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70章 她該死心了!

第370章 她該死心了!

布萊恩看了那位男士一眼,側頭在商滿月耳邊為她介紹。

“楊家的小公子楊子言,在國外長大,近期才回來,估計歷練兩年就要接他爸的班了。”

楊家在北城,是舉足輕重的位置,他的父親如今算是北城的第一把手,他以后,必定是前途無量。

而布萊恩想要在北城徹底站穩腳跟,少不了結交幾個這樣的人脈。

商滿月莞爾一笑。

“當然,很高興認識你。”

美人一笑,儼然冰雪融化,千樹萬樹梨花開。

楊子言看得有些癡。

他在國外多年,見到的都是金發碧眼的外國女人,早就視覺疲勞了,如今商滿月這樣一個古典美人站在他面前,活脫脫地像是仕女畫中走出來的一樣。

他心動不已。

他年輕,熱情,不會像商場上那些老油條一樣,各種權衡利弊才會決定是否來往,他很簡單直接。

有好感,就會積極接觸。

楊子言各種找話題與商滿月交談。

男人看男人最準,布萊恩一眼就看出楊子言對他的小侄女一見鐘情了,他也不阻止,勾了勾唇角,找了一個體面的借口走開,將空間留給他們。

這一年多,其實追求商滿月的男士不在少數,只是她為了等霍璟博,是一點機會都不給,全都拒絕了。

現在霍璟博回來了,行為卻是那樣混賬,那他自然是要替小侄女多多物色幾個好男人。

不必在霍璟博這個狗男人身上再浪費時間。

更何況,以商滿月的條件,好男人不是隨便挑么。

晚會結束,商滿月與楊子言交換了聯系方式。

回去的車上。

布萊恩喝多了兩杯,有些微醺,他扯了扯領帶,支著下頜看著商滿月,嗓音慵懶。

“你和楊小公子,聊得如何?”

商滿月目視前方,“就那樣。”

布萊恩無奈搖頭,不過他還是勸:“楊子言算是個好苗子,在國外那么多年也沒有和其他世家公子那樣濫玩,挺潔身自好的,你可以嘗試著接觸接觸。”

商滿月扭頭看他,直白地問:“你需要楊家的人脈?”

“我需要。”

布萊恩也很坦蕩,然下一刻,他推了一下她的額頭,佯裝惱怒,“但你也太小看我了,我不至于要拿你去做人情。我想要什么,我會自己去爭取,我只是心疼你。”

“我知道你心里還放不下霍璟博,但他現在這個樣子,你要和他一直耗著?要耗到什么時候?滿月,我不是非要逼著你再次嫁人,而是我希望你能幸福,不要把自己困在原地。”

說著,他珍愛地摸了摸她的腦袋。

如小時候那般。

她在襁褓里時,他就經常抱著她。

雖然大不了她多少,但在布萊恩心里,商滿月永遠都是那個需要他保護著的小女孩。

他是看不得她受任何委屈的。

商滿月目光濕潤。

“小叔叔,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數的。”

這時,車子即將抵達商宅。

布萊恩見她眼淚汪汪的,嘆了口氣,他拿出手帕,憐惜地幫商滿月擦拭著臉上的眼淚。

剛剛還覺得她是個小姑娘,這下又埋汰她:“都多大的人了,兩個孩子的媽媽了,還哭,也不嫌丟人。”

商滿月:“…………”

女人是最聽得別人拿年齡攻擊她的。

商滿月眼淚一收,直接一拳捶向他。

“說什么呢?說誰老呢?”

布萊恩連連舉手求饒,“行行行,你不老,你永遠十八歲,可以了嗎?”

……

許向暖站在路邊,看著車子里的兩個人,打情罵俏。

她的丈夫眉眼舒展,眼神寵溺,是她好久好久沒有見到的模樣。

她一直都知道,丈夫在北城和別的女人安了家,只是她不想面對,裝聾作啞,以為這樣,就可以當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

丈夫只是誤會她了,才會這樣對她,只要她努力地解除誤會,他們仍舊能夠回到從前。

可是現在,當她親眼目睹這一切,她無法再欺騙自己了。

丈夫移情別戀,愛上了別的女人。

即便那個女人,嫁過人,生過兩個孩子。

也是啊……

她看過商滿月的照片,偷拍得那么模糊,都無損她的美麗,現在看到真人,更是驚艷。

難怪布萊恩會心動。

她看著,都心動了。

而布萊恩不肯和她離婚,無非就是想要繼續報復她,并非還有愛。

她該死心了。

許向暖垂下眼簾,轉身離開。

和車子駛去的方向,背向而行。

布萊恩莫名地有所感應,他突然間抬眸看向車窗外。

然而路邊空蕩蕩的,只有被風吹得搖擺的枝葉。

商滿月問:“看什么呢?”

布萊恩凝望著長街,搖頭,“沒什么,起風了。”

商滿月不明所以,她只跟著點了點頭,“嗯,天氣預報說,今天晚上會有九級大風呢。”

……

次日清晨。

商滿月下樓時,聽到布萊恩在客廳里講電話,不知道那邊說了什么,他滿臉怒容,額角青筋都爆起了。

“廢物,那么多個人看不好一個女人!”

“立刻給我去找,找不到你們也別回來了!”

話落,砰地一聲,他砸了手機。

商滿月的心一跳。

她走了過去,彎腰撿起碎了的手機,柔聲道:“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布萊恩情緒一直很穩定,因為他早就練就不動聲色的本事。

無論多生氣,總是能不動聲色的。

很少能見到他這樣失控,發這么大的火。

布萊恩看見商滿月,閉了閉眼,倒是強行壓制了怒火,他的嗓音微冷,卻不愿意和她說什么事,只是說:“我有急事,需要去R國一段時間。”

他經常往返北城和R國,商滿月也習慣了。

其他事他不愿說,她也就不問,不過她猜測,應該和他的太太有關系。

商滿月點頭,“我知道了、”

“不過有件事,我需要你幫個忙。”

“你說。”

布萊恩:“我約了人在港城談生意,是個很重要的合作伙伴,不能爽約,滿月,我不相信別人,我只相信你,你幫我去一趟吧、”

雖然商滿月不是很想在這種時候回港城,但布萊恩的事,她不可能不幫。

“好,我去。”

晚上八點,商滿月落地港城。

剛打開手機,一條信息就跳了出來。