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298章 霍總吃醋真可怕!

第298章 霍總吃醋真可怕!

女人很漂亮。

金色的長發及腰,卷著大波瀾,皮膚白皙,五官精致,眉梢間皆是明媚的氣息。

是能讓人眼前一亮的美貌。

也是前幾天媒體上大肆宣揚過的侯氏千金侯珍妮。

她的真人比照片更亮眼。

此時她賴在霍璟博身邊,好似是在撒嬌。

商滿月的手無意識地攥了攥。

她并不是在意他身邊還有多少女人,她也管不了霍璟博花不花心,但既然他要認回兒子,起碼好父親的模樣,裝也得裝一下吧。

還是說,為了報復她不如他的愿,故意讓緋聞對象登堂入室么?

商滿月抱起兒子,想要回樓上。

怕污了兒子的眼。

這時,霍璟博卻看了過來,黑眸在她面無表情的臉龐上定了一秒,他啟唇,“過來招待一下客人。”

商滿月擰眉。

陳阿姨直接忍不住了,自己招小三兒上門也就罷了,還要讓太太去招待?

有他這么踐踏人的嗎?

她張口就要罵。

商滿月怕她又惹惱霍璟博,連忙將小允琛塞她懷里,讓她把孩子抱上去玩。

這種場合,孩子在場不好。

陳阿姨不得不罵罵咧咧地走了。

商滿月攏了攏外套,走了過去。

她并沒有坐到霍璟博身旁,而是坐到了小沙發上,在兩個人的對面。

侯珍妮雙手環胸,漂亮的狐貍眼上下打量著商滿月,故意挑釁道:“你就是商滿月啊,我瞅著,也不怎么樣嘛。”

商滿月淡然一笑,“所以呢?”

“??”

侯珍妮足足怔了十幾秒,才驚訝道:“你不生氣啊?不吃醋啊?我可是在和你搶男人耶!”

正常女人見到這種情況,都能直接沖上來扯頭發了,她倒好,氣定神閑的,仿佛眼前的男人不是她老公,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路人一樣。

商滿月反問,“你想我怎么生氣?把你打一頓丟出去,還是拉著你去游街?”

“咳咳。”

侯珍妮一口茶差點嗆到。

外表看著溫柔可人的小女人,骨子里還挺彪悍。

她意味深長地瞟了眼霍璟博,原來霍總喜歡這樣兒的~

抖一m啊!

她裝不下去了,當即褪去綠茶的面孔,面上揚起熱情的笑容,“嫂子,剛才我和你開玩笑的,別介意啊,其實我和霍總就是單純的合作關系。”

“雖然吧,我也不怕你笑話,我之前的確勾引過他來著,結果你猜怎么著,他居然對我沒反應耶,我這么一個絕世大美女,他都無感,我當時懷疑他是不是中看不中用,根本就不行!”

她當著霍璟博的面,惡狠狠地告狀。

男人俊臉一沉。

商滿月卻聽得恍惚了下。

霍璟博對侯珍妮這樣的大美女無動于衷,是因為他身邊當時有了尤靜……還是因為別的……

然而侯珍妮話匣子一打開,半點收不回來,她還非常自來熟地跑去和商滿月擠小沙發。

她一湊近,就看到商滿月眼角眉梢處透出的情態,還有她那掩藏都藏不住的脖子上以及衣領下面那些曖昧的紅痕。

根據她的經驗來看,霍璟博在這個賽道應該是很強的。

她曖昧地挑眉,調侃道:“看來霍總不是不行,是看人吶……”

商滿月:“…………”

霍璟博冷眼睨著侯珍妮,咬了咬后糟牙,一字一頓:“廢話可以不必說!”

他一兇,侯珍妮當即躲到商滿月懷里,巴巴地說:“嫂子你看,霍總欺負我!”

商滿月著實沒想到她會是這樣一種性格,原本以為是個冷傲的千金大小姐,如今看來,是個性格很可愛的小女孩。

由此也可以看出,家教很好,生活環境明亮,又是家里人寵愛著長大的,才能養出這種嬌憨的性子來。

其實她曾經,也是這樣的吧。

商滿月不自覺地露出一抹淺笑。

霍璟博瞥見她的笑臉,心口處堵了一晚上的氣多少緩了些,看來這個侯珍妮也不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他拿了一張銀行卡,放到茶幾上,隨后淡聲道:“你的任務完成了,我會讓宋秘書安排人送你離開。”

侯珍妮一點不和他客氣,抓起那張銀行卡,紅唇吻了吻。

她又朝著商滿月感嘆,“嫂子,我長這么大,第一次靠自己的雙手賺錢耶,感覺真不錯!”

商滿月意外。

“那你之前……怎么生活的?”

侯珍妮一邊將銀行卡收好,一邊說:“我的理想生活就是,小時候靠爹養,嫁人了靠老公養,老了靠兒子養啊!自己賺錢多累啊!”

商滿月直接被逗笑了。

還真是話糙理不糙。

但凡能躺著有錢花,誰非要自己去賺錢呢。

她喜歡這個性子直爽的侯珍妮了。

拿完報酬,她沒有多待,主要是霍璟博的臉太臭了,巴不得她原地消失。

商滿月起身去送她。

臨上車前,侯珍妮突然間想到了什么,她看了一眼霍璟博,然后拉過商滿月說悄悄話。

“嫂子,那個叫尤靜的秘書,你要多小心一下那個女人。”

侯珍妮想起自己不慎著了她的道就來氣,要不是她著急離開,非揪她出來算賬!

“有些女人和我們不一樣的,我們要面子要尊嚴,可有些女人,是沒有下限的,她們為達目的能做出很多毀三觀的事,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她們做不到的。”

“這種人最難纏也最可怕,不要小看了她。”

商滿月微微怔住。

她知道她是好心,她自然聽勸。

爾后她感激一笑,“謝謝,我知道了,以后有時間再來港城玩,我好好招待你。”

侯珍妮忽然間抱住了她,然后在她小臉蛋上親了一口。

“我要是個男人,我也喜歡——”

話還沒說完,她的后領就被揪住,生生把她拽開。

緊接著,霍璟博沉著一張冷臉,直接把侯珍妮塞到車后座,砰地一聲把門關上。

侯珍妮降下車窗,吐槽他:“女人的醋也吃,霍總你真可怕!”

“滾!”男人高貴冷艷地吐出一個字。

車子很快駛離,侯珍妮的聲音也漸漸遠去。

霍璟博回身,深邃黑眸落到商滿月身上,半晌,他開口,“有什么想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