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46章 我對你太失望了!

第346章 我對你太失望了!

霍璟博走進來時,商滿月恰好牽著小允琛下樓。

一上一下,四目相對。

男人眸光幽沉,看不出情緒,商滿月面色冷淡,也沒有展露什么情緒。

他們仍默契地在孩子面前扮演和平。

“爸爸,你回來了。”

小允琛咚咚咚跑下樓梯,飛撲到爸爸懷里。

昨天晚上沒見到他,他都念叨了好幾回。

霍璟博彎腰把兒子抱起來,他親了親兒子肉乎乎的臉頰,抱著他的力量微微收緊。

小允琛不明所以,略微掙扎,“爸爸,你好大力,我不能福吸了~”

男人這才松開他,并未放下,直接走向餐廳。

陳阿姨已經將早餐都準備好了,一如既往地豐盛。

霍璟博把小允琛放到他的座位上,自己則在他身側坐下來,拿了一碗粥,喂著他吃。

他向來有意早早培養小允琛獨立能力,很多事基本上是讓他親力親為的。

小允琛奇怪地說:“爸爸,我現在可以自己吃了。”

“爸爸喂你吃,不喜歡嗎?”男人柔聲反問。

小允琛搖頭,又點頭,奶聲奶氣地,“喜歡!”

商滿月拉開對面的椅子坐下,她安靜地吃著她的早餐,沒有干預他們父子間的互動。

吃完早餐,霍璟博抽了濕巾仔細地替兒子擦拭嘴巴,再好好地幫他整理好衣衫,爾后看向商滿月,啞聲道:“今天就讓宋秘書送他去上學吧。”

商滿月沒有反對。

霍璟博牽著孩子出去,抱著他坐上車,叮囑了宋秘書幾句,目送車子離開。

他立在原地,摸出煙盒,取出一根煙,點燃,深深地抽了一口。

許是有些急,被煙嗆到了,他重重地咳嗽了起來……

半晌,他再次走入宅子。

商滿月在茶室里,正在煮著茶,滿室茶香,沁人心脾。

她的面前擺放著一堆剛從花圃中摘下來的花,她拿著剪刀,修剪著枝葉,準備插瓶。

霍璟博倚著門框看著。

陽光從她的身后投進來,她的周身都在洋溢著柔美的光,她美麗得宛若仙子。

能夠擁有她,他何其有幸啊。

他緩緩走入,坐了下來,他為自己倒了杯茶,卻捏著杯盞,并未喝下。

就像是斟酌著,怎么開口一樣。

商滿月也不催他,她專注地做著自己的事。

“滿月。”

男人喉結滾動,嗓音暗啞,“她救過我。”

如此簡單直接,直入主題,倒是讓商滿月有一瞬間的詫異。

不過她并未多想,只以為是當年獻血那個事。

“所以呢?你要為了保她,放棄追究她傷害小允琛的事嗎?”

其實商滿月已經猜測到他會做的抉擇,但她不可能不失望。

霍璟博垂下眼簾,長長的眼睫毛覆下,遮掩住了他眸底所有的情緒。

他自顧自地說著,“尤靜會平安無事地離開港城,回到R國。”

他不是來與她商量的。

他只是來通知她,他的決定。

商滿月笑了,眸底卻蓄滿淚水。

“你真的不配當小允琛的父親。”

她沒有歇斯底里,也沒有發瘋一般地指控他什么,哪怕嗓音里有哭腔,她卻很平靜地把話說完。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無話可說,你走吧,從今以后,不要再出現在我和小允琛面前。”

霍璟博閉上了眼,久久沒動。

直至陳阿姨拿著掃帚跑進來,兇神惡煞地趕他,霍璟博才起身離開。

臨走前,挨了陳阿姨兩掃帚,還把她丟出去的行李箱砸到了腳。

陳阿姨雙手叉腰,站在門口還罵了幾句,“再趕來打擾太太和小允琛,我就打斷你的腿,狗男人!”

