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64章 夫妻再相見,卻如陌路!

第364章 夫妻再相見,卻如陌路!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霍璟博快沒有耐心了,才被慢悠悠地接了起來。

他做事向來講究效率,多少有些不悅,眉心蹙了起來,語氣也淡冷。

“商滿月,見一面吧。”

他直呼她的名字,沒有半點溫度。

商滿月攥著手機,指尖微緊,“好。”

“我明天會到北城。”

言罷,再無多余的話,男人直接掐斷了電話。

嘟嘟嘟的聲音在耳邊響著,許久,商滿月才放下手機,起身走向窗邊。

她想起早上與顧醫生的那通電話。

顧醫生給她的解釋只有三個字,后遺癥。

當初做手術之前,就已經提前告之了,這是一項新技術,帶來希望的同時也伴隨著無數的未知。

如今霍璟博活下來了,他身上所有奇怪的地方,已經是目前醫學暫時無法解釋的了。

但顧醫生說,除了他的情感變得冷漠淡薄之外,其他的倒是一切如常,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商滿月垂眸,視線落到自己的雙手上。

那時,是她同意霍璟博去做換心手術的,是她親自簽的手術同意書。

眼下這樣的結果,她心里悵然,但她不后悔。

若是不做這場手術,霍璟博活不下來,現在至少,他還活著……哪怕,他不再愛她了。

……

即便想是這么想的,但商滿月仍舊輾轉反側了一晚上。

次日清晨,她早早就醒了。

洗漱后,坐在梳妝臺前,她拿著梳子緩緩梳著三千青絲,看著鏡子里略顯得有些憔悴的自己,還是認認真真地化了一個妝,再去衣帽間,挑選了一條裸粉色的長裙。

這是霍璟博喜歡的審美。

商滿月走出臥室,陳阿姨正抱著一個,牽著一個,從兒童房里走出來。

顯然也是特意為兩個孩子打扮過的。

小允琛穿著背帶小西裝,脖子上系著小小的蝴蝶結,頭發梳成大背頭,看起來,竟隱約有霍璟博縮小版的架勢。

小時候還不覺得,他越長,越像他爹了。

小允詩則穿著小裙子,裙擺蓬蓬的,烏黑濃密的頭發上扎著一個小揪揪,別著蝴蝶結發卡,大大的眼睛滴溜溜地盯著你,皮膚又白又嫩,簡直要把人給萌化。

妹妹的長相倒是大多像她,自小就是個美人坯子。

她上前,親了女兒一口,“可以見到爸爸了,高興嗎?”

小允詩拍著小手,一如既往滋著大牙,“爸爸,爸爸!”

商滿月被她的歡樂感染,霍璟博以前那樣期盼著這個女兒,也許,兩個孩子,能夠喚回他的一些情感吧。

午后,黑色的布加迪緩緩駛入商宅。

商滿月牽著一雙女兒,站在門前等著他。

霍璟博邁著長腿下車,小允琛率先跑過去,抱著男人的大腿喊著,“爸爸,你回來了!”

驟然撞入懷里的小東西,惹得霍璟博眸底極快地掠過一絲抗拒的情緒,他不喜與人這樣過分親近。

然小東西抬起頭,他的目光落到那酷似自己的小臉,心里到底多了一分異樣。

霍璟博拎著他的后領,將他挪開,淡淡頷首,算是應了。

小允琛難免失落。

他好想爸爸,他想要爸爸和以前那樣把他抱起來,舉高高,帶著他學習各種技能,陪著他玩。

爸爸什么都懂,他很欽佩。

可是現在,他好冷漠。

霍璟博抬眸,掠過一旁站著的陳阿姨,以及她懷里抱著的小女娃,直接定在了商滿月的身上。

漂亮纖細的女人。

和記憶里相差不大,唯一不同的是,他沒有記憶里那樣濃烈極致的感情。

他看著她,如看著陌生人沒有區別。

甚至他對他腦海里那些走馬燈花一樣的記憶,里面的那個男人分明是他,他卻只感覺,像是在看一場冗長的電影,是別人的人生。

他無法共情,也代入不了。

霍璟博看著商滿月,薄唇輕啟,“我們聊一聊。”

商滿月的雙手微微攥了攥,面上倒是保持著淡然的微笑,“好,進來吧。”

她轉身,率先進了屋。

只是轉過身的那個瞬間,唇角的笑容便落下了。

商滿月領著霍璟博去了茶室。

他們這次的談話,大概不會是什么愉快的話題,商滿月囑咐陳阿姨帶著孩子在外面玩,別讓他們靠近這里。

關上竹門,商滿月坐下,優雅熟練地沏茶。

霍璟博站在落地窗邊,打量著周遭環境。

兩個人一時間各忙各的,并沒有交談。

直至茶水香氣溢出,霍璟博慢慢轉過身,陽光調皮地落在商滿月的發間,襯得她越發美麗動人。

完全看不出,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

他想,他以前喜歡她,倒不是沒理由的。

她確實有這個姿色。

起碼,應該是他喜歡的長相和身材。

霍璟博走過來,坐在商滿月的對面,他的黑眸深深,肆無忌憚地打量著她。

以一種男人看女人的,露骨的眼神。

然而,僅僅是欲,卻沒有半分愛的成分。

商滿月壓下心口沉悶,她問:“能不能喝茶?”

霍璟博唇角勾了勾,“可以。”

商滿月給他倒了杯茶,推到他面前。

霍璟博很給面子,細細品嘗。

商滿月不由凝望著男人的面龐,眼睛還是那雙眼睛,鼻子嘴巴也如曾經。

目光下移,定在他的胸膛處。

只是換了一顆心,怎么一切都不一樣了呢。

一杯茶喝完,霍璟博放下茶杯,桌面上發出輕微的聲響,預兆著,他們之間短暫的溫馨和睦,結束了。

男人直截了當地開了口,“我今天來,是想和你談談孩子的撫養權。”

他甚至都不用任何鋪墊,目標明確:“我們兩個孩子,一人撫養一個,我要兒子。”

即便商滿月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這一刻還是被刺到了。

她對上他幽沉的眸子,“你回來之后一直沒有聯系我,見到我的第一面,就只想和我談這個嗎?”

像是她問出了一個很可笑的問題,霍璟博輕哂。

他懶懶地靠向椅背,修長的手指隨意地扣著桌面,他的眼神侵略性十足,冷冰冰的。

不答反問:“不然呢?還是你覺得,我應該回來和你談情說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