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44章 她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

第344章 她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

尤靜目標明確,她用盡全力去撞商滿月的肚子。

孕婦多脆弱啊,一摔倒基本上孩子就沒了,她也就沒了這張王牌。

然而她并沒有想到,商滿月是故意的,早有準備了,身子一側她便撲了個空,下一刻就被布萊恩摁倒在地上。

她的臉頰貼著冷冰冰的地板磚,如同蟲子一樣在地上扭曲掙扎,“放開我。”

商滿月取下掛在脖子上的項鏈,實際上也是一個針形攝像機,將尤靜欲對她行兇的畫面拍得是一清二楚。

她利索地報了警。

尤靜再蠢,這會兒也反應過來了。

她怒罵不已,“商滿月你這個賤人,你竟然算計我!”

姜愿說得對,商滿月要是真的證據確鑿,就不需要還大費周章地把她弄回來,再給她機會下手。

她最多就是懷疑,而根據疑點利益歸于被告,目前她是沒有辦法將她入罪的。

可是商滿月這個女人太會做戲,攪亂她的心神,才授之以柄了。

她后悔沒有沉得住氣,但并不后悔她所做的一切,她覺得她就是為了爭取自己的愛情,她沒有錯。

錯的是商滿月這種心如蛇蝎的歹毒女人。

她繼續辱罵商滿月。

布萊恩大掌驀地攥住她的頭發,惡狠狠地揪了起來,她感覺到自己的頭皮發麻,痛苦不堪。

他面無表情,“再讓我聽到你罵她一句,我就割了你的舌頭!”

尤靜心臟驟縮,自然是害怕的。

因為她感覺到眼前這個女人,是能做出這種殘忍的事的。

可她滿腔怒火,又不甘心不發泄。

她試圖策反,“商滿月這種女人,哪里值得你維護她?她不可能真的和你在一起的,你要錢而已,我也能給你,你去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她打從心底瞧不起布萊恩這種傍著富婆的小白臉,不過也不妨礙她現在給他畫餅。

“有了錢,你以后也不用看富婆的臉色了,以后你想怎么玩女人都可以,多年輕貌美,干干凈凈的都行,怎么都比商滿月這個結過婚,生養過的女人要好啊!”

這個小白臉要是能站在她這邊,以他的身手,局勢直接就能扭轉了。

聞言,布萊恩輕哂,好似真的被說動了般,“你說的不錯。”

尤靜一喜。

也是,這種認錢不認人的小白臉,哪來的忠心。

她更加激動地說,“你現在去把商滿月拿下,我立刻就能給你轉定金!”

“好。”

布萊恩應下后,干脆利索地將她的左胳膊一擰。

“啊——”

尤靜發出劇烈的慘叫,一條胳膊直接脫臼了,臉上煞白,冷汗直冒。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為什么……”

布萊恩撩起眼皮,深深地看了一眼商滿月,似真似假,“她可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

“你算什么東西,也配和她比。”

尤靜無法相信。

為什么每一個接近商滿月的男人,都被她迷得神魂顛倒。

她有什么好的!

商滿月已經習慣了布萊恩時不時的抽風,所以對這樣的話語已經免疫了。

然而這句話,被趕來的霍璟博盡收耳中。

男人大步踏入套房內,看著一室的混亂,視線陰沉地從布萊恩身上掠過,最終定在了商滿月白凈的面龐上。

他的眸光深不可測。

宋秘書緊跟其后,見狀也是頭疼至極。

這個尤靜,一天天的凈會找事兒,煩死了!

商滿月確實沒料到霍璟博會這么快收到消息趕來,她怔了數秒,不過眼神并未有任何畏懼,就這樣直勾勾地對上他的。

今天無論誰來,都阻止不了她。

尤靜見到霍璟博,她止不住心虛,霍先生是不允許她回來的,但轉瞬即逝,這種時候,她肯定要保全自己。

于是她朝著男人哭喊,“霍先生救命啊,商滿月她要殺了我,我不就是無意間撞見她帶著野男人來開房,她就來圍堵我,恐嚇我,您快救救我——”

好一張顛倒是非的嘴。

商滿月嗤笑,笑意不抵達眼底。

霍璟博并未看尤靜,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商滿月的身上,薄唇輕啟,語氣很淡,聽不出任何情緒。

“怎么回事?”

商滿月并未讓尤靜牽著鼻子走,她早就不需要在霍璟博面前自證什么,別說她和布萊恩清清白白,即便真的有什么曖昧,都不需要和他交代。

她冷冷勾唇,“霍總,這個問題你得問問你的小情人。”

“那場火災,是她一手策劃,自導自演的。”

“我不過是要讓她繩之于法,還我兒子公道!”

霍璟博喉頭滾動,眸底的光芒波瀾暗涌。

他還未說話,尤靜就著急為自己辯解,“霍先生,我沒有我沒有,我知道小允琛對你的重要性,我怎么可能傷害您的兒子,就是為了保護他,我才受了那么重的傷。”

說話間,她雙眸含淚,委屈巴巴的,“商滿月,我知道你一直討厭我,怨我,但是這樣的臟水,你也不能隨便潑到我的身上啊,我救了你的兒子,你這樣恩將仇報,也太令人寒心了。”

話里話外,就要將商滿月塑造成一個因為要爭風吃醋,連恩人都不管的惡毒女子。

商滿月面不改色,她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宛若小丑般的尤靜,冷靜極了。

“有沒有,等你進了局子,警察自然會查清楚。”

一旦立案了,還怕撬不開她的嘴么。

這時,門口又是一陣腳步聲,警察們來了。

然而屋內站著港城首富霍璟博,大家都認得,一時間也不好輕舉妄動。

尤靜怕極了,她不想進局子,也不想面對那些殘酷的審訊,她知道自己會受不住的。

她知道,只要霍璟博愿意保她,誰都不能動她分毫!

她哭得梨花帶淚,“霍先生,救我,救救我,不要讓他們帶我走,一切都是商滿月策劃的,她對你的好都是利用,她只是想除掉我,她想冤死我!”

她不顧脫臼的胳膊,掙扎著爬過去,跪在霍璟博腳邊哀求著。

“霍先生,我對你的心意如何,你知道的呀,我不可能做傷害你的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