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04章 霍璟博,回家了!

第304章 霍璟博,回家了!

尤靜她怎么會在學校這里呢?

商滿月正要上前看個清楚,懷里猛地撲過來一個大寶貝,小允琛抱著她的腿,仰著小腦袋看著她,“媽媽我好想你~”

注意力瞬間被拉回,她笑著摸摸孩子的臉蛋,“媽媽也想你。”

這樣一打岔后,她再次抬眼望過去,那邊人來人往的,哪兒還有尤靜的身影。

商滿月眉心輕輕地蹙了一下。

是她看錯了嗎?

之前宋秘書偷偷告訴過她,訂婚宴后,霍璟博已經把尤靜處理掉了。

尤靜沒錢沒勢也沒學歷,即便她再找工作,也不可能進得了這家私立學校的。

她想,也許真的就是看錯了吧。

商滿月牽著兒子坐上車,與他說著話。

問他學校好不好玩,他說好玩。

她唇角露出淺笑,又問:“那……有沒有認識什么小朋友啊?”

小允琛點頭,“有,他們是一對龍鳳胎,非要和我歃血為盟,認我當大哥!”

商滿月:“……誰啊?”

小允琛歪著腦袋說出他們的名字:“陸峰和陸欣。”

商滿月唇角抽了抽。

難怪了。

原來是陸今安家的。

果然沙雕和中二都是有遺傳的。

晚上,霍璟博沒有回來。

這也是她和兒子回到滿月灣后,第一次如此。

商滿月不是很在意,可小允琛平時看著和爸爸不對付,今兒卻頻頻朝著門口張望。

就連睡覺前,躺在她懷里眼皮都要睜不開了,還要強撐著問,“媽媽,爸爸怎么沒回來啊?”

商滿月念故事書的聲音微地一頓,她淡淡笑著,“爸爸工作有點忙,忙完了就會回來的。”

小允琛的小臉蛋上難掩失望。

沉默了下,忽然間小小聲地問,“媽媽,你和爸爸是不是吵架了?”

商滿月的心咯噔了下。

她垂眸看向兒子,眼神里有著驚訝,她完全沒有想到,孩子竟然會如此敏感……

是因為小允琛太聰明了嗎?

她輕抿了抿唇,“寶貝,媽媽和爸爸沒有吵架,我們很好啊,你……你不要胡思亂想。”

小允琛不說話了。

不知道是信了,還是沒信。

商滿月安撫性地親了親他的臉蛋,“快點睡吧,明天還要上學呢。”

小允琛乖巧地點頭,然后閉上了眼睛。

她拍著他的后背哄睡。

商滿月輕手輕腳地從房間里出來,她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十一點了。

小允琛的話,讓她有些心煩意亂。

她到底也是第一回當媽媽,很多事情似乎是想當然了。

她以為孩子還小,什么都不懂,竟不知他們其實都能感覺到……

洗完澡出來,商滿月躺到床上卻有些睡不著,腦子胡亂地想著各種事。

小允琛看似“不喜歡”他爸爸,實際上很依賴他,今天第一天上學,他就很有分享欲,不僅是對她,還有對他爸爸。

她自然會有點吃醋,畢竟小允琛和霍璟博才相處多久時間啊,但她也知道,男孩子慕強很正常,霍璟博是有這樣的人格魅力的。

商滿月輾轉反側。

另一邊。

霍璟博今晚上其實并沒有什么應酬,他只是不想回家再看著商滿月那張冷漠的臉,從公司離開后,他開車來了酒吧。

他已經許久不曾放縱過自己喝酒了。

陸今安推開包廂門走過來時,茶幾上已經有不少空瓶子了。

他雙手環胸,挑眉看著買醉的男人,“稀客啊,霍總,今天不用當好老公好爸爸了?”

上次訂婚宴后,他好幾次想喊他出來喝酒,他每次都秒拒,還嘲諷他一個單身狗不懂什么叫做家庭的溫暖,把他氣得跳腳。

現在看他這副死樣子,肯定就是又出問題了,作為好兄弟,此時不損回去,更待何時?

陸今安招呼人來開了店里最貴的那瓶酒,然后坐到霍璟博身旁,摟著他的肩膀賤兮兮地問,“怎么?這么快又膩味了溫暖的家庭生活,想出去找刺激了?”

霍璟博嫌棄地推開他。

他仰頭灌了半杯酒,冷嗤,“我想當好老公,人家也不給機會啊。”

陸今安才不同情他,直接指著他鼻子嘲笑,“你活該,你也不想想你以前做的那些混賬事!”

他曾經多苦口婆心勸他啊,他但凡聽他的,也不至于都三年過去了,還要在這里傷心買醉意難平。

霍璟博將酒杯重重擱到了茶幾上,發出砰地一聲響,“我已經處理掉江心柔了,我身邊也沒有其他女人了,我一心一意守著她和兒子了,她還是一點機會都不肯給我。”

“她到底還想我怎么樣?”

陸今安語滯。

一個不肯放手,一個不肯回心轉意,這確實是走到了死胡同啊。

玩歸玩,鬧歸鬧,他當然還是心疼兄弟的。

于是他偷摸著拿出手機,給商滿月打了一個電話。

那邊一接聽,他迅速地說,“嫂子,沒睡呢吧?璟博在我這呢,喝多了,你能不能過來接他一下?”

“我送?我,實不相瞞,我也喝多了,酒駕犯法的,你不信我喝多了?說我說話清晰?”

“嫂子,你是不知道啊,我天賦異稟我喝多了說話就格外利索,說完就倒了,真的,我倒了!”

他二話不說,咔嚓一聲掛斷了電話。

商滿月聽著手機那邊嘟嘟嘟的聲音,極其無語。

她沒想到霍璟博不是在忙工作,而是去酒吧喝酒了。

原本懶得管,但想到兒子那番話,她掙扎了片刻,還是起身換了衣服,拿了車鑰匙,開車出去。

陸今安的酒吧,之前開業的時候霍璟博帶她來過,她還算輕車熟路。

她一到,陸今安蹭地一下從沙發上竄了起來,丟下一句“嫂子交給你了”,爾后飛快離去。

商滿月:“…………”

霍璟博似是喝多了,仰靠著沙發背,手背搭在眼皮上,胸口微微起伏著。

性感的喉結聳動著,領帶已經解開,襯衣扣子也解了好幾顆,結實的胸膛若隱若現的,在暗夜中散發著致命的荷爾蒙。

商滿月在原地定了十幾秒,才緩緩走上前。

她輕輕喚他,他像是沒聽見,她便伸出手去推他的肩膀,“霍璟博,回家了……”

男人的手,猛地扣住她的手腕,下一刻,一個用力將她拉了過去。

“啊——”

一聲驚呼,商滿月猝不及防地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下頜被抬起,男人幽沉的眸子深深地凝視著她,他呼出來的氣息都是酒氣,縈繞在她的周身。

“商滿月,你還會關心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