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66章 我們真的相愛過嗎?

第366章 我們真的相愛過嗎?

暴雨持續下著,一直不見停。

使得一向干燥的北城,濕度上升,空氣都清新了不少。

陳阿姨是個嘴硬心軟的,嘴里生霍璟博的氣,今兒卻使出了渾身解數,幾乎整了一桌的九大簋。

就是為了讓霍璟博多補補。

沒準補著補著,就把后遺癥給補回來了。

商滿月聞言失笑,若真那么簡單就好了。

霍璟博在客廳陪著兩個孩子玩耍,盡一盡他父親的“義務”,商滿月并未硬湊上去,而是去樓上給小允琛收拾行李。

盡管他跟著霍璟博,什么都不會缺,但穿習慣了的衣服和用慣了的物件,新的沒法比。

陳阿姨上樓來喊她吃飯時,見她一邊疊衣服,一邊紅著眼眶的模樣,她心里也難受。

“太太,您真的要送走小允琛啊?”

商滿月自然是不舍的。

但現在的霍璟博不是以前的他了,她最是清楚,霍璟博無情時,手段有多狠辣。

她不再是孑然一身,她是媽媽,她得為孩子考慮,她無法和孩子的父親爭鋒相對,鬧得人盡皆知。

更何況,這一年多以來,偶爾午夜夢回,她總會夢見在懸崖邊,霍璟博舍命救她的畫面。

她忘不了,就總歸對他心軟。

當然,她心里也是有他的。

因為有感情,自然也想要爭取一個圓滿。

她的心思,陳阿姨一路旁觀者過來,那是最清楚不過的,她很理解。

陳阿姨開口:“這樣吧,我去跟著小允琛吧,他一個人回到先生身邊,先生又是這副死出,我也不放心孩子,怕受委屈了。”

商滿月眼眶微熱,“好。”

……

餐廳里。

布萊恩去了R國,這段時間都不在,霍璟博很理所當然地坐了主位,商滿月看了他一眼,倒也沒說什么,她坐下后,想要抱過小允詩,給她喂飯吃。

小允詩是個自來熟,而且膽子賊大,和爸爸待了一小會,盡管他一直面無表情她也不害怕,扒拉著他的大腿,喊:“爸爸喂爸爸喂。”

奶呼呼的小團子,又這樣熱情黏人,實在是難以招架。

畢竟男人,大多數都有一個女兒夢,女兒喊一聲爸爸,心都要酥了。

霍璟博把小團子抱到腿上,小團子想吃什么,指哪個他就喂哪個。

他動作有點別扭,因為還是不習慣這樣的親近,但內心并不算抵觸。

畢竟是自己的種。

血緣的神奇之處。

小允琛看著有些羨慕,他之前先讓爸爸抱著喂飯,都被以男孩子要獨立自主給駁回了,妹妹卻能輕而易舉做到。

不過他也不吃妹妹的醋,妹妹做什么,都是對的!!

商滿月察覺到了,她笑著摸摸兒子的小腦袋,給他加了他最愛吃的糖醋排骨。

“多吃點,寶貝。”

小允琛也是個容易滿足的,很快就眉開眼笑。

霍璟博撩起眼皮,看了看商滿月,眼神意味不明。

晚間,溫度明顯下降。

商滿月讓傭人收拾了一件客房出來,讓霍璟博今晚上住,而他在這里并沒有衣物,女人小孩的衣服他也沒法穿,她便去布萊恩的房間,拿了一套家居服。

他們兩個人的身高身材差不多,先將就著穿。

她抱著衣服,走入客房。

霍璟博剛洗完澡出來,腰間僅圍著一條浴巾,頭發微濕,水珠順著胸膛往下滑落,沒入,性感又誘惑。

商滿月沒料到,愣住了。

但她倒是沒有閃躲或者退避,老夫老妻了,什么沒見過,而且她的視線難免被他心口處的痕跡吸引住了。

那便是手術時的刀口吧,盡管疤痕已經淡去,可他皮膚太白了,仔細看還是能看見的。

就像是他后背為她挨的那一刀,也是留下了疤痕,去不掉了。

霍璟博見著她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他扯了一下唇角,他大步走過來,修長的手指輕佻地勾起她的下頜。

“看夠了嗎?還是,想試一試?”

他滿目戲謔。

商滿月眼睫毛微微顫動,回了神。

她后退一步,將手中的衣物遞給他。

“這兒沒有你的衣服,你先穿這個吧。”

霍璟博視線掃過那衣服,很明顯是男性的,他眸色猛然一冷,下一刻,他扣住了商滿月的手腕。

沉聲質問:“哪來的男人衣服?”

他的力氣有點大,商滿月的骨頭好似都要被他捏碎了。

她皺著眉掙扎了下,他不肯放。

看啊,這就是男人,哪怕他不記得對你的感情了,但骨子里的占有欲仍舊強勢。

商滿月靜靜地望著他,忽然回:“野男人的。”

“你……”

如此直白,是霍璟博沒有想到的。

男人黑眸瞇起,攥住她的手臂一個用力,商滿月天旋地轉間,人就被壓到了床上。

霍璟博將她的雙手摁在了臉頰兩側,高大的身軀覆在她的身上,他的目光危險極致。

“商滿月,我孩子的母親,不能這樣放蕩,如果你耐不住寂寞,那么,兩個孩子都得歸我。”

他們已經許久不曾靠得這樣近了。

他的懷抱還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和火熱。

商滿月其實很懷念,甚至她想要不顧一切地伸手去擁抱他。

可是現在她很清楚,她所有的親近,他都會抵觸,還會認為她另有所圖吧。

她閉上眼,深呼吸了幾口氣,克制住自己內心洶涌的情感。

爾后,緩緩開口,“行,你都帶走吧。”

“我還年輕貌美,既然你……對我已經沒有感情了,我也不想勉強你,我再去找一個不錯的男人過日子,也不錯。”

她不否認,不辯解,甚至順驢下坡了。

霍璟博一度以為,自己的記憶真的準確嗎?真的沒有錯亂嗎?

記憶里那么愛著他,黏著他的商滿月,是真實存在過的嗎?

他的手輕輕地撫過這張漂亮迷人的臉龐,蹙著眉,一字一字地開口。

“商滿月,我們以前,真的相愛嗎?”

商滿月無法看著他那深邃的眸子,她怕下一秒就克制不住自己的真實情感。

她別開眼,淡淡地回:“也許吧。”

這一年多以來,她一直在盼著他回來,也想過他回來后的很多種可能性。

也許會復婚,也許會談一場甜甜的戀愛,也許能一起彌補曾經的遺憾。

唯獨沒想過,會變成這樣。

她很難過,很失落,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去面對這樣的他。

趁著霍璟博失神間,商滿月推開了他,坐起身,拉上掉落到肩膀處的外套。

“好好休息。”

她收斂所有神色,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不料一擰門鎖,卻發現被反鎖了……

霍璟博看過來,眉宇間那點挫敗瞬間消失了,他仿佛看穿了商滿月那點小心思。

三兩步上前,又將人壓在門板上。

男人低沉沙啞的嗓音從頭頂上傳了下來。

“商滿月,玩欲擒故縱?口是心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