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97章 你不會再愛我了,是嗎?

第297章 你不會再愛我了,是嗎?

男人堅硬結實的手臂一把圈住她的腰,將人勾了回來。

他也不回床上了,順勢將她放到沙發上,高大的身軀覆下來,她嬌小的身軀裹在他寬大的浴袍里,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姑娘,極大地刺激了男人隱晦的心理。

他不再與她鬧著玩,也沒有把她從浴袍里剝出來,就這樣和她深深契合在一起。

門外,兒子的敲門聲和哭喊聲還在。

商滿月根本不敢發出聲音,她死死咬著下唇,頭發盡數被汗水沾濕。

她氣得去撓他那張可惡的臉。

男人嘶叫了幾聲,又低又啞,不像是在痛呼,更像是在故意撩撥人。

“放心吧。”

霍璟博俯下身,細碎的吻落到她纖細白皙的脖頸間,他喘息著,聲音很性感。

“男孩子沒這么嬌氣,而且等一下就有人來哄他了……”

話語才落,就聽到陳阿姨疾步走了過來,心疼地喊著我的心肝寶貝,而后一邊哄著,一邊抱著孩子回屋。

門外漸漸沒了聲響。

男人挑眉,“是不是,嗯?”

商滿月突然間意識到,他為何會這樣不計前嫌地把陳阿姨接過來了,因為王媽搞不定小允琛,而陳阿姨是一直帶著小允琛的,有陳阿姨在,他便可以心安理得地霸占著她了。

狗男人。

真的是步步為營,每一步都算計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商滿月又惱又怨,下手更沒輕重了。

霍璟博還是不阻攔她,畢竟他挺爽的,而且一開始他還能裝出一兩下溫柔,到最后被激發出了全部兇性,半點可克制不住。

沙發上來了一回,又到了床上,翻來覆去的,就是不肯放過她。

她才發覺,臥室天花板的圖案變成了星空頂,閃爍的星辰在她眼前不住地晃動,她的眼神也慢慢地渙散了……

云雨后,商滿月渾身濕漉漉的,她閉著眼睛緩和著,男人摟著她,溫柔地親吻著她的眼角,溫存又眷戀。

這一刻,他終于對重新擁有了她,有了實感。

如果幾年前,有人對他說,他有朝一日會對一個女人愛不釋手,傾盡所有也要將她留在身邊,他只會鄙夷一笑。

他從不認為感情會在他的生命里占據多大的份量,最多就是閑暇時期的調劑品。

他更喜歡追逐他的野心,他的事業,他的世界有著星辰大海,怎么可能會被區區一個女人絆住了腳。

如今,他變成了他曾經最不屑一顧的那種人。

但居然……他沒有反感還覺得挺好的。

商滿月回到了他的身邊,小允琛也回到了他的身邊,還差小允詩了……

那還是他的遺憾。

不過沒關系,他和商滿月很快就能追回小允詩的,以后他們一家四口,可以幸福快樂地生活……

“霍璟博。”

男人正浮想翩翩著,商滿月沙啞的嗓音輕輕地響起,“剛才你沒有用套子,我會吃藥。”

她的口吻不是在與他商量,而是在通知他。

宛若一盆冷水,兜頭淋下。

霍璟博身體還處于情潮的余韻中,心卻驟然爬滿了寒霜。

他低頭看著懷里的女人。

她剛才是有感覺的,甚至最后也獲得了快樂,他不明白,也不可置信——

難道她的心里,還放不下顧羨之?

“我們可以當小允琛的爸爸媽媽,我也會當好你的霍太太和霍氏家族的女主人。”

這就是她想對他說的話。

也是她做的決定。

既然有些事,即便不遂她的愿,也無力改變,那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守好自己的心。

三年前的種種,她不敢回想,因為只要一想起,她就是撕心裂肺的疼。

午夜夢回時,她偶爾會被心絞痛的感覺痛醒。

一場情傷,幾乎要了她半條命。

她怕了。

可霍璟博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只有滿心的悲憤和委屈。

他攥住她的手,再次翻身將她摁在了身下,黑眸死死地凝視著她,他近似低吼的質問,“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可以是小允琛的媽媽,可以是霍家的女主人,但你不會再是我霍璟博的太太,不會再愛我了,是嗎?”

他可以接受她一時的心回不到,可若是接下來一輩子那么長的時間,她都不愿意再愛他的話,他也太可悲了。

他很清楚自己的性子。

他是不能接受他愛著的女人,眼里沒有他的。

他要她不僅僅是她的身體,最重要的,是她那顆深愛著他,至死不渝的心!

他看著她絕情的面龐。

他的眼眶赤紅,“商滿月,我不過犯了一次錯而已,你就要用余生來懲罰我,是不是太狠心了?”

商滿月沒有回答,她只是沉默著,將臉撇開。

男人等了好一會兒,他像是心灰,唇角噙起一抹極其譏諷的呼吸,他從她的身上起來,穿上浴袍,摔門離去。

旭日初升。

商滿月醒來時,看到床頭柜上放著一杯溫水,還有一片藥。

她的手指微蜷。

凝視了好一會兒,她才有了動作,將藥放入口中,仰頭喝水,吞了下去。

“媽媽媽媽——”

小團子咚咚咚地跑了進來,撲到了商滿月的懷里。

他揚起小臉,生氣地告狀,“媽媽你騙人,你昨天晚上說陪我睡覺,我都沒看到你,你是不是……現在只要爸爸,不要我了?”

“早上我想來找你,陳奶奶還不讓,說我不能打擾了你和爸爸睡覺,你為什么陪爸爸睡覺不陪我呢?”

盡管是童言童語,商滿月還是聽羞了。

昨天那是她不肯陪他,是狗男人不知饜足地抓著她,根本脫不開身……

不過昨天晚上說清楚了,也許他們就會回歸相敬如賓的相處模式吧。

那樣她就有更多的時間陪著小允琛了。

她摸摸兒子毛絨絨的小腦袋,“當然不是,媽媽最愛小允琛了,你永遠是媽媽的第一選擇。”

小允琛很滿意這個答案,一下子就被哄好了。

洗漱完,商滿月牽著小允琛下樓。

見到陳阿姨冷著臉杵在樓梯口,她詫異,問她怎么了?

陳阿姨指著客廳那邊,“太太,虧我昨天還替先生說話,現在看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看,都讓小三兒登堂入室了。”

商滿月抬眸望向客廳那邊。

長長的沙發上,霍璟博面容俊美,懶洋洋地倚著沙發,修長的雙腿優雅交疊著,一派矜貴模樣。

而他的身側,坐著一個秀美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