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60章 霍璟博找到了!

第360章 霍璟博找到了!

得知商滿月才是小時候的救命恩人,宋秘書比她更震驚。

以至于她一時間都忘了分寸,驚嘆不已。

“太,太太……你才是霍總的白月光?要不要這么狗血……”

簡直跟她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刷的那些短劇的套路一毛一樣啊!!

意識到自己說了什么,她連忙捂住嘴巴。

商滿月自然不會與她計較,她現在不僅滿心的震撼,還有無數的疑問。

她閉上眼睛深呼吸了幾下,稍稍捋了捋思路,才重新開了口。

“既然霍璟博還記得小時候的救命之恩,那他為何會不記得我?宋秘書,你知道些什么嗎?”

這一點宋秘書倒是知道的,“霍總第一次做心臟移植手術的那顆心臟,是霍總的哥哥捐贈的,這個您知道吧?當時霍總哥哥是出意外身故的,霍總手術前知道了這個事,受到了不少刺激,再加上手術本身就有各種風險,就導致了他的記憶缺失。”

霍璟博記得這么一件事,但細節就很模糊,因此他不記得白月光到底是誰,才會尋找這么多年未果。

一下子接收這樣多的信息,商滿月怔住了,她一直以為霍璟博早就忘記了他說過的話,沒能記得她,她為此傷心了許久。

殊不知,竟是因為那次的換心手術產生的后遺癥,才將她忘卻。

霍璟博竟一直在尋找她,從未放棄過。

她不禁自嘲一笑。

真是天意弄人。

若是那時,霍璟博手術后能記得她,他們之間也不必蹉跎那么多年。

而現在,早已物是人非。

不過目前也不是追憶這些的時候,她擰了擰眉,繼續問:“霍璟博既然都不記得了,為何又會認為是尤靜呢?”

這真是一個好問題。

其實宋秘書也很想知道。

明明之前尤靜妄想上位失敗之后,霍總都毫不留情地斬斷和她的聯系了。

結果沒多久,尤靜又搖身一變變成了小時候的白月光,霍總也并沒有對此產生質疑。

中間到底發生了什么,宋秘書是真不知情。

她如實地搖了搖頭,“太太,霍總和尤靜是因什么而相認的,就是挺突然的。”

突然?

這個世界上哪有突然的事。

尤靜既然知道自己是冒牌貨,還敢信誓旦旦地去相認,那勢必是有底氣的。

畢竟霍璟博也沒有那么好忽悠。

宋秘書忽然間想到了什么,又開了口。

“太太,尤靜在R國時為了討好霍總,想和霍總拉近距離,她總是會和霍總說起小時候的事。”

“我偶爾會在旁邊聽著,她說得有鼻子有眼,就像是真的經歷過一樣,如果都是編的,那我還挺佩服她了。”

商滿月喃喃:“相處的細節,她都說出來了?”

宋秘書肯定地點了點頭。

商滿月靠著床頭,望著窗外的黑夜,北方不如南方的天空,幾乎看不到什么星辰,黑乎乎的一片,壓在人的心口處。

她的的心里驟然生出了很不好的預感。

恐怕那個答案,不會是她樂于看見的。

她張了張嘴,正要說些什么,布萊恩大步走了進來。

他應該是一路跑過來的,氣息微喘,黑眸直直地盯著商滿月,薄唇輕啟,一字一頓。

“滿月,找到霍璟博了!”

商滿月的嗓音戛然而止。

宋秘書也是猛地一怔,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眸。

她本來都以為沒希望了……

商滿月的心臟瞬間跳得極快,可她看著布萊恩的臉色并不算太好,她吞咽了好幾口唾沫,都沒敢詢問一聲。

霍璟博現在如何了。

是找到人了,還是……找到尸體了……

許久,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很慢很慢地問:“他,他怎么樣了?”

宋秘書的呼吸也在此刻屏住了。

布萊恩走至床邊,他的大掌輕輕地摁在商滿月的肩膀上,像是要給她力量一樣。

爾后,緩緩出聲,“滿月,是好消息,霍璟博還活著,他運氣不錯,被打魚的船只撈到了,及時送去了醫院,因為無法確認身份才沒有第一時間通知家屬。”

商滿月無意識攥緊的手,微微松開。

然而她并未徹底放松,她仰起頭看著布萊恩的眼睛,“是不是,還有壞消息?”

有時候,布萊恩真的寧愿商滿月傻一些。

女孩子傻氣一點是福。

布萊恩嘆氣,“本來你剛退了燒,不想讓你操心,算了,這個也瞞不住,霍璟博本來心臟就很差了,好好養著還能活,卻傷成這樣,他現在昏迷不醒,也許,未必能醒來了。”

商滿月濃密的眼睫毛止不住地顫。

答案在意料之中,可當真正聽見時,噬骨的疼痛還是瞬間席卷了她。

“他現在在哪?”

布萊恩:“已經緊急轉去北城霍氏集團旗下的私立醫院,顧羨之是他的主治醫生,也趕來了。”

商滿月輕輕點頭,她一邊掀開被子下床,一邊說:“我去看看他。”

她臉色蒼白,腳步虛浮,走一步就要倒的模樣,宋秘書不放心,忙勸道:“太太,我過去守著霍總,您還是先養病吧。”

商滿月還沒說話,布萊恩卻道:“不必勸她,不讓她去,她也沒辦法好好養病,你幫她換衣服吧,我到樓下等你們,送你們去醫院。”

話落,他轉身出去,帶上了門。

宋秘書唯有去更衣室那邊,替商滿月挑選了厚厚的毛衣和外套。

她要替霍總,照看好太太。

即便……霍總真的出什么事,也能安心。

……

醫院,ICU病房里。

霍璟博躺在病床上,安靜地睡著,若是忽略那全身插著的各種管子,他仿佛只是簡單地睡著了而已。

商滿月趴在玻璃窗戶上,努力睜大眼睛,試圖將他看清楚。

她說不清楚自己此時到底對他,是愛多,還是怨恨多。

他傷了她一次又一次,卻也以他的方式,深深地愛著她,能夠為她付出生命。

讓她想恨他,都恨不起來。

狗男人,真的是一如既往地壞透了。

淚水,無意識地順著眼角,一滴一滴地往下落。

在暗夜里,仿佛譜寫了一曲悲歌。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走了過來,站在了她的身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