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15章 等我回來,辦一場盛大婚禮!

第315章 等我回來,辦一場盛大婚禮!

商滿月不知道別的男人陷入欲念時是什么模樣,應該是猙獰可怕的吧,但霍璟博即便滿眼寫著欲,卻沒有半分不堪,而是性感得要命。

他額角浮起的青筋,他輕輕地喘息,他掐著她腰肢時,手臂的肌肉線條那樣迷人,還要那堪比馬達的腰腹力量……

興許真的是年紀到了,女人也有了身體上的需求,不比年輕那會兒,能夠保持著清心寡欲,而好死不死,狗男人真的每一處,都長在了她的XP上。

商滿月還是有點生氣的,不想輕易原諒了他。

她的女性矜持和身體的本能在瘋狂地拉扯著。

霍璟博黑眸深深注視著她,時刻關注著她的情緒,豈能看不出她內心的那點糾結。

他感受到她在動搖。

而他向來是個會抓住時機,并且乘勝追擊的男人。

這次他沒有先顧及自己的欲念,他將她抱坐在池沿上,在女人愕然的目光中,緩緩低下了頭、

商滿月的手不由自主地插一入他的發間,劇烈喘息著。

她的眼角慢慢滲出了淚水,喉間咽嗚。

她心想,霍璟博這個狗男人真的太討厭了。

三年前她都下定決心,這一輩子都不要再與他有任何糾纏,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了。

他卻窮追不舍,糾纏不清,在她的身上用盡手段,想要再一次擒住她的心。

怎么會有這么狗的男人!

浴室里,無邊春色。

事畢,商滿月幾乎軟成了水,裹在寬大的男士浴袍里,被霍璟博抱回了床上。

霍璟博意猶未盡,將她摟在身前,手掌無意識地摩挲著她光滑的后背。

商滿月昏昏欲睡時,男人冷不丁地開了口。

他的手不知道何時撫摸著她平坦的小腹,沙啞的聲音里帶著毫不掩飾的遺憾。

“若說現在還有什么遺憾的,那就是我們的小允詩不在。”

那曾是他滿心滿眼期盼著的小女兒。

當年車禍后的痛苦,都不及他聽到商滿月打掉小允詩的萬分之一。

小允詩要是生下來了。

這會兒也能和小允琛一樣,會喊爸爸,會張著雙臂讓他抱,會爬到他的懷里撒嬌。

女兒要嬌養,他會將她捧在手心里,當掌上明珠。

他也不會讓她去學習那些規矩,那些繼承人課程,她就開開心心地長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就算天塌下來了,也有他這個爸爸給她撐著。

他大抵是傷感,難得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堆。

商滿月慶幸小允琛不在這里,否則又要意難平了。

別人都是重男輕女,他倒好,是個女兒奴。

原本關于小允詩的事,商滿月覺得沒必要和他解釋,這會兒,也許是念著小博子剛才伺候得不錯,也許她就是單純地心軟了,她小手覆上他的大手。

輕聲說,“其實……我那個時候,沒有懷孕。”

話語一出,她明顯感覺到男人渾身一震。

商滿月咬了咬下唇,既然開了頭,話還是要說完的,“當時你逼我懷孕,而我要是真的有了,勢必離不開了,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

“至于打掉孩子這個事,只是在逼你放手。”

“你也不必……再介懷那個孩子。”

男人修長的手指驀地捏住她的下頜,迫她抬起頭,他的眸光幽沉,里面藏著很多很多。

半晌,他的語氣傷感又慶幸,“真的沒有那個孩子?”

商滿月肯定地點了點頭。

是啊……

以商滿月的性子,她若真的懷上了,又怎么可能舍得打掉那個孩子,她對親情是非一般的執著。

他分明是了解她的,然而理智被蒙蔽后,也是一葉障目了。

他心里失落那個孩子不曾來,可這樣,她就沒有遭受那次失去孩子的痛苦,也是極好的

“這么說,霍太太,你還欠我一個女兒呢。”

商滿月:“……”

她都不知道,剛還在傷感呢,話題怎么一下子跳到這里來了。

霍璟博再次翻身把她壓到了身下,一邊剝她的浴袍,一邊狠狠地抵住她。

“霍璟博!”

商滿月急忙呼他,“不行了……”

剛才他在浴室里那樣亂來,她現在累得只想睡覺。

“不行?嗯?你男人怎么可能不行?霍太太,你也太小瞧你老公了……”

爾后,霍璟博身體力行地證明,他!很!行!

翌日清晨。

霍璟博和商滿月在頂樓的旋轉餐廳共進早餐,勉強算是彌補上了昨天晚上沒吃的大餐。

只是霍璟博精神奕奕的,商滿月肉眼可見的睡不飽,眼睛都有點睜不開。

狗男人到底什么變態的體力。

折騰到四五點才睡下,沒幾個小時又精力充沛了。

要不是不想掃他的興,她根本不想吃早餐,只想睡覺。

看她這萎靡不振的模樣,霍璟博也知道自己做得有些過火了,饜足了的男人總是十分殷勤的,他讓商滿月靠在他的懷里,她想吃什么說一聲,他就自動自覺地喂到她嘴里。

不禁羨煞旁人。

一服務員小姐姐托著腮感慨,霍太太到底什么魔力,讓堂堂霍總這樣死心塌地,她如果出書的話,她高低買一本認真拜讀!

吃完早餐,商滿月心里記掛著兒子,一晚上沒回去,估計又要鬧了,霍璟博便開車送她回去。

車子停在宅子前的停車坪上。

商滿月正要推開車門下車,男人驀地攥住她的手腕,“滿月,我有個重要的項目要推進,接下來需要在R國待三個月。”

很突然的消息。

商滿月怔了怔,連睡意都去了不少,她抬眸看他,脫口而出:“這么久嗎?”

雖然他這段時間也沒少出差,但基本上都是短差,不遠的,他都趕著一天來回,爭取多些時間留在家里陪著妻兒。

霍璟博定定看著她,唇角輕勾,他調侃著:“怎么?舍不得我?”

商滿月別開眼,“誰舍不得你了。”

頓了下,她補充道:“我是怕等你回來了,小允琛不記得你是誰了。”

小孩子的忘性很大的。

“少拿孩子當借口,你舍不得就舍不得,我又不會笑話你。”

霍璟博說著,突然間解開了安全帶,傾身過來,一把抱起她,讓她坐到了他的腿上。

位置逼仄,兩個人緊緊相貼,曖昧的氣氛升騰而起。

商滿月生怕他又胡來,雙手抵住他的胸膛,霍璟博強勢地將她扣在懷里,吻著她的紅唇。

他步步緊逼,她避無可避。

意亂時,聽見他在耳邊誘哄的話語。

“滿月,等我回來,我們辦一場盛大的婚禮,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