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56章 商滿月知道了真相1

第356章 商滿月知道了真相1

葘傭人在停車場等了許久,不見商滿月出來,打電話也沒人接,她又去了洗手間查看。

可里面早就空空如也。

傭人意識到不對勁,連忙把這事兒匯報給陳阿姨。

如今陳阿姨是整個商宅的總管了。

陳阿姨也懵了,好端端的一個人怎么可能憑空消失呢,她讓人去查監控,結果洗手間走廊處的監控都被破壞了,什么都沒拍到。

事出反常必有妖。

陳阿姨是半點不敢耽擱,立即給布萊恩打電話。

偏偏屋漏偏逢連夜雨,布萊恩的電話一直處于關機狀態,根本聯系不上。

陳阿姨在屋內急得團團轉。

眼看著天徹底黑了,小允琛都問了好幾次媽媽怎么還沒回來,陳阿姨不敢和他說實話,只能抱著他安撫著。

說她有事兒耽擱了,晚點會回來的。

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孩子,還是在安慰她自己。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陳阿姨第N次給布萊恩打電話,仍舊聯系不上時,她攥緊手機,撥打了霍璟博的電話。

即便她討厭霍璟博,但非常時期,她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比起太太的安危,其他任何事都不重要。

……

霍璟博排異情況挺嚴重的,采取保守治療基本上就是等死,如同霍老爺子當時那樣,心衰后,身體其他器官也會跟著出現各種問題,直至死亡。

最好的治療方式自然是繼續換一個健康的心臟。

霍老爺子放棄是因為他年紀大了,已經不適合了,而霍璟博還這樣年輕力壯,還未來可期。

顧羨之是心臟方面的專家,他全面接手霍璟博的病情后,迅速地組建了一整個醫療團隊。

一方面積極尋找心臟源。

一方面要在找到合適心臟前,保住霍璟博的命。

盡管二次移植的難度極大,危險也極大,還會有各種不可估計的后遺癥,但總要試試。

試了才有一線生機。

這些天,霍璟博被顧羨之強制入院做治療,否則以他目前拼命工作的程度,沒幾個月,小命就要玩完。

顧羨之一邊替他做檢查,一邊不忘嘲諷他,“命都要沒了,還要這么拼命賺錢,怎么?打算到了地府也要當首富?”

他故意下手重了些,霍璟博疼的倒抽口氣。

“顧羨之,我懷疑你在公報私仇。”

顧羨之冷哼,“你可以直接把懷疑去掉,我就是在公報私仇。”

霍璟博:“…………”

驀地,他不由輕笑,“羨之,我們多久沒這樣了。”

他們本來,就是一起長大的好兄弟。

若不是因為喜歡上同一個女人,也不會產生隔閡。

可即便如此,他有事,顧羨之不會置之不理,相反,顧羨之亦或者顧家有事,他同樣不會袖手旁觀。

顧羨之神色微緩。

嘴上卻還是不留情,“別和我套近乎,我只是不想你死在我手上,影響了我名醫的名聲。”

檢查完畢,他叮囑,“璟博,D國的心臟庫已經給我回復了,正在積極尋找心臟源,而且希望很大,你一定要配合我好好治療,這樣才能活下來。”

“接下來這段時間,不允許你離開醫院,好好靜養!否則再出什么岔子,神仙也救不了你。”

霍璟博回了病房,護士為他輸上液,他靠著床頭閉上眼休息。

不知道為何,驟然間他心悸得厲害。

也許是病情又加重了吧。

他自嘲地想。

但他現在還不能死,他努力工作自然也不是為了錢,而是他需要安排霍氏家族和霍氏集團的各種事宜,為小允琛鋪路。

畢竟他現在太小了,他得在他死之前,把所有的障礙都掃清,等他十八歲成年,能夠順利地接受霍氏集團。

之前用那樣的手段逼著商滿月帶著孩子走,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孩子,小允琛和小允詩在他死后,必定會成為眾矢之的。

別說霍家其他人,僅是他的母親霍夫人,就不會放過,特別是長子小允琛。

只有他們遠離了,只有他表現出不在意,母親才不會盯著小允琛,不會讓商滿月與他骨肉分離。

這時,病房的門打開,宋秘書走了進來,臉色略微有些奇怪。

男人掀起眼皮,瞟了一眼,“怎么了?”

宋秘書答非所問,“霍總,您檢查得怎么樣啊?心臟如何啊?”

霍璟博:“有話直說,別跟我繞彎子。”

宋秘書擰著眉還要猶豫,霍璟博驀地感覺到了什么,黑眸泛起冷意。

“說,是不是滿月那邊有什么事?”

“是。”

宋秘書垂著腦袋,不敢與他對視,她從包里掏出霍璟博的手機,遞了過去。

“您做檢查的時候,陳阿姨來了好幾個電話,我看挺急的就幫您接聽了,說……說太太出去采購,卻突然不見了,現在還沒找……霍總,您干什么呀?”

她驚呼出聲。

只見霍璟博眼睛不眨一下地扯掉了針,絲毫不管溢出來的血,隨意地按了按,就去換衣服。

同時沉聲吩咐,“立即準備直升機,我要去北城。”

宋秘書驚恐連連,看著他的手背一直在滲血,急忙拿著棉簽去幫他按住。

“可是,可是您現在的身體情況不能出……”

“我說去準備!”男人猛然打斷了她的話,眼神陰森,語氣駭人。

剩下的話,宋秘書嚇得全部咽回去了,哪兒還敢再多說一句。

她哆嗦著手,拿起手機打電話去安排。

上飛機前,霍璟博臉色發白,身形晃動,幾乎要站不穩,宋秘書扶住他,試圖再勸,“霍總,其實您已經聯系北城的勢力在尋太太了,他們肯定會盡力的,您不必親自去……”

“把藥給我。”

“這個藥吃多了不好的!”

“給我!”

宋秘書閉了閉眼,無奈地將藥瓶遞給他。

霍璟博倒了一堆在手里,直接仰頭吞下,稍稍緩過來后,徑直上了飛機。

……

商滿月被困在一個黑乎乎的東西里,手腳被束縛,嘴上也貼著膠布,動彈不得。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知道自己要被綁去何處。

黑暗和未知讓人產生了無盡的恐懼,她的心跳得極快。

但她不能束手就擒,她還有兩個這么小的孩子,他們在等著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