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05章 你到底要冷我到什么時候?

第305章 你到底要冷我到什么時候?

昏暗的燈光下,商滿月面色難辨。

她沉吟半晌,輕輕開口,“你是小允琛的爸爸,你今天不回來,他心里一直想著你。”

這并不是霍璟博想要聽到的答案。

“那你呢?”他固執地問。

商滿月動了動唇瓣,終究是什么都沒有說。

哪怕是善意的謊言。

她別過了臉。

霍璟博眼神里有著濃濃的失望和怨懟,他近似嘶吼,“商滿月,你到底還要冷我到什么時候?你的心是什么做的?”

他的聲音沉重壓抑,“你就不怕,再一次把我推到別的女人身邊嗎?”

感情里一廂情愿是走不遠的。

聞言,商滿月烏黑的眸子,驀地看向他,里面像是噙著火焰。

他以為她還是在意的,心里止不住地一喜,不料聽到她冷著聲音道:“霍璟博,如果你又想在外面養女人,那就做的隱秘點!把屁股擦干凈!”

“不要傳出任何風聲,別讓小允琛知道,你若是因此傷害到孩子,我不會與你善罷甘休的!”

霍璟博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冷硬的線,恨不得掐死她了。

她可真會說話啊!

“所以,就算我在外面怎么樣,你也不在乎是不是?”

商滿月垂了垂眼簾。

爾后,她很輕地笑了聲,“我管得了你嗎?”

她若是管得住他,三年前她就不會是慘敗收場。

“是你不想管罷了。”

霍璟博扣住她的后頸,迫使她抬起頭,他像是懲罰般地重重在她唇瓣上咬了一口。

“壞女人,你也就仗著我離不開你罷了。”他含糊地怨著。

商滿月疼得悶哼一聲,抬手去推他的肩膀。

這段時間冷戰,他和她好些天沒有親近了,一靠近她,他就想要,他不管她的推拒,抓住她的手腕順勢將人推倒在了沙發上。

沙發寬大松軟,女人嬌柔的身軀瞬間陷了進去。

男人深深地吻著她的唇,迫她唇舌交纏,大掌探入她的衣內,肆意把玩。

商滿月豈肯。

這兒是酒吧,包廂的門都沒關,萬一陸今安折返亦或者有人進來了,她還怎么見人?

“霍璟博!”她掙扎著,“你起來!”

然她那點力氣怎么可能推得動一個醉了酒的男人,而霍璟博沉溺在她的美好中不可自拔。

商滿月微微仰起頭,眼角有著生理淚水溢出,她閉了閉眼,在男人耳畔吐出兩個字,“回家。”

霍璟博動作一頓。

他抬起頭,滾燙的唇瓣吻去她眼角的水珠,嗓音暗啞至極,“回家了,你就愿意嗎?”

每天夜里,她不肯讓他抱著,不肯讓他親近,總是背對著他,總是離他遠遠的。

他望著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身影,夜夜承受著噬心的痛楚。

所以他不想回家。

甚至無力地想要用酒精麻痹自己。

商滿月沒有看他的眼睛,她像是妥協了般地,“回家吧。”

男人伏在她身上,呼吸沉沉,他定定地看了她好久好久,哪怕他的身體已經緊繃得不行了,他卻還是將她滑落肩膀的衣服重新穿好,將自己的外套裹在她身上,一把把人打橫抱了起來。

車子已經在門口備好,商滿月被抱出去的時候,羞恥地將臉埋在男人懷里。

陸今安在吧臺那邊釣妹子,見狀,懸著的心終于落下了。

其實只要有一方愿意妥協軟化,在沒有任何外力的侵擾下,感情總能慢慢回來的吧。

一輩子那么長呢,不可能一直鐵石心腸的。

才回到滿月灣,在玄關處霍璟博就迫不及待地將女人抱在懷里深吻著,一邊吻一邊往樓上走。

商滿月不若之前那樣冷硬拒絕,但她也沒有過多回應。

進了主臥,門重重闔上。

衣衫落了一地,男人掐著商滿月的纖細的腰,把她抱到他的身上,他想要好好地看著她。

看著她深陷的模樣,起碼這種時候,他能夠感覺到他還在擁有著她。

商滿月卻不想要這樣。

她寧愿他只是解決生理需要,而不是這樣花樣百出的。

可惜在床上,向來都是霍璟博掌控的,她抵抗不了,逃避不開,被磨得聲音破碎。

她咬住男人的肩膀,似泣似怒,“霍璟博,你混蛋!”

男人卻心口濕潤。

這一夜,曖昧聲響持續了好久好久……

早上商滿月不可避免地睡過頭了,霍璟博來給兒子洗漱穿衣喂早餐。

小允琛嘴里嫌棄,可唇角的弧度止也止不住。

一旁的陳阿姨插了句嘴,“先生,以后你不回來也說一聲,昨天小允琛看不到你覺都不肯睡。”

小允琛紅著臉反駁:“我才沒有呢。”

霍璟博黑眸睨了眼口是心非的兒子,并未拆穿他。

只是心里多少還是刺了一下。

昨天商滿月愿意去酒吧接他,愿意陪他睡覺,只是為了讓他回家陪兒子吧。

是兒子需要他,并非她需要他——

商滿月睡醒,已日上三竿。

手機鈴聲突然間響起,她在枕邊摸索了好一會兒才拿起,是姜愿打來的。

接聽后,她約她喝下午茶。

算算時間她們也有段時間沒見了,是得續一下友誼條的。

她欣然答應。

想著喝完下午茶正好夠時間去接兒子,商滿月就約在了學校附近的商場。

姜愿看著商滿月面色紅潤,春光滿臉的模樣,不禁打趣道:“滿月,看來你和璟博哥復合后,小日子過得挺好的啊。”

商滿月垂眸,輕輕攪拌著咖啡。

過日子這種事,冷暖自知,外人豈能看出來什么。

她原本的確只是打算和霍璟博搭伙過日子,一起養大兒子便罷了,可經過昨天和兒子的對話,她的心態在悄然改變。

原生家庭對孩子的影響是極大的。

不幸的童年是需要一輩子來治愈的。

她害怕她和霍璟博之間的恩怨會影響到孩子,就算她現在還無法接受原諒霍璟博,但也許……為了孩子,能再試試呢?

“為了孩子,你就甘愿委屈自己嗎?”姜愿似是心疼,“如果沒有小允琛呢?”

她的聲音有些小,商滿月聽不清楚,“什么?”

姜愿搖頭,“沒什么,時間差不多了,我陪你一起去接小允琛吧,我也想念我的干兒子了。”

小允琛在學校適應得很不錯,肉眼可見地開朗了,商滿月便放心了。

半個月后,學校組織露營,早上去爬山,晚上在山頂燒烤觀星露宿,第二天下山。

為了培養孩子的獨立能力,不允許家長陪同。

商滿月其實有點擔心,但見到小允琛那么開心興奮的樣子,她又張不開口讓他別參加。

她只能事無巨細地叮囑他注意安全,有任何問題立即找老師,或者給她打電話。

小允琛乖乖點頭。

霍璟博坐在沙發上,看著她操碎了心的模樣,他唇角勾了勾,難得沒說什么男孩子要堅強獨立之類的話。

回到房間,商滿月還在想要給兒子再多準備些什么,男人溫熱的身軀從后擁住了她。

灼熱的吻落到她的耳畔,嗓音低沉悅耳,“霍太太,你老公我明天也要出差了,時間還有點長,你不對我叮囑幾句嗎?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