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06章 我哪里讓霍太太不滿意了?

第306章 我哪里讓霍太太不滿意了?

商滿月略微偏過頭,躲開他的吻。

狗男人是慣會得寸進尺的,這些日子因為她沒有那么明顯地抗拒他了,他便難纏得要命。

她實在是有些疲于應付了。

“霍璟博,你明天早班機,今晚上應該早點睡。”

“而且,你和小允琛的行李,我還沒有收拾完呢。”

商滿月試圖掰開男人的手臂,卻被他輕易攥住手腕,抵在了柜子上。

微涼的指腹曖昧地摩挲著女人的紅唇,霍璟博眸底滿是性感的欲,他的唇瓣貼著她的耳朵低喃。

“行李有陳阿姨,不用你親力親為,更何況,你男人什么體力你不知道么?”

就算與她酣戰一夜,他仍能精神抖擻,不比她,是越發地嬌氣了,每次還沒怎么著呢就昏睡過去了。

商滿月雙頰漲紅,且咬牙切齒。

狗男人這三年,其他什么都沒有變,唯一變的就是這個臉皮,是越來越厚了!

她氣得別過臉,不想搭理他。

霍璟博只當她是默認了,他這次出差少說得大半個月,他現在已經懂得什么叫做相思的滋味,好不容易把人給找回來又要分開,自是不愿意的。

然而如今又不比當年,他出差可以直接把她拎走,現在有了小允琛那個小不點兒,孩子太小又跟狗皮膏藥一樣黏著媽媽,他總不能兩個一起拎走,只能在臨走之前,她得把他給喂飽啊。

“媽媽——”

小允琛咚咚咚地又往主臥這邊跑。

霍璟博頭疼,今兒哪怕是親兒子,哪怕是天皇老子來了,也不能壞了他的好事。

在小家伙推開沉重的門跑進來前,霍璟博單手把人抱起來,三兩步閃身進了更衣室。

劃拉一聲,門關閉。

“咦?媽媽呢?”

孩子似乎是看到臥室里沒有人,困惑地走來走去的。

商滿月用力捶男人的肩膀,要他把她放下來,她今晚上答應了去陪兒子睡覺的。

霍璟博如她的愿,把人放下來了,只不過他是把她放到了玻璃展示柜上,高大健碩的身軀擠在她的雙腿間,姿勢曖昧又曖昧。

從背后看,他的身形幾乎能夠將她整個人覆蓋住,只能看到從他勁瘦的腰側,有兩條筆直纖細的小腿無力地落著。

男人大掌扣著商滿月的后腦勺,他輕咬著她的紅唇,故意逗著她,“我們好久沒在這里做過了,今晚換個地方也不錯。”

商滿月掙不開他的力氣,毫不客氣地掐他,“老流氓!”

“老流氓?”

霍璟博挑眉,他似是不認同這個詞,“流氓我認了,對自己太太耍流氓,人之常情,只不過這個老……不知道霍太太是從哪里得出這個結論?”

他的手緩緩探入衣內褻玩,然他俊臉上仍舊一派慵懶矜貴,十足的斯文敗類。

“可是我這段時間,哪里做得讓霍太太不滿意了?嗯?”

說話間,他輕車熟路地動作。

商滿月呼吸急促,腰猝然軟了,她不得不伏在他的肩膀上支撐著自己,免得倒下去。

小允琛是個有堅持精神的,他還在房間里找,找著找著就找到了更衣室門口,小手拍著門。

“媽媽媽媽,你在里面嗎?”

脆生生的奶音,聽得人的心都要化了。

可此時商滿月全身只剩下緊張,更衣室的門沒有鎖,而且是個推拉門,小允琛雖然說力氣沒那么大,但他要是真的犟起來沒準真的會推開門……

“霍璟博!”

商滿月急了,開口的聲音都帶著些許哭腔,“放開我!”

某男人卻一臉無辜,“霍太太,你這么緊張……現在不是我不放開你,是你……不放啊……”

中間一個字,他幾乎是氣音說的,商滿月又羞又惱,腳指頭都蜷縮起來了。

比不要臉,她確實是手下敗將。

“說,今晚上陪老公還是陪兒子?”

霍璟博挑起女人的下頜,欣賞著她面若桃花的模樣,誘惑著她說出他想要的答案。

商滿月咬著唇不肯吭聲,他也不逼她,只是越發地肆無忌憚,她喉間快要抑制不住聲音時,她重重地咬住他的肩,指甲也在他寬厚的背上滑下好幾道血痕。

爾后,他得到了讓他滿意的答案。

霍璟博淺笑著親吻著在他懷里已經軟成一灘水的女人,他將女人放到小沙發上,拉過毛毯裹住她,稍稍整理了下襯衣西褲的褶皺。

幸好是深色西褲,哪怕有一塊水漬也看不真切。

他轉身出去,外面傳來說話聲,隨后像是霍璟博把小允琛抱出去了,腳步聲漸行漸遠。

沒一會,男人返回。

商滿月稍稍緩過來一些,擁著毯子坐起來,看她臉色有反悔的意思,霍璟博豈肯干。

“霍太太,做人要講究一個禮尚往來,總不能你爽完了,就丟下我不管吧?”

他一邊說著,一邊擁住她,讓她仔細感受著他的火熱和渴望。

商滿月不想接他這種話,她顧左言而右,“你和小允琛說了什么?他肯乖乖睡覺了嗎?”

霍璟博不滿地在她細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霍太太,這種時候你該關注你老公而不是你兒子。”

他不甚溫柔,商滿月疼得皺眉。

“霍璟博你是狗嗎?”

男人嗤笑,“彼此彼此吧。”

她咬他的時候,也從不留情的,每次都得留下血印子。

他身上被她咬了多少個牙口子了,大概她自己都數不過來了。

言罷,霍璟博不再與她進行無聊的口舌之爭,他掐住女人不盈一握的細腰,抵在了一大片落地鏡面上。

……

商滿月烏黑的長發散落,襯得她的肌膚越發地雪白,雪白上又一點一點地被男人染上一朵一朵紅梅。

燈光下,有種糜艷的美。

讓人著急,讓人沉醉。

攀登高峰時,男人忽然間用力地抱緊商滿月,他吻著她眼角落下的淚,他在她的耳畔深情地說出三個字。

腦海里一簇一簇煙花綻放,商滿月恍惚間,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甚至不知道,男人在這種時候說出的愛,有幾分真,幾分假。

夜很漫長。

室內的火熱,久久不歇。

次日清晨,仍舊是霍璟博送小允琛去學校集合。

黑色的庫里南在馬路上疾馳著。

小允琛扒拉著窗戶望了一會兒,到底沒忍住,扭過頭問坐在旁邊的唇角噙著莫名笑意的男人。

“爸爸,媽媽怎么天天睡懶覺?好久都不送我去學校了,以前她不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