豬呢!

商滿月蹭地一下坐直身體,給兒子捂住耳朵,義正言辭地糾正,“你別聽他胡說八道,忘掉忘掉。”

小允琛向來都是個“媽寶”,媽媽說要忘掉他就忘掉,他鄭重地點頭。

他一本正經:“媽媽,我忘掉啦!”

商滿月被逗笑了。

不愧是她兒子,小小年紀就知道怎么逗媽媽開心了。

不像狗男人,一天不氣她都不行。

商滿月把娃抱了起來,狠狠地親了幾口,這才帶著他去浴室刷牙洗臉,再換上衣服。

昨天她來之前,陳阿姨給她塞了一個書包,里面是她收拾的衣服玩具之類的,就是預防狗男人不放人的情況。

商滿月給小允琛穿好衣服,打扮得很帥氣,看著唇紅齒白的娃,她心里難受,不由地嘆了口氣。

以霍璟博的態度,他不可能讓她帶走孩子,而她若搬回來,就昨天他那個肆意胡來的架勢……

腦海里不由地浮現起某些畫面,她面紅耳赤,不由地又暗罵了狗男人一千遍。

小允琛仰著小腦袋,看著自己媽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張漂亮的小臉蛋一會兒紅一會兒青的。

他抱住媽媽的腿,問:“媽媽,你在想什么?”

商滿月意識被拉回,自然沒法和兒子說那些少兒不宜的話,她干笑了一聲,強行轉移話題,“小允琛餓不餓,你想吃什么,媽媽給你做好吃的。”

聞言,小允琛的小臉突然間垮了下來,眼睛里慢慢地蓄了淚水。

商滿月一驚,“寶貝怎么了?別哭別哭,是不想吃媽媽做的早餐?”

不對啊,她的手藝雖然不及陳阿姨,但兒子是她的小迷弟,一直都很喜歡吃她做的早餐的啊。

小允琛搖了搖頭,猶豫了一下,才可憐巴巴地說,“媽媽,吃完早餐你是不是就要走了?”

商滿月喉嚨哽住,一時說不出話。

“媽媽,你不要走。”小允琛哭得更崩潰了,死死抱著媽媽,啞著嗓音說出他的害怕,“我不要當別人的兒子,我不想要小媽媽。”

這個話出乎了商滿月的意料之外,她滿臉驚愕。

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