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96章 這幾年,我很想你!

第296章 這幾年,我很想你!

就在商滿月以為他會動怒時,他只是黑眸深深地看了她片刻,轉身出去了。

她輕輕舒了口氣。

躺到床上,將奶香的孩子抱到懷里,她心里所有的沉重和雜亂才一點一點地落了下來。

今天發生的事有些多,她的腦子里其實很亂,神經一直處于緊繃的狀態。

這會兒也不知道是因為兒子回到自己身邊了,還是因為滿月灣是熟悉的環境,她不自覺地放松下來,眼皮也一點點地往下落。

夜沉如水。

霍璟博再次推開兒童房的房門,商滿月已經貼著兒子睡過去了,床頭燈發出的昏黃淺光照在她的睡顏上,恬靜又美好。

他定在原地就這么注視著,忽然間卻覺得恍惚。

不知道眼前這一切,到底是不是又是一場虛幻的美夢……

男人情不自禁地上前,彎下腰,輕手輕腳地將兒子從她懷里挪出來,裹好小被子后,才將纖細香軟的女人打橫抱起,往外走去。

即便他的動作很輕,商滿月還是驟然驚醒了。

一開始還有些茫然,緊接著發現她已經不在兒童房,而是被抱回了主臥。

男人把她放到了柔軟的大床上,見她醒來,還一臉的惱怒,他不但沒有半點被抓包的窘迫,反而大言不慚地說。

“霍太太,你照顧完兒子的身心健康,也該照顧照顧你老公的身心健康了。”

“你應當知道,我從來沒有分房睡的習慣。”

霍璟博溫熱的大掌,毫不客氣地探入睡裙,攫取著想了很久,專屬于他的溫軟。

他并不算溫柔,商滿月呼吸急促,胸口起伏得厲害。

她擋不住他的進攻,氣得直罵,“霍璟博,你腦子里就只有這種事嗎?”

男人一邊弄,一邊并不避諱,大大方方地承認,“我對著你,腦子里確實只有這種事!”

男歡女愛,本就是天經地義,沒什么羞于說出口的。

她總是能輕易地挑起他所有的情緒和欲念,他一直渴望著她,從未變過。

他一張口,商滿月就想撕爛他的嘴。

這么久了,狗男人還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商滿月氣到了。

她閉上黑眸緩了幾分情緒,壓著嗓音說,“霍璟博,你起來,我們要聊一聊。”

她會回來,不是因為對他還有什么眷顧,她只是因為孩子而已。

當年是她非要生下這個孩子,那么她就會負責他的所有,不可能就這樣狠心地拋下他的。

所以,她已經想通了,她和霍璟博之間,可以以孩子的父母這個身份一起生活下來,而非像之前那樣,傻乎乎地執著什么情啊愛的。

霍璟博需要一個霍太太,當年她做不到,現在她可以了。

霍璟博仿佛知道她在想些什么,驀地捏住她的下頜,迫使她抬眸看向他。

他幽沉的眸子好似能看進她的內心深處。

“聊什么,聊你想要過河拆橋的事嗎?”

他說的直白,商滿月動了動唇瓣,一時竟無法回答他。

而她的沉默,也代表著默認了。

霍璟博挺失望的,他以這種手段是把人逼回他的身邊了,可她的心還沒有回來。

但他想要的,最終一定能得到。

“商滿月,你覺得可能嗎?”霍璟博額頭抵著她的,灼熱的呼吸盡數噴灑在她緋紅的臉龐上,“我不僅要你的人,我還要你的心!”

說話間,他的手就這樣重重地摁在了她的心口處。

一如既往地不講理,霸道至極,專橫至極。

他明明還是那樣可恨,但他看著她的眼神又那樣專注深情,商滿月的心猝不及防地狂跳了幾下。

只是她終究不再是曾經那么年少懵懂的小姑娘,不會因為他一兩句甜言蜜語就又被迷惑得暈頭轉向。

她別來臉,不說話,也不回應。

男人卻不允許她逃避,他含著她小巧的耳朵,嗓音暗啞極了,“這幾年,我很想你……”

他抓著她的手,放到他的身上。

不住地問她,“商滿月,你感受到了嗎?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

“在每個這樣的夜晚……”

他在她的耳邊,一字一句地說著男人女人之間那些不堪入耳的騷話,比三年前的還有過分露骨。

商滿月到底面皮薄,根本扛不住他這騷模樣,紅暈從臉頰蔓延到了脖子處,紅透了。

霍璟博卻很欣喜,他感覺到了她身為女人的感覺。

這種事,自然還是情投意合來得更暢快,他不著急,耐著性子想要挑起她更多……

商滿月的雙手攥住了身下的被單,攥得皺巴巴的,她實在無法掙脫,幾近咬牙切齒,“霍璟博,你要做就快點,別耍花樣!”

快點結束,快點放她休息。

霍璟博豈能讓她如愿,他摁住她的雙手,強行與她十指相扣,他微微仰起頭,看著她難耐的模樣,他故意開口。

“我什么時長你不是最清楚嗎?怎么快?嗯?”

商滿月直接破口大罵了。

罵他卑鄙無恥下流。

罵他臭不要臉!

霍璟博都照單全收了,他若是還要臉,商滿月此刻不一定躺在誰的床上呢。

之前陸今安說了,追女人就一個必殺招。

那便是不要臉。

“媽媽——”

室內正火熱著,臥室的門忽地被砰砰砰拍響。

小允琛帶著哭腔的聲音在外面焦急地喊著,“媽媽媽媽,嗚嗚,媽媽——”

商滿月迷亂的眼神頓時涌現清明,她微微喘息著,“霍璟博,兒子醒了,我要去哄他!”

按照以往的經驗,小允琛估計是做噩夢了,然后睜開眼睛又沒看到她,才急哭了。

霍璟博額頭青筋一一浮起,他抵著亂動的商滿月,咬著后糟牙,一字一頓。

“商滿月,這種時候你要我停下來,你覺得合適嗎?”

“兒子需要你哄,我就不需要你哄了嗎?”

“你還是先管管你老公我吧!”

“………………”

商滿月才不管他的死活。

她也不知道哪兒來的一股力氣,硬生生地把他推開,直接翻身而起。

快速抓起掉落在地上的霍璟博的浴袍,往身上一披,她三兩步走至門口,手放在扶手上,就要擰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