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59章 霍總已經寫好了遺書

第359章 霍總已經寫好了遺書

天色漸暗。

搜救難度加大,而希望也隨之渺茫。

商滿月被綁走一天一夜,又經歷了這樣的驚心動魄,早就筋疲力盡,她該回去休息的,卻怎么也不愿走,強撐著留在懸崖邊等著。

仿佛只要還沒見到霍璟博,就絕不會離開。

即便……

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布萊恩試圖以家里的兩個孩子在等著她為借口,讓她先回去休息,反正她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忙。

甚至宋秘書都不忍心看下去,勸她回去,她會在這里守著,一有消息會通知她的。

商滿月搖頭,“小允琛和小允詩有陳阿姨照顧著,我很放心,我不走,我要等著他。”

霍璟博是為了救她,才墜入大海生死未卜,不管他們之間曾經多少愛恨情仇,這一刻,她無法離開。

宋秘書還欲再說什么,只見布萊恩手起刀落,直接一掌劈在了商滿月的脖頸處。

下一刻,商滿月身子軟軟倒下,布萊恩伸手接住,繼而打橫抱了起來。

“這……布萊恩先生,你……”宋秘書震驚到話都不會說了。

“這個辦法最管用,她再強撐下去,還沒等到霍璟博呢,她先要倒了。”

布萊恩說著,黑眸轉向大海那邊。

他還是看霍璟博不順眼,但就霍璟博為了保護妻子中刀落海這件事來說,他敬他是條漢子。

也希望他福大命大,能度過此劫吧。

畢竟,他也不希望小允琛和小允詩那么小,就失去了爸爸。

……

商滿月做了一個很冗長的夢。

她夢見了她和霍璟博的初遇,少年病弱孤傲,明明長得那樣好看,卻不曾笑過一次。

她希望看到他的笑容。

他每次在別墅里獨自彈奏時,她在外面彈奏應和。

古人以琴會友,她效仿之。

本來只是想安慰他,沒想到挺奏效的。

終于有一天,少年不再把自己鎖在別墅里,他會走出后院,在后院曬太陽,種花,還會隔著花叢,對著她笑。

她那個時候,心臟砰砰砰狂跳,小臉通紅。

少女心事,就這么滋生了。

她喜歡上了這個少年。

可惜無人訴說,她只能買了一本又一本好看的手賬,一筆一劃地描繪著屬于他們的美好。

后來,她嫁給了長大后的霍璟博。

新婚夜那晚,她拿著那個本子,想要送給霍璟博的,想要告訴他,她一直喜歡他,在等著他。

而他終于來了。

可惜,新婚夜他沒有回來。

再之后,她發現他忘記了她,他還另有所愛。

甜蜜的夢境驟然變得心酸,三年婚姻的苦楚,陣陣涌上心頭,壓抑在心頭,讓她在睡夢中都止不住地落淚。

然而夢里場景又急速變幻,最終停留在了懸崖邊上。

車子撞來,她被推開,霍璟博直直墜入大海。

海風冽冽,他那沾滿鮮紅色血的襯衣鼓起,生死一線,他卻還在努力揚起唇角沖著她笑。

然后讓她忘了他。

霍璟博這個狗男人。

以這樣悲壯的模樣為了她赴死,還怎么讓她能忘了他?

他分明是故意的,故意在她心口上,刻下了最重的一刀。

他最好別死了。

否則,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的。

……

商滿月是被外面的炮竹聲吵醒的,她茫然地坐起來,聽著那熱鬧喜慶的聲音,一時不知今夕是何夕。

這時,宋秘書推門進來。

見著她醒過來了,她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端著白粥走上前,關心道:“太太,您好些了嗎?”

商滿月呆呆地與她對視幾秒,張口問自己怎么了,卻發現喉嚨沙啞得厲害,嗓音像是含著砂礫一樣。

“您發了一場高燒。”

又是受驚,又是吹了海風,又是大悲,抵抗力一下子就不行了,一回來就發起了高燒,昏睡了快兩天。

宋秘書扶著商滿月坐起來,在她的后腰墊了枕頭,再支起小桌板,把白粥端過去。

“太太,先吃點東西吧。”

商滿月哪有心思吃東西,她猛地抓住了宋秘書的手,問:“我睡了兩天,那……那霍璟博呢?找到了嗎?”

不提還好,一提,宋秘書的眼淚又繃不住,啪嗒一聲,砸在了小桌子上。

商滿月的手,驟然松開,渾身止不住地打著寒顫。

宋秘書強撐著開口,“還沒找到,不過……已經錯過了黃金搜期,大概率是希望渺茫了,所以我今天過來,過來是……”

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

她用力吸了吸鼻子,才將后面的話說完,“霍總在來的飛機上,已經寫好了遺書。”

遺書?

商滿月不可置信地抬眸看她。

“為什么要寫遺書?他來之前就預計自己會死嗎?他只是想來救我而已,就覺得自己會死嗎?”

“未免滑稽!”

事到如今,宋秘書也沒什么可隱瞞的了。

“太太,霍總移植的心臟出現了嚴重的排異情況,他的生命已經在倒數了。”

“他不想讓你知道,所以在R國的時候,他沒能跟你走,那時他也能積極尋找治療,他也不想放棄,因為他好不容易才能再次擁有你,可是病魔無情,一顆合適的心臟,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啊,更何況他是二次移植,風險極大。”

“最終,他不得不以他的方式推開你,逼你走,他寧愿你覺得他負心薄幸,也不希望在他死了之后,你記掛他,痛苦一輩子。”

“同時,在他僅剩的時間里,他想要為小少爺和小小姐的未來鋪路,他答應相親,讓霍家的人不再盯著你這一邊,這樣就不會有人頻繁來打擾你和孩子,他便能專心鏟除那些有異心的,留下他的親信,將來霍氏集團,能夠穩穩地交給小少爺。”

商滿月怔怔聽著。

其實在霍璟博拼了命救她時,她也大概猜出了些什么。

只是沒想到,他竟是因為心臟問題,快要死了……

可是。

她目光灼灼地盯著宋秘書,一字一字地問:“如果霍璟博真的這么愛我,為什么要這樣護著尤靜?”

說著,她不免譏諷,“就因為那一次輸血的恩情,就要傷了我和他的夫妻情分,他和小允琛的父子情分!”

宋秘書搖頭,將她知道的,都說了。

“太太,不是輸血的恩情,是小時候的救命之恩,尤靜小時候救過霍總的命,霍總一直在尋找她,并且打算娶她,可之后他愛上了你,在找到尤靜時就明確和她說過,往事如云煙,他只能用錢補償尤靜,那次護她,是最后的情分。”

商滿月卻滿眼震驚,“你在說什么?”

小時候救霍璟博的人,明明是她,怎么會變成了尤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