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63章 她等到了霍璟博的電話

第363章 她等到了霍璟博的電話

暮色已至。

一輛灰色邁巴赫緩緩駛入商宅,停在門前的停車坪上。

布萊恩熄火下車,大步走入屋子。

陳阿姨見到他,倒是驚喜,“抹布先生,你今天怎么有空回來?”

這一年多以來,布萊恩為了將事業重心轉移回北城,忙得不可開交,一個月能回來吃兩次飯,都算不錯了。

布萊恩換了鞋走進來。

他揉了揉眉心,無奈地第N次開口糾正:“陳阿姨,我叫布萊恩,不叫抹布,你實在叫不管,可以叫我商先生。”

陳阿姨應答如流:“我知道了,抹布先生。”

布萊恩:“………………”

算了,他和一個大媽計較什么呢。

何況,陳阿姨在商家地位極高,也是輕易不能惹生氣的。

否則商滿月,還有兩個孩子,都要給他臉色看。

陳阿姨張羅開飯。

餐廳內,布萊恩坐主座,商滿月與小允琛坐在左手邊,陳阿姨則抱著小允詩坐在右手邊。

小允琛之前在霍璟博的培養下,早早就自立了,吃飯什么的都得心應手了。

小允詩懵懵懂懂,陳阿姨溺愛得緊,都是嘴里喊著小寶貝,一口一口仔仔細細地喂。

商滿月面上淡然,看不出什么情緒,只是她拿著筷子,半天沒吃兩口菜,碗里的菜也是數著米粒來吃。

布萊恩看了她好幾眼,實在看不下去了,放下筷子。

他豈能不知道她什么心思。

他啟唇,直入主題,“聽說霍璟博病愈回國了,他還沒聯系你?”

盡管他說的是事實,商滿月的心還是被扎了一下。

她輕輕點頭,“沒有。”

布萊恩臉色微冷,“怎么,人好好地回來了,卻不聯系妻兒,他失憶了?”

自然不是失憶了。

商滿月緩緩回著:“據我所知,沒有。”

霍璟博去了D國之后,做完手術,大半年的時間基本上都是躺在床上昏睡著,但生命體征是一天比一天好轉。

再之后,在一個溫暖的冬日,他終于醒了。

但是因為躺了這樣久,再加上這場大手術,他的身體各項機能都得慢慢恢復,他一直在進行非常辛苦的復健,一開始他的記憶是很混亂和模糊的,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身體的恢復,記憶漸漸恢復了。

這些年,所發生的事,和人,他都記得,記憶并沒有出現問題。

這一年多,商滿月雖然無法和霍璟博直接取得聯系,不過他治療的所有進展,顧醫生都會定期和她通電話,把情況都告訴她。

“沒有?那他什么意思?”

布萊恩面上染上薄怒,“又打算始亂終棄嗎?”

這一年多以來,商滿月一心等著他,盼著他回來,逢年過節都要去廟里給他求平安福,害怕孩子忘記他,一直在孩子面前給他刷存在感,挑著他好的事情來說,她有多辛苦,他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盡管他佩服霍璟博是條漢子,但他要是敢再傷到商滿月,他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然話一出,布萊恩見到商滿月眸底一閃而過的黯然,他猛地閉上了嘴。

他可不能在她的傷口處撒鹽。

輕咳了聲,他軟下聲音,“也許是有什么事暫時耽擱了,再等等吧,他既然沒忘記妻兒,無論怎么樣,總得有個交代的。”

商滿月勉強回以一笑,沒再說話。

……

晚上,霍璟博回了霍家老宅。

霍夫人翹首以盼。

一看到兒子好好地走進來,霍夫人眼眶一紅,她快步走過去,張開雙臂抱住了他。

霍璟博高大,188的身高,霍夫人僅僅到他的肩膀處。

她是第一次感覺到,她的兒子不知道何時,竟生得這樣高了。

而她,老了。

自從霍璟博一年前出事,差點死了,霍夫人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她因為丈夫的負心薄幸,再加上霍璟博親近霍璟彧這個私生子,便將滿腔怨恨都加注在霍璟博的身上。

她對他不管不顧,愛搭不理,從未給予母愛。

可是當自己兒子,真的要死掉的時候,她竟心如刀絞,難受又害怕。

她終于意識到,她錯得離譜。

到底是自己懷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來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愛。

如今見他平安歸來,她不由地抱緊了他,眼里全是淚。

然而她尚未來得及說一些煽情的話,她就被霍璟博冷漠地推開了。

他垂眸看著她,幽沉的眸子里沒有半分溫度,語氣也冷淡得很。

“母親,我不習慣你這樣,本來我們也沒有這么親近吧?”

霍夫人震驚。

她怔怔地看著霍璟博,唇瓣顫抖著,想要說些什么,卻又卡在喉嚨里。

“我回來給爺爺上柱香,很快就走。”

霍璟博淡淡頷首,繼而徑直抬腳,朝著后面祠堂走去。

直至他走遠了,霍夫人還沒能反應過來。

劉秘書旁觀了一切,她也滿心驚訝,“夫人,少爺這是怎么了?怎么感覺,像是回到了十年前,一點感情都沒有的時候啊?”

她一語驚醒夢中人。

霍夫人終于回過神。

她扭頭看向霍璟博離開的方向,現在的霍璟博,確實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個極致冷漠的少年。

對所有人,所有事,都涼薄淡漠。

后來大抵是和商滿月的六年婚姻,才改變了他,讓他的心里,滋生了愛與溫暖。

劉秘書憂心忡忡。

霍夫人卻勾起了唇角,“這樣,很好。”

“好?”劉秘書不解,“夫人,沒有感情,好嗎?他對您這個母親都這樣冷淡。”

“當然是好事。”

霍夫人重新坐下,端起茶杯,吹了吹上面的浮葉,品了一口后,笑著開口。

“為了所謂的愛情,差點連命都丟了,在我看來是最愚蠢的行為,如今他這樣,我就不必再擔心他又做出什么失控的行為了!”

這一年多,要不是念在商滿月為霍家生了兩個孩子,她豈能輕易放過她?

她是薄待霍璟博,可不代表,外人能夠隨便傷他,怎么說,都是她唯一的兒子!

停頓了下,霍夫人又道:“璟博既然痊愈回來了,他的身邊也需要一個知心人了。”

劉秘書秒懂她的話外之意:“您是要繼續為少爺安排相親?”

“不,我已經有了中意的人選。”

劉秘書試探:“您是說……姜小姐?”

霍夫人笑而不語,繼續品茶。

劉秘書卻已經清楚了。

這一年多以來,姜愿時常來陪伴夫人,與她說貼心話,陪著她一起思念霍璟博,度過難熬的日子。

特別是有一段時間夫人身體不適住院了,她幾乎每天去作陪,為她忙前忙后,夫人以前不喜歡她,如今幾乎是當半個女兒看待了。

現在看來,不是半個女兒,是有當兒媳婦的想法啊!

……

一周后,霍璟博徹底整頓完霍氏集團內務,揪出這一年多在里面興風作浪的,全部踢出集團。

他終于,得了些許空閑。

霍璟博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視著港城的萬家燈火,他端著咖啡喝完最后一口。

爾后拿起手機,撥打了商滿月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