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45章 即便霍璟博要與她恩斷義絕!

第345章 即便霍璟博要與她恩斷義絕!

商滿月沒有試圖去說服霍璟博什么,她站在那里,既安靜又嘲諷地看著霍璟博。

他知道,她在看他的態度。

她發覺了火災的事情有疑點,她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他,與他商量,就是不信任他。

所以她寧愿以自己為餌,用盡手段,也要把尤靜逼回來。

在她心里,對他已無半分信任和依賴。

霍璟博心里低落,腦海里浮現這段時光的種種溫情,竟只是一場笑話。

他靜默片刻,終于擺了擺手。

警察會意,當即走了進來,以嫌疑人的身份,將尤靜鎖了,帶走。

尤靜撕心裂肺地喊,“霍先生,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什么都沒有做啊——”

偌大的套房里,霍璟博看著商滿月與布萊恩并肩而立,他眼神越發地幽沉。

盡管他沒有說話,但他是不悅的。

商滿月神色不變,心口處卻還是撕開了一條很細微的裂縫。

一滴一滴地淌著血。

布萊恩眉心緊蹙,氣笑了,“霍總,要是你的小情人什么都沒做,也冤不了她。”

商滿月沒有再說什么,徑直離開。

與霍璟博擦肩而過時,她的眸底一片冰寒。

坐上車后,商滿月眉宇間滿是疲倦,她無意掃了一眼后視鏡。

霍璟博并未追上來。

大抵……要去幫他的小情人處理這牢獄之災了。

布萊恩側過臉看她,像是看出她的心思,冷不丁地道:“需要我去把霍璟博給你提溜過來嗎?”

商滿月搖頭,她閉上眼睛假寐,顯示她不想再提他。

布萊恩自然識趣,啟動車子,穩穩地駛了出去。

一路上,她很沉默。

暮色降臨,車子回到了滿月灣。

“今天謝謝你了。”商滿月解開安全帶,“薪酬我會按雙倍給的。”

她正要推門下車,布萊恩的大手,突然摸了摸她的腦袋。

很溫柔,像是在安慰她。

商滿月狠狠怔住,但不知道為何,她竟沒有拒絕這份安慰。

布萊恩微笑,“你今天也累了,早點休息,別想太多,我們搜集到的那些資料,我會提交給警察,如無意外,尤靜是逃不掉的。”

“我知道你的能力,我不擔心。”

商滿月回以一笑,只是她又想起了另一個事,輕抿了抿唇,開口,“有個事,我始終放心不下。”

“我還是覺得,尤靜背后是有人的,雖然房間里沒找到人,可我的第六感告訴我,就是有人的。”

這個話聽起來很扯。

哪有人憑著第六感斷案呢。

偏偏布萊恩不嘲笑她也不懷疑她,像是無論她嘴里說出多驚世駭俗的話,他都會無條件相信。

“好,交給我吧,我來查。”

商滿月濃密的眼睫毛顫了顫,“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布萊恩接得很順口,“當然是為了錢啊。”

“說實話。”

真當她是傻子嗎?

做到這種份上,豈能只是為了錢。

他的眼神又變了,變得深邃,讓人看不透。

可到底,布萊恩還是沒有說出原因,他只道:“進去吧。”

……

霍璟博在警局的審訊室,見到了無比狼狽的尤靜。

她想哭想訴苦想喊冤,然而男人坐在那兒,英俊的臉龐上沒有一絲表情,他看著她的眼神冷若冰霜。

在他那樣危險強大的氣場下,她跟啞了一樣,什么都不敢說了。

鐵證如山,其實也容不得她抵賴。

她現在要做的,是求饒。

姜愿告訴過她,一個男人的愧疚和憐憫,是不容小覷的。

她若聰明,就是她最好的護身符。

如此想著,尤靜收斂起所有尖酸刻薄的一面,她朝著霍璟博,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霍先生,是我錯了……”

一整個晚上,霍璟博都沒有回來。

小允琛到底是孩子,商滿月忽悠一句爸爸忙就騙過去了,但陳阿姨看出了端倪。

她擔心,偷偷問怎么回事。

商滿月不想讓她跟著操心,想敷衍她,陳阿姨立即道:“我不是三歲小孩,你騙不了我。”

“太太,你有任何煩心事都可以和我傾訴,我怕你自己憋著,憋壞了啊,更別說你肚子里還有個小的,眼看著沒幾個月就要生了呢。”

聽著她絮絮叨叨,商滿月冰冷的手腳多少回了點暖意,她拉著陳阿姨坐到沙發上,靠到她的懷里。

她難得和她撒嬌,“陳阿姨,你對我真好,跟媽媽一樣。”

太太向來堅韌。

年紀輕輕的,經歷了這么多的事,難過苦痛都是往心底默默吞的。

陳阿姨還是第一次見到商滿月這個樣子。

她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

感覺到了風雨欲來。

她怕她的太太又受傷,可她力量微薄,她做不了其他的。

只能抱著她,寬慰她,“太太,你是抬舉我了,不過你這個年紀啊,跟我的女兒確實也差不多,我就暫時當一會兒你的媽媽,心疼心疼你。”

“反正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還有小允琛,有我,還有肚子里的妹妹,還有你的舅舅和你的弟弟,我們都會站在你這一邊的。”

商滿月鼻子酸酸的,眼眶也止不住地泛紅。

她埋首在陳阿姨溫暖的懷抱里,允許自己此刻的脆弱。

她想,如果她的媽媽還在世,也會這樣抱著她吧。

她的媽媽,也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她的孩子。

所以,她也不會容忍任何人,傷害她的小允琛。

即便霍璟博要與她,恩斷義絕!

黑夜翻面,晨露沾濕花瓣。

車子緩緩駛入別墅,停在了門口,宋秘書抬眸,透過后視鏡看向后座,靠著真皮沙發,閉著眼的男人。

他幾乎一夜未合眼,眉宇間沾染著一抹疲憊。

但比起疲憊,更多的是一股揮之不去的陰郁。

不知道他單獨和尤靜見面時,尤靜到底說了什么,從審訊室出來后,他就是這副模樣了。

宋秘書也無法斷定,這件事,他會如何處理了。

一邊是兒子,一邊是救命恩人啊。

她猶豫著要不要喊醒他時,男人已緩緩睜開黑眸。

霍璟博并未立即下車,而是透過車窗,凝望著二樓主臥的方向。

許久……

他才推開車門,下了車,邁步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