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48章 商滿月難產

第348章 商滿月難產

姜愿愕然開口的嗓音滿是驚慌,“滿月?你怎么樣了?對不起啊,都怪我,胡說八道什么啊……”

她說著,毫不留情地甩了自己一巴掌,瞬間白皙的臉龐上浮現了五個手指印。

商滿月無力與她說什么,她腹痛難忍,而且隱約感覺到一股熱流順著她的大腿往下滑落。

是血……

她生育過知道自己恐怕是要提前生了,努力深呼吸穩住氣息,然后喊著陳阿姨。

陳阿姨聞聲趕來,也是嚇了一跳,剛才不都好好的嗎,怎么會突然發作。

好在之前一切都準備好了,家里的司機也是二十四小時待命的,她雖然心慌,但還是有條不紊地安排著。

商滿月被緊急送往了醫院。

她如今是醫院大股東,一路給她開了綠燈,直接安排了產房。

只是原本預訂好是莊院士為她接生,現在情況緊急,只能緊急讓醫院最好的婦科醫生過來接手。

商滿月疼得臉色煞白,意識迷離,陳阿姨一直在旁邊握住她的手,為她加油打氣。

“太太,你一定要堅持住啊,我會在這里陪著你的!”

她要求跟進產房。

醫生一開始不同意,陳阿姨卻堅持,醫生到底不敢得罪大股東,便讓她換了衣服一起跟進去。

……

霍家老宅正在舉辦著小型宴會。

霍夫人田雪蘭喜歡購買和收集名貴和有價值的畫作,她有不少藏品,就在家里舉行品鑒會。

邀請了圈內適齡的名媛們。

那些千金小姐們心里都清楚,霍夫人醉翁之意不在酒,說是品鑒會,實際上就是為自己兒子挑選門當戶對的千金當兒媳婦。

她不喜商滿月那個前兒媳,一向都是表露在明面上的。

只不過霍老爺子在世時,她插不了手,現在老爺子去世了,霍璟博與商滿月又恩斷義絕,比起等霍璟博自己再挑一個她不喜歡的,還不如她親自為霍璟博再挑選一位得體的太太。

小展廳內,名媛們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一眼望去,頗為賞心悅目。

霍夫人甚是滿意,她扭頭看向霍璟博俊美的臉龐,淡淡道:“璟博,你若喜歡哪個,就與我說吧。”

霍璟博懶懶倚著沙發,修長的雙腿優雅交疊,黑眸幽幽,看不出任何情緒。

他不說話,霍夫人還要說些什么,這時,宋秘書匆匆走了過來。

她先是恭敬地與霍夫人問了一聲好,緊接著附到霍璟博耳邊快速地說。

“霍總,太太的胎不知道為何提前發作,情況不太好,可能會難產,您是不是要過去啊……”

霍璟博眸光冷凝,卻沒有要走的意思。

盡管宋秘書刻意壓低了聲音,霍夫人還是聽見了,她抬眸看了一眼霍璟博,勸道:“她是為你生的孩子,這種時候還是會希望你陪在她身邊的,去看看吧。”

男人黑眸轉向自己母親。

他扯了一下唇角,薄唇輕啟,卻是道:“不必。”

霍夫人冷笑,“你的涼薄,與你的父親一個樣。”

霍璟博面色不變,直截了當地戳破她偽善的面孔,“這不是你期望的嗎?”

她終其一生,得不到自己丈夫的愛,所以她怨恨所有人。

怨恨老爺子,也怨恨他這個親生兒子。

她自己不幸福,就希望所有的人,都不能幸福。

和她一樣,活在冷冰冰的世界里。

霍夫人不在意兒子的嘲諷,她宛若沒聽見一樣,知道霍璟博現在不在意商滿月了,她便沒有接著試探。

而是抬起手,招來一個姑娘。

她拉著人,推到了霍璟博面前,笑著介紹,“這是京城秦家的千金秦瑩瑩,我看她挺有藝術見解的,你們一起交流交流吧。”

秦瑩瑩長得漂亮,性格也是非常落落大方。

看著霍璟博的眼神明顯帶著小女人的思慕和愛戀,但絲毫不膽怯,端著香檳與他敬酒。

“霍總,我是秦瑩瑩,久仰了。”

霍璟博挺有紳士風度的,他也舉杯,與她的輕輕一碰。

“秦小姐,客氣。”

男人仰頭,輕抿一口酒,性感的喉結滾動著,渾身散發著極致的男性魅力。

秦瑩瑩悄悄看著,羞紅了臉。

她感覺到了自己的怦然心動。

……

產房內,情況危急。

商滿月痛得好幾度恍惚了,耳邊是各種雜亂的聲音,卻漸漸離她遠去。

她只感覺,好累,好像閉上眼睛,就這么睡過去。

眼皮沉重地直直往下墜。

驀地,有人用力地攥住她的手,那個手掌很大很暖,牢牢地包裹住她的,像是要給她力量一樣。

之后耳邊的聲音似乎也清晰了些。

在說著,讓她不要睡,她是最厲害的商滿月,什么都打不倒她,她愛的人都還在等著她,她要好好地把妹妹生下來,一家團聚。

她努力地想要睜開眼睛。

眼前像是隔了一層薄霧,很迷糊,她隱約好像是看到了霍璟博的身影。

她想要看清楚一些,卻不能。

好在她一恢復點意識,立即有人為她灌下了一碗湯藥,力氣漸漸恢復,她配合著醫生使勁。

將近一天一夜,產房內終于聽到了孩子啼哭的聲音。

劃破晨曦,迎來朝陽。

商滿月再次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一睜開眼睛,就看到小允琛趴在她的枕邊睡著。

長長的眼睫毛上還沾著水珠,看來是哭過了。

她輕聲喚著,嗓音沙啞,“小允琛。”

孩子根本沒睡著,她一喊就睜開眼睛了,大大的眼睛里先是不可置信,隨后就委屈巴巴的了。

他不敢隨意觸碰商滿月,小手攥著她的一縷頭發,開口的聲音都是哭腔。

“媽媽你醒了,你沒有死掉,沒有不要我了!”

商滿月猜測,是她這次難產,把孩子給嚇到了。

她連忙出聲哄著他。

陳阿姨推門走進,見到商滿月醒來了,眼眶也是一下子紅了。

“太太,你感覺如何?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商滿月搖頭,“只是有點累而已,不必擔心。”

她環視了一下病房,沒看到孩子。

心不由一緊。

著急詢問,“寶寶怎么樣了?沒什么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