“我對你太失望了!”

……

下午,布萊恩來了家里。

他已經接到了消息,霍璟博那邊是要保下尤靜的。

客廳里。

陳阿姨給他上了茶,他都沒顧得上喝,直接問她有何打算,他會全力配合。

商滿月卻輕輕搖了搖頭,“不用了,我會撤訴。”

布萊恩擰眉,“其實也不必這么灰心,我們……”

“在港城,他若想保,我們沒有太大的勝算。”商滿月打斷他,直接說出了殘酷的事實。

霍氏家族和霍璟博在港城的實力有多強,商滿月心知肚明。

她在他身邊這么久,能不懂嗎?

布萊恩自然也不會不懂,但這個事豈能就這么了了?

他面色冷沉,還想要說些什么,商滿月卻又問:“你在R國,勢力如何?”

布萊恩怔了下,隨后了然了。

聰明人,從來都是一點就通。

他懶懶地靠向真皮沙發,唇角邪氣勾起,“不巧,那是我的大本營。”

商滿月輕輕撫摸著肚子,微微一笑,“那就行了。”

這時,小允琛放學回來了。

他跑進來,現在媽媽肚子大了,不敢撲媽媽,就輕輕地依偎到她懷里,一邊問候媽媽,一邊問候肚子里的妹妹。

“這就是小允琛啊。”

布萊恩坐直身體,深深凝視著孩子,身上凌冽的氣質盡數收斂了,眼神都變得溫柔起來。

小允琛抬頭看他,“你是誰?”

布萊恩笑,“我是你媽媽的守護神。”

小允琛對守護神這個詞半知半解,但他會聯想,問:“你是媽媽的奧特曼嗎?”

男人托著腮,笑得宛若狐貍,“這么理解也可以,小允琛真聰明。”

他朝著孩子招手,讓他過來。

小允琛先是看了一眼媽媽,商滿月點頭后,他才走了過去。

布萊恩從西裝外套里,變戲法一樣變出了一個大紅包,塞得鼓鼓的,他把紅包放到孩子手里。

“這是見面禮。”

商滿月輕輕挑眉,“倒也不用這么破費。”

布萊恩搖頭,“這是心意。”

商滿月沒有說什么,看向小允琛,“叔叔喜歡你,你就收下吧。”

……

是夜。

尤靜從警察局走出來,路邊停著一輛黑色的賓利。

她眸光一亮,興沖沖地走過去,然拉開車門一看,里面沒有她魂牽夢繞的男人,只有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宋秘書。

她撇嘴,“霍先生不來送我嗎?”

宋秘書內心鄙夷,面上還是公事公辦那一套,她不答反問,“你說呢?”

即便沒有嘲諷的語氣,卻也嘲諷拉滿了。

尤靜面有赫色,但發生了這樣的事,霍先生還是愿意保她,就證明她在霍先生心目中的位置。

她多少又自信了,“我會乖乖回R國,不會再惹事了,宋秘書,你幫我轉告霍先生,請他得空了,就來看看我。”

飛機起飛后,宋秘書回霍氏集團復命。

總裁辦公室內,霍璟博立于落地窗前,俯瞰著城市的夜景。

今夜的天空,如一大片黑墨,沒有半點星辰,黑得可怕。

宋秘書交代完事情,正要推出去,霍璟博低沉的嗓音忽地響了起來。

“把尤靜在R國身邊所有的保鏢全部撤走,一個不留。”

聞言,宋秘書狠狠怔住。

但能跟在霍璟博身邊這么久的,都不是蠢人,電閃雷鳴間,她就明白了自家大boss所有的意圖。

“好,我知道了。”

他對太太和小少爺,也是很用心良苦了,只是……

她忍了忍,還是沒忍住,問出了她壓在心底的困惑,“霍總,您既然也沒打算放過尤靜,為何非要讓太太誤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