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36章 她對霍璟博的痛恨達到了頂峰!

第336章 她對霍璟博的痛恨達到了頂峰!

然不過一秒,商滿月又果斷地掐斷了電話。

無憑無據,她現在去和霍璟博說這個事,他若相信了還好,若是不相信,亦或者他偏袒小情人尤靜,那這件事就會不了了之。

就算他現在表現得他很在乎她和兒子,但狗男人前科累累,他在她這兒的信用度是零。

真相如何,她要自己去查!

商滿月攥緊了手中的手機,眸底浮過厲色。

許久,緩和了情緒,她才重新躺到床上,抱著兒子閉上眼睛。

晨光初露。

霍璟博從駕駛座上醒來,他動了動僵硬的脖子,下車舒展了下胳膊長腿,爾后摘取了花圃中最嬌嫩的那朵玫瑰花。

輕輕地將它放到了主屋門口,才轉身上了車,駛離。

他回了酒店,簡單沖了個澡,換了身衣服。

宋秘書已經過來了,雙手交疊垂在身前,恭敬地與他匯報著他昨天交代的事情。

“滿月灣那邊,我又調了一個司機過去,兩位司機可以輪換,就不會在太太需要的時候找不到人了。”

“保鏢我也增添了人手,時刻關注太太和小少爺的動向,有任何情況都會及時來報。”

霍璟博對著落地鏡在系著領帶,聞言淡淡頷首,緊接著又交代了一句,“藏好點,別讓太太發現了,她會不高興的。”

宋秘書上前,想幫他系領帶,他淡說不用,她退后一步,笑了笑,“霍總,你放心,我會辦好的。”

霍璟博將腕表戴上,整了整衣襟,即便一夜沒怎么合眼,卻絲毫無損他的俊美,他大步走出了房間。

一路乘坐電梯到酒店頂樓,直升機已經準備得當,兩個人坐了上去。

直升機翼急速旋升空,朝著R國飛去——

商滿月懷著孩子,很多事不方便自己去奔波,但錢是個好東西,有錢就能使鬼推磨。

她直接找了最好的私家偵探,約在茶館見面。

只是當那位私家偵探坐到她面前時,她多少有點子無語。

“怎么又是你?”

布萊恩溫柔一笑,不答反問,“怎么不能是我?商小姐見到我,不高興嗎?怎么說,我才為你立下汗馬功勞。”

商滿月認同他的能力,但他這個人神神秘秘的,渾身透著一股子危險的氣息,她便不想與他多接觸。

她的手指輕撫著茶杯,沉默了下,還是沒能按捺住好奇,“你到底多少個馬甲?”

他不缺錢,有很多產業不稀奇,但是按理說,他這等人物,根本不需要親自出馬了。

有的是手下為他干活。

他卻老“糾纏”著她,她難免要多一分警惕。

布萊恩輕挑桃花眼,笑得跟個禍水一樣,“出門在外,身份都是自己給的,我說了你就信嗎?”

“…………”

罷了。

商滿月懶得與他貧,起碼目前沒看出他對她有什么圖謀不軌的地方,她清了清嗓音,直接說正事。

布萊恩手指輕扣桌面,“你的意思是,那場火災也許不是意外,而是人為?”

商滿月:“到底是意外,還是人為,就得看你能給我什么答案了。”

緊接著,她又將尤靜的個人資料推到了他的面前。

“著重查她!”

“報酬我會讓你滿意的。”

布萊恩笑,“放心吧,為你做事,我會盡力的,就算你讓我去干掉你前夫哥的小情人,我也不會拒絕的。”

商滿月一口茶差點噴出來。

“你不是律師嗎?知法犯法?”

布萊恩給她遞紙巾,不甚在意地聳了聳肩,讓人琢磨不透他是真是假。

小孩子到底身體好,沒兩天小允琛又活蹦亂跳了。

商滿月抱著他坐在沙發上,很認真地又詢問了一次他在火場時的事,可惜他又什么都不記得了。

大抵若不是這次發高燒,病得糊涂時說出那些話,就永遠不會知道另有蹊蹺。

商滿月并沒有逼迫孩子去想那些痛苦的回憶,反正尤靜要是真的動了手,她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夏末,天氣涼爽了不少。

商滿月身子越發地重了。

這一胎陳阿姨寶貝得跟眼珠子一樣,生怕她又出什么意外,天天給她燉各種補品,還不怎么允許她出門,就在家里養著。

商滿月感覺這一胎肚子會這么大,和陳阿姨脫不了干系。

她都擔心孩子太大了,到時候難生呢。

傍晚的時候,布萊恩傳來了好消息。

他查出,尤靜從霍氏集團離職后,轉眼就進了那個私立學校當幼師。

雖然她有經驗,可以她的資歷,是萬萬夠不上的。

她之所以能空降,因為有學校的股東寫了舉薦信,所以走得后門進去的。

具體哪位股東,還在調查當中,但應當實力不弱。

商滿月握著手機,站在外面花園處,秀氣的眉頭微微蹙起。

據她所知,霍氏集團是這所私立學校最大的股東,難道……是霍璟博安排尤靜進去的?

為了安撫她,表面把尤靜趕出霍氏集團,但又憐惜人,緊接著又安排進了學校,還真是用心良苦啊。

這樣看的話,她應當是蓄意接近小允琛的。

那場火,未必是巧合了。

尤靜一直怨恨她拿著孩子當令箭,才能和霍璟博復合,所以也要效仿,故意放火,再假裝救了孩子,自導自演,便又能以救命之恩裹挾。

真是好歹毒的手段!

尤靜要搶狗男人,她都可以隨便她,但她現在動了小允琛,要踩著她的兒子上位,讓小允琛受了那樣重的傷。

她如今還能安安穩穩在國外享受著榮華富貴,一心一意做著霍太太的夢,簡直無恥!

這幾個月養胎,她的情緒平和了很多很多,此時此刻,她氣得胸口劇烈起伏,手都有些抖。

想起小允琛養傷時的難受痛苦,身為媽媽心都要碎了,她都無法回想當時的痛。

這時,一輛黑色的卡宴緩緩駛入了宅子,停在了門前寬大的停車坪處。

車門打開,霍璟博邁著長腿走下來。

商滿月一抬起眼,便與男人深邃的黑眸撞上。

她的手驀地攥緊,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手心中,這一刻的憤怒和痛恨,到達了頂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