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58章 滿月,忘了我!

第358章 滿月,忘了我!

滾燙的血液濺到了她的臉頰和衣服上,星星點點的紅。

“霍璟博!”

商滿月驚駭出聲,嗓音顫抖得厲害。

尤靜錯愕地盯著驟然出現的霍璟博,他的身形高大,將商滿月牢牢地圈在身前,保護得密不透風的、

寧愿自己挨刀子。

她不可置信,亦或者是說,她不愿意相信。

“為什么?”

她赤紅著眼,憤怒和不甘充斥著她的胸腔。

“霍璟博,你怎么能對我這樣薄情,卻對商滿月一腔真情,她到底哪里好?她哪里比我好?”

“你知不知道,這個歹毒的女人是怎么對我的?我為了能夠活著回來見你有多難,你看看我啊,看看我!”

她瘋狂咆哮,拉扯霍璟博。

男人眼前陣陣發黑,傷口和心臟的劇烈疼痛使得他幾乎都站不穩了,但他不能倒下,他若倒下,他的滿月就會有危險。

霍璟博深呼吸了,強撐著力氣,驀然回身,一腳重重地踹向她的腹部。

他并未留情,尤靜摔出了好幾米,手中的匕首掉落在旁。

她想要起來撿,可一時間她根本動彈不得,痛得仿佛骨頭都要裂了。

霍璟博費力地將水桶掀翻在地上,抓住商滿月的手腕,幫著她爬了出來。

然后蹲在她身前,為她解著手中的繩子。

他的手抖得厲害,身形也止不住地晃,解得極慢,商滿月看到他后背的傷口不住地往外滲血,一點一點地沾紅了他那白色的襯衣。

她的眼眸中,全都是淚。

“霍璟博,你,你還好嗎?”

尤靜是想讓她死的,她刺下來的那一刀是用了十足十的力,如今盡數沒入男人的后背,肯定很疼。

霍璟博緩慢地搖了搖頭,示意他沒事。

但又怎么可能沒事呢,商滿月看到他的唇角也一直在滲血,他不說話根本就是怕又吐血了。

終于解開了手中的繩子,霍璟博再也支撐不住,身子直接栽倒。

商滿月下意識摟住了他,“霍璟博,你別睡,睜開眼睛!”

她用力扯開自己的衣角,摁在了霍璟博的后背處,試圖幫他先止血,否則失血過多會沒救的。

她想,霍璟博不會是一個人來救她的,其他人肯定也在附近尋找,只要和其他人會合就行了。

“霍璟博,你撐住,我帶你走。”

商滿月快速地為自己解開腳上的繩子,用盡全身的力氣,艱難地撐起男人,將他一條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

霍璟博的腦袋,無力地倒在了她的肩膀上,商滿月的心顫得厲害,甚至都不敢去探一下他的鼻息。

殊不知,尤靜緩過了那陣窒息的疼痛,咬著牙硬生生地爬了起來。

她死死地盯著霍璟博和商滿月,看著他們生死與共,相互依偎,她想起自己這幾個月,被各種男人糟蹋的場景。

她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她每天都在期盼著,霍先生會來救她。

就像是三年前,她被酗酒的父親家暴,他突然出現,如同天兵降臨。

那個酒鬼父親,他僅僅抬了抬胳膊,就能將他甩出去老遠。

他救了她,送她去醫院療傷,給她找新的住處,脫離了酒鬼父親,她再也不需要挨打了,可以堂堂正正當一個人了。

她本來也以為自己不敢奢望什么,可是人的欲望是無窮無盡的,命運讓她認識了霍先生,能夠靠近他,她就會想要更多。

她想嫁給他,想一輩子留在他身邊,為他生兒育女。

商滿月這個位置,本來就應該是她的!

她憑什么霸占著不放,憑什么阻礙她的路!

誰也不能搶走她的霍先生!

姜愿說的對。

只有商滿月死了,霍先生就會醒悟了,他就能看見她了。

男人嘛,哪怕再深情,過個一兩年,也就忘記了,就會尋找新的溫暖新的懷抱。

尤靜想著想著,笑出了聲。

她以最快的速度坐上了自己的車子,啟動引擎,踩下油門,她猙獰地笑著,嘴里說著:“商滿月,去死吧!”

車子發了瘋般地朝著商滿月他們沖過來。

商滿月黑眸瞪大,呼吸幾乎停滯,她想要帶著霍璟博閃躲,卻因行動不便而動作遲緩,根本躲不開。

千鈞一發之時,霍璟博用盡最后一分力氣,將商滿月推開。

爾后,車子撞向霍璟博,一并掉落懸崖。

在空中,呈現出了大大的拋物線。

商滿月摔倒在地,顧不得眼冒金星,她幾乎是手腳并用地爬到了懸崖邊上往下喊。

近似撕心裂肺。

“霍璟博!”

隔著淚水,她好似看到了男人在徹底掉落大海里時,張開口,與她說了最后一句話。

他說,“忘了我。”

砰地一聲巨響,車子砸入大海中,掀起了巨大的漣漪。

其他人被這個聲音震住,紛紛趕過來。

布萊恩一到,便看到商滿月竟試圖往懸崖下爬,驚出了一頭冷汗,三兩步跑過去抱住她。

“滿月,你做什么?你瘋了啊?”

商滿月哭得滿臉都是淚,聲咽氣堵的。

她死死攥著布萊恩的手臂,“小叔叔,霍,霍璟博掉下去了,他流了很多很多血,你快救救他,救救他,不然他活不了的……”

她情緒激動,語無倫次的,布萊恩的心臟都跟著縮了起來。

此時此刻,她說什么,他都會答應的。

“好,我讓人去救,別擔心,會沒事的,別怕。”

宋秘書跑過來時,高跟鞋跑掉了,臉色慘白,頭發都亂了,她也趴在懸崖邊,試圖從茫茫大海中看到自家大boss的身影。

她在自責,剛才她要是能跟緊霍總就好了,可是霍總救人心切,她根本跟不上他。

她一邊想著,眼淚一邊止不住地嘩啦啦地流。

她明白大boss對太太的深情厚誼,但也不能不顧自己的小命啊,本來心臟就不好,現在又是中刀又是落海的,還能活下來嗎?

搜救隊緊急出動,布萊恩也調來自己的勢力,再加上霍家北部負責人也派人來搜救,三方齊齊發力。

幾個小時后,車子被打撈起來,已經報廢。

又過了幾個小時,尤靜被撈起來,她已經溺水身亡了,全身被泡得浮動,都看不清楚模樣了。

而霍璟博,始終沒有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