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55章 霍璟博吐血

第355章 霍璟博吐血

霍璟博的手,猛然攥緊,手背上青筋一一浮起。

會議室里,風雨欲來,所有下屬都低著頭,連呼吸都屏住了,生怕波及到自己。

按照以往經驗,每一次霍總婚姻不幸,他們也會跟著不幸……

下一刻,霍璟博起身,大步沖了出去。

宋秘書一時都沒反應過來,愣在原地好一會兒才回神,連忙追出去。

黑色邁巴赫,從地下車庫里駛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馬路上穿梭。

宋秘書追下來時已經趕不上了,但她怕大boss和三年前那樣太著急了出車禍,他現在的身體可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啊……

連忙攔了計程車,追上去。

一路上,她看著那輛車橫沖直撞的,好幾次嚇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一個小時后,車子抵達了機場。

然而,霍璟博將車子停在路邊后,卻并未下車。

宋秘書不解,她付了車費,下車走過去,輕敲了敲駕駛座的車窗。

車窗緩緩降下,男人一張俊臉,泛著蒼白。

她不免擔憂:“霍總,您還好嗎?”

“我沒事。”

霍璟博的視線越過她,望向機場大門那邊。

宋秘書知道,他是想進去的,他是不舍的,否則也不會這樣飆車過來了。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鼓勵道:“霍總,太太的飛機還有半個小時才起飛,您要是想留下她,現在進去還來得及!”

霍璟博緩緩搖頭。

“我來,不是為了留下她。”

“我只是……想送送她。”

也許,這便是最后一眼了。

以他對商滿月的了解,她做任何事都會拼盡全力,不讓自己留遺憾,做完了,以后就不會后悔了。

那天晚上,她問他是否有苦衷,便是她的最后一搏。

宋秘書嘆氣,“霍總,您這是……何苦呢?”

……

機場內。

商滿月與程千帆和程讓告別。

程千帆拉著她,不樂意讓她走,“非走不可嗎?”

商滿月安撫他,“舅舅,這次不是出國,去北城也就四個多小時的飛機,你想我了,我隨時能回來看你。”

這個倒是。

程千帆抹掉眼淚,又去抱小允琛,“我的乖乖啊,有時候要回來看舅公哦,舅公會想你的。”

小允琛摟著他的脖子,嘴巴很甜,“我也會想舅公的。”

程讓湊過來,“還有我呢?”

小允琛十分上道,“我也會想舅舅的。”

程讓捏他小鼻子,“這還差不多,比你那渣爹好多了,你以后長大了,可不許負心薄幸!”

小允琛聽不懂,眨巴眨巴著眼睛。

大家依依不舍時,商滿月抬眸,看向了機場大門那邊。

但僅數秒,她便沒再留戀地收回。

廣播通知著前往北城的航班要開始登機了。

商滿月牽著小允琛,陳阿姨背著熟睡的小允詩,上了飛機。

……

天空中,一輛飛機直沖云霄,劃破云層,留下長長的軌道。

霍璟博依著車身,仰頭凝望。

直至飛機淹沒在云層中,看不見蹤跡了,他仍舊保持著那個姿勢不動。

仿佛他的靈魂,也一并被帶走了。

許久,宋秘書不禁出聲提醒他,“霍總,該回去了。”

太太已經走了,他哪怕在這里站到地老天荒,也無濟于事了。

男人幽幽的聲音忽然響起。

“是我把她逼走的,這是我要的結果,只是……”

他的手用力地摁住了心臟處。

“原來,還是很痛。”

宋秘書還沒聽清楚他的自嘲,就見到他的臉色驟然一變,緊接著,他目赤欲裂,狠狠地吐出了一大口血。

血色彌漫,染紅了他的白襯衣,觸目驚心。

“霍總!”宋秘書驚慌尖叫。

醫院。

一身白大褂的顧羨之匆匆趕到病房時,霍璟博虛弱地躺在床上,面色慘白。

他走過去,將掛在床位的病歷迅速翻看了下,眼神震驚。

以至于他都忘了他們兄弟間的隔閡,直接質問,“什么時候的事?怎么會出現排異情況?”

那年,霍璟博做完換心手術后,恢復得極好,之后幾乎和正常人無異,再加上他年輕,又常年運動,身體情況向來是很好的。

霍璟博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倒是一旁的宋秘書開口解釋了,“應該是三年多以前那場車禍的緣故,當時霍總……傷心過度,又經歷了老爺子過世,太太離開,他都沒好好養病,上次在R國突然不舒服,去做檢查才發現的。”

顧羨之的手微微發抖。

要這么說,竟也與他脫不了關系。

“滿月知道嗎?”

“不知道。”霍璟博眼神變得凌厲,“我和她已經離婚了,沒有任何關系了,她也不需要知道。”

他的話里,帶著警告。

顧羨之不傻,一瞬間什么都想明白了。

霍璟博維護尤靜,同意離婚,遠離商滿月,答應相親,所有種種,不過就是逼商滿月死心。

這樣,他便可以毫無牽掛地死去。

顧羨之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時也替商滿月生氣,“你可真是個混蛋。”

霍璟博點頭,語氣晦澀:“確實是個混蛋,所以不配擁有她。”

“那你就能以這種方式傷她的心嗎?”

無名火起,顧羨之冷不丁攥住霍璟博的衣領,就要揮拳下去。

然而目光觸及他病殃殃的模樣,他額角青筋凸起,終究沒打下去。

“霍璟博,別拿這副樣子來唬我,等你好了,這一拳我再討回來。”

他重重將他推回床上。

霍璟博疼的蹙眉,卻還是嘲笑他,“顧羨之,你知道你總是輸給我的原因是什么嗎?就輸在這里!”

“輸在你不夠果斷!”

顧羨之冷笑,反擊:“有本事,和我比命長!”

這下子,霍璟博笑容凝住。

他活不了多久了,怎么和他比命長。

這一局,終究是讓他贏了。

“霍璟博,你的病由我接手,現在開始,我不允許你死,你別想輕易地死了!”

……

春節即將來臨。

不知不覺,商滿月與孩子們來北城也有一段時間了。

盡管北城無論各方面都與港城區別挺大的,不過他們適應得不錯。

明天就是小年夜,商滿月帶著傭人出門去采購。

買了滿滿的幾大袋子,傭人先拎去車子里,商滿月則去了洗手間。

不料,她在洗手池前洗手時,忽然間一把匕首橫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人站在她身后,全身包裹得很嚴實,看不出面容,但憑著身段,可以認出,是一